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講心得分享(第四組)

張貼者:2013年12月9日 下午7:3958期同學會
姿君
 
 
第十一講-正義:一場思辨之旅-Michael Sandel

社群主義認為,除了自願和對人類普及的責任以外,我們也有成員、團結和忠誠的義務。

我們得要先找出怎麼樣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憲法、法律和權利都必需是中立的,不可以支持或是鼓勵任何一種特定的生活方式,這會妨礙到自由。

亞理斯多德:法律的目的,城邦的目的都是為了形塑人格,培養公民的美德,追求公民的卓越,可以過著良善的人生模式。

Alistair McIntyre:敘事型自我的概念,人類基本上是會說故事的生物...
我的目的為何?
對我來說的良善,也必需對扮演這些角色的人是良善的,我從我的家庭、我的城市、我的國家所繼承來的不 同的債務、特色、期望和義務,這構成了我的人生架構,我的道德起跑點,就是這個部分給了我人生的道德特殊點,這就是敘事型的自我概念,這個概念將自我當作某種程度上受到自身繼承的歷史、傳統的約束,受到自身所處的社群之約束。

我們無法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有意義,不只是心理上的意義,更必需具有道德上的意義,同時還有思考我們該做的事情,這些都必需要考慮。

個人主義的角度來看,我是我自己選擇要成為的人。
血緣上我是我爸爸的兒子,但我不能為他的所作所為而負責,除非我選擇要承擔這樣的責任。
我不能為我的國家所作所為而負責,除非我選擇要承擔這樣的責任。

歷史健忘症的行為累積起來就是某種的道德棄守,一旦你知道我們是誰,找出我們的責任,所代表的意義,這樣的意義不能夠和定義我們的生命記憶分離,因為我的人生故事總是會和我發展出身份的社群息息相關,我背負著過去而誕生,但卻想要切割過去,這會讓我目前的關係變形。

我們身為人類有某些自然的責任,基於人類對人類之尊重的責任,這些義務是所謂的普世價值,同時也是志願的義務,這些是我們虧欠他人的義務,不管是透過承諾 、合約、契約,在自由派和社群派對自我的看法中,關鍵之處是在於有沒有其它類別的義務,社群主義者說,的確是有的,有第三種類別團結和忠誠和成員間的義務,社群主義者認為,在所有的義務類別中,不管是自然的責任或是義務都不能歸類那歸屬性的或是團結的義務,所謂忠誠的道德力量部分,包含於生活在其中不可分割的方式,瞭解我們自己是獨特的自我。

最常見的範例和家庭有關...
例:家長和孩子之間的關係。假設有兩個小孩溺水了,你只能夠救一個,一個是你的小孩,另一個是陌生人的小孩,你是否有義務要丟銅板決定,或者如果你不趕快去救自 己的小孩是否會有道德上難以理解之處?
父母都同意要有小孩的,所以應該從小孩的角度來看,我們沒有機會選擇自己的雙親,我們甚至不能選擇要有父母,的確是如此的不對稱。
兩對年老的夫妻,一對是你的父母,另一對是陌生人的父母,在道德上的意義來說,你對自己雙親更有責任。

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法國反抗軍的飛行員會轟炸法國佔領區,某一天 ,有一位飛行員收到了目標資料,他被下令要轟炸的村莊就是他的老家,他拒絕了,他拒絕的原因是下不了手,對他來說 ,如果轟炸自己的同胞會是某種道德上的罪惡,即使他支持解放法國的理念也做不出來。我們會佩服這樣的選擇嗎?如果我們認同,社群主義者認為這是因為我們認可所謂的團結的義務。

例:依索匹亞幾年前有一場飢荒,數以萬計的人們面臨飢餓,以色列政府安排了機隊來撤出依索匹亞的猶太人,他們無法救出依索匹亞的每個人,所以他們救出了幾百名的依索匹亞猶太人,你對於這件事情的道德分析是如何?這算不算是道德上讓人不安之處,是否有歧視?
或者以色列政府認為,這是血濃於水的特殊義務,正是這救援機隊所回應的特殊狀況,讓我們來到更廣義的愛國主義論點上。從道德上來說,愛國主義是怎麼一回事?

有兩個都叫做Franklin的小鎮,一個在德州,一個在墨西哥河對面國境線...
在道德上有什麼特殊意義?為什麼我們身為美國人,對於德州的Franklin小鎮上的居民健康、教育和福利以及公共服務有比較大的責任,而這責任遠大於居住在河對面墨西哥Franklin小鎮上有同樣需要的居民?
根據社群主義者的看法,所謂的團結概念的確有差別,愛國主義被某種程度當成美德,是因為它代表著公民的義務?
有多少人傾向有第三種義務的這種概念?
團體的義務或是成員的義務,有多少人支持這樣的看法?
有多少人質疑這些看法?
有多少人認為,一開始的兩種歸類就可以歸納出所有的義務?

Michael Sandel:所謂的團體義務指出的對象都和感情、情緒相關,並非是真正的道德義務,愛 國主義一向被認為是團體義務或成員的義務,我們可能有對所身處社群的義務,包含了對愛國主義的義務,但所有跟愛國主義有關的義務,或是跟社群有關,或是跟成員有關的義務,事實上都是跟自由概念有關,並且都完全可以與其相容共識。

競選公職是一回事!從軍也是一回事!他們都是做出自願的選擇。
我對我的國家虧欠的恩情則是比全體人類要多,因為我的國家對我有很重要的影響,對我來說,格外忠誠於自己的國家不算是歧視,除非各位認為我愛我的父母勝過別人的父母就算是一種歧視。

葉姿君     2013.11.2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