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花村太郎

張貼者:2019年3月27日 下午10:59主編F


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日本30年經典完全自學版!建構獨立思考力與創造力,奠定你的人生志向

作者: 花村太郎
譯者: 鄭舜瓏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8/08/29

學習+思考+分析+創作,關於「知識生產與知性創造」的一切,一本書帶你一探究竟!!




知性啟蒙術――知識與知性鍛鍊的五個原則

  這個世界是怎麼運作的?現在是什麼樣的時代?我到底是誰?我擁有什麼樣的可能性?歸根究柢,我到底想做什麼?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抱持這些疑問度日。然後,在每天不斷重複過著平穩無事的學生生活或上班生活之中,突然有一股不安浮上心頭:我每天都在做這些事情,這樣好嗎?我活著就是為了做這些事情嗎?相信很多人都有體驗過這樣的一瞬間。我認為,這是我們的身體以疑問、不安、痛苦的形式表現出潛藏在我們心中對於「知」的渴望。我們希望能夠「讀懂」世界的動向,希望對人生「賦予意義」。

  因此,這本書並不是教大家怎麼變成專家學者、變成世間所謂的知識分子、文化人的入門書。反而,或許這麼說好了,就某種意義來說,我們的目標必須訂得更高。為什麼?我認為,我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更具自覺性、更聰明地去看待對於世界、時代與自己的人生,這種對於「知」的渴望,是超越用來作為職業的學問或知性,而是根植於更普遍、更根本的人類欲望之中。

  本書《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的原型是刊登於一九七九年七月號《寶島》,經過大幅度增補之後,在一九八○年四月以《寶島別冊》的形式發行。當時本書的書寫雖然是以年輕讀者為對象,但很幸運的受到各年齡層讀者的好評,因而不斷再版。這次,為了發行單行本,我綜觀整體,加入「分析術」之章,並增訂「執筆術」、「發想法目錄」等,更有系統地擴充本書。現在讓我們確認一下這本書的特徵,或說是知識與知性鍛鍊的原則吧。

第一,當我們在做知識與知性鍛鍊時,必須遵從下面這個原則:創造為主,整理為從

  這是為了避免把知識生產的系統弄得太過複雜,或執意追求情報的精準度,進而剝奪了知性創造的「思考」時間。

  成為資訊的記錄狂、整理狂,埋首於堆積如山的資料,最後可能會忘了自己究竟為何要整理資訊,這是傳統知性訓練know-how最大的弊害。說的直截了當一些,這只不過是資訊整理的扮家家酒而已,就好像一個人永遠在做熱身運動一樣。比如說,顯示小數點後一位數就足夠的資料,硬是要追求到小數點後三位數的精準度,這種作法只是白費功夫而已。做這些計算的時間就這樣被白白浪費掉了。

  為了避免這種徒勞,必須擁有足夠的聰明能夠自覺到知性創造的本質――也就是智慧的know-how。無論是一天的時間表,或是一輩子的人生規劃,都要以這個原則一以貫之,這是知識與知性鍛鍊的根本。

  所以說,再舉個例子,以讀書來說,用速讀法的練習作為讀書術的初期訓練方法是很愚蠢的做法。

  速讀法的目的是為了快速清掉不需要的書,以及發現值得細讀的書,讀書術的根本就在於「慢讀」。缺乏慢讀能力的人,即使接受速讀訓練也無法把書裡的內容留在腦中。懂得慢讀的人,就有辦法分辨哪些書不需要,那些書值得花時間細讀。

  慢讀為主,速讀為從,若能領會這個原則,其價值等同於通達一半讀書術的know-how。這也是為什麼本書特別強調並加以介紹需刻意放慢速度讀書的「慢讀術」或「默寫法」。

知識與知性鍛鍊的第二個原則:從一己之身出發,打造名實相符的知性風格

  每個人都不是在同一個知性環境中成長、同一個知性條件中生活,即使在腦中描繪出一個理想狀態,勉強自己去努力,最後必定遭遇慘痛的失敗。你需要的是,擁有並維持與自己關心的問題或知性格局相符的各種道具以及知識know-how體系。社會性的知性落差或資訊落差在各個個體之間必然存在,這是一個嚴肅的現實,絕對不可以裝作沒看見。從自己現實的條件出發,一點一滴地把這個現實朝自己有利的方向改變,這是一場戰鬥,透過這場戰鬥,把自己的知性振幅從第一圈拓展到第二圈以此類推――這就是知識與知性鍛鍊的訣竅。

與此第二原則相關的,就是知識與知性鍛鍊的第三原則:為了獲得「知」的整體,必須立志成為獨立自主的知識職人

  這是為了在資訊的大洪水中,不迷失自己的主體性所採取的知識戰略。再怎麼單純、基本的資訊,我們都可以透過它建立知識的全體像、全體圖。比如說,那怕是出版小型同人雜誌的經驗,只要有過一次這樣的經驗,它就能變成一幅鳥瞰圖,讓你了解整個出版的流程。因為所有印刷物出版的原理都是一樣的。而且,原理越是簡單,效果越強(容易拿來應用),這一點請大家務必牢記。

  知性自立,特別在現今,是我們必要的目標。

  這是因為在現代這個時代,我們的知性活力一反預期地持續衰弱,人類智慧的果實正面臨深刻的危機,現在根本找不到一位「智者」敢充滿自信地對我們描述這個世界未來會變得如何。這件事從世界史的角度來看,代表歐洲過去在近代文明扮演的角色已經接近尾聲。我們正闖進一個如果繼續抱持歐洲那種以近代知識的角度來看待事物,會變得無法認識這個世界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中,我們該如何鍛鍊我們的知性呢?首先,我們要有深切的自覺,了解在這樣的時代中,我們再也無法依賴大學教授、既有的學問、媒體,這一點非常重要。在這個資訊化社會,講解和評論十分氾濫,正因為這是一個量產失去判斷力、未定型認同(identity moratorium)人類的時代,所以我們更不應該把思考這件事委託給別人,必須靠自己的頭腦思考才對。換言之,重新鍛鍊知識與知性的先決條件就是要有自學、自習的覺悟。

  關於考試學習的弊害社會上已經有很多討論,確實這樣的學習方法會在不知不覺中深深限制了我們的創意和思考。但是,光是停留在批判考試學習的弊害,對去除我們已經生鏽的頭腦沒有好處,鏽還是沒去除。討論考試學習時,若還是停留在被害者意識,就表示我們對於「知」還是停留在被動的態度。想要批判透過考試學習的知性,就應該更徹底一些,從學校教育的制度、學問的職業性組織,到知識的通俗化(商品化)等現象,換言之,連知識的近代性樣式都要成為批判的對象。我們的批判性知性,在這一點上,與否定招致現代地球危機的歐洲近代實驗科學的方法,以及工業革命以來的巨大工業化的道路的生態學家或基進技術者(Radical Technologist)的見解一致。也就是說,在「知」的領域中,我們的立場就是採取基進技術(Radical Technology)的邏輯。

  基進(Radical)這個字,有「根本性」與「激進性」兩個意思。隨著西洋文明的衰退,對於過往我們總是站在這個基礎上思考事情,並由此產生的創意發想法以及培養知識的方法,也應該要從根本開始反省,同時,我們必須打造一個完全嶄新的知性樣式。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必須同時保有根本性(或說是原始性)以及激進性(或說是未來性)――也就是要尋求「知」的基進主義的方法。

  無論是學校教育或是研究機關,我們都應先把它們看作是知性培養或知識生產的一種制度而已,然後著手打造出自己獨特的知性計畫或課程。關於世界和人生,提出自己的假設和戰略――這就是我說的自學、自習的覺悟。

  製作道具(發明)以及純熟掌握(熟練),這兩種類型的學習,喜歡哪一種因人而異。然而,回顧現代社會的進程,前者之路就是透過技術革新(方法革新)取代透過感覺和訣竅的熟練勞動。但這樣的方法若發生在「知」的領域,結果就是造成知性活力退化。這是由於我們一味地仰賴制度、組織、系統,造成個人對於「知」的自主力量的訓練越來越缺乏所致。因此,作為本書航行的方向,除了採取基進技術這個現代最尖端的立場,同時還要對古典式的知性風格(手工藝)重新展開認識。融合現代最先進的思想以及古老的古典思想,本書就是基於這樣的基礎誕生出獨特的風格。


原文出版: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645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