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講心得分享(第一組)

張貼者:2013年11月17日 上午7:0058期同學會   [ 已更新 2013年11月17日 上午7:03 ]
明松
 
第一組108號張明松”正義第十課”讀書心得:102/11/03
    在第九課討論到Aristotle(亞理斯多德)對於正義的論點,他是以”目的論”和”榮譽性”做為評斷分配正義的基礎。在本課延伸目的論探討到「政治的目的」和「美國PGA(職業高爾夫球公開賽)」運動的目的為何來尋求正義的意義。分別以兩個主題論述,一是”The Good Citizen(好公民)”,另一為”Freedom vs. Fit(自由和適才適所的對應)”。
    政治的目的是甚麼?亞理斯多德認為政治是要良善人生,它要能培養人民養成良好的性格和美德。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就不是良好的政治。政治不僅能提供人民生活上、經濟上、安全上的保障,更可以實現美好的人生。因此一個有美德的好公民在政治上是必要的,而且美德必須常加練習與實踐。
    如今的「政治」似乎已被汙名化,人們一聽此二字總認為最好不要碰觸。此乃因如今許多政治的人、事、物沒有入味到亞里斯多德的政治精髓『良善人生』,為自己、為大眾良善人生,深化本身和社會的美德。這是”The Good Citizen(好公民)”主題的論述要點。
    在目的論上另外以美國一職業高爾夫球手Casey Martin,他因腿部有問題,為了爭取可以搭乘高爾夫球車參加美國PGA賽的機會,將PGA告上法院的事件來探討高爾夫球賽的真正目的。對於高爾夫球員而言,高爾夫球不僅是一種運動和競賽,它本身亦是一項榮譽。打高爾夫球步行,也是一種體能競賽,如果打球者皆可以搭乘高爾夫球車,而不是靠自己的體能和技術贏球,那不是一件光榮之事。因此高爾夫球賽不可以搭乘車具。
    如果步行也是高爾夫球賽的必要條件之一,則Casey Martin的強求就不適當。但行動不便就不能參加比賽嗎?或許為行動不便者另闢一競技機會才是分配正義的解決之道。
    亞里斯多德強調正義要能符合其目的,要有榮譽導向,要能夠適才適所。此論點不為Kant(康德)和Rawls(羅爾斯)二人及自由主義者所接受。他們認為正義不是適才適所,而是一種選擇;分配正義不是把人放入符合其本性的位置,而是尊重當事人的自由選擇。
    若Aristotle和自由主義者所言皆有道理,則教育的目的就是要提供受教者適才適所的教育機會,使其成長並讓其自由選擇未來的發展方向,而不是由師長或父母決定孩子的未來。
    仔細分析正義的論點,對照社會上形形色色的事件,或許我們更可以明白何者為是?何者為非?代為說情請託的關說可以嗎?利用特種設備監督別人的談話或發出的無線電信號等的監聽行為是對的嗎?假油事件的欺騙行為是人性美德的諷刺嗎?而擁核、反核的真正目的和正當性如何?……以上種種是否都可以攤在正義的陽光下檢驗,是學習這堂課所要練習與實作的!
 
-----------------------------------------------------------------------------------------------------------------------------------------
 
裕欽
 
 
愛團哈佛正義課第10講一場思辨之旅-Michael Sandel心得分享/羅裕欽
      
      在這一講中邁克‧桑德爾(Michael J.Sandel)與同學們進行討論有關「好公民」的議題。亞里斯多德認為,政治的目的在於促進和培育公民的美德。城邦和政治社群的telos(終極目的)在於建立「美好的人生」。而這些對社群目的貢獻最多的公民則是最應得到獎賞的人。但我們如何能夠知道社群的目的及該採取何種方式來實踐它呢?

      當代的正義理論不斷試著透過道德應得和美德的思考來分離考量正義與權利的區別,但亞理斯多德不同意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和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的看法。

      亞理斯多德認為,所謂的正義是給予人們應得的事物,而其正義理論的中心思想:「是否在正義與權利的驗證過程中,我們不可避免的必需發揮驗證機制的社會任務與目標或是telos(終極目的)」,沒錯,正義必需是公平的將事物分給每一個人,才能視為平等的,但在任何正義的論辯中,很快就會出現一個問題,「這是什麼樣領域的公平?」。亞理斯多德說,我們不能逃避回答這個問題,其方法就是觀察箇中特質的目的,或是它的自然本質,或者是我們分配的事物所持之目的。我們在亞理斯多德的笛子例子中討論過,誰該獲得最好的笛子,亞理斯多德認為是最優秀的吹笛人,只有最優秀的吹笛人才有資格獲得最好的笛子,因為這才是追求事物終極目的所創造出來的方法,在這裡指的就是笛子悠揚樂曲的演奏,這是獎賞優秀偉大吹笛人的能力最佳的方法。

      當我們思考有關社會上的組織和政治運作時,一般來說很難避開目的導向論的,特別是當我們在思考關於道德、正義和道德論辯時。而亞理斯多德是這麼認為的:「政治上的位階和榮耀及政治的統治權力該如何分配?」

      當我們試圖判斷目標或是telos(終極目的)的時候,有時我們會彼此意見相左,並且爭論有關某個社會行動時其目的究竟為何?而當我們彼此不認同的時候,在這些分歧意見當中會影響到的不僅是誰能獲得什麼?而是因為,這不僅是分配的問題,還是一個榮譽性的問題。什麼樣的特質、什麼樣的精益求精?榮譽該屬於誰呢?這些一系列有關目的和目標的爭論無可避免的經常同時是圍著榮譽而討論的。

      我們主要關切的是收入、財富和機會的分配正義。亞理斯多德所看重的分配正義主要是權位和榮譽。誰該擁有統治全民的權利?誰該享有公民應有的權利?政治的統治機會要如何分配?這些是他提出的問題。亞理斯多德認為要瞭解政治權位該如何分配,我們首先必需要鑽研分析政治的目的、目標。

      那麼政治的目的是什麼呢?而這又如何協助我們決定誰該擁有統治全民的權利呢?對亞理斯多德來說,這個問題的答案關鍵在於,政治的目的是在於培育人民養成良好的人格與美德,使全民都能擁有美好的人生,這是國家的目的,政治社群的目的。他在《政治學》的第三章中說:「不僅僅是生活,也並不僅是經濟上的交換,更不僅是安全問題而已,這完全是美好人生的實現。」根據亞理斯多德的看法,這才是政治的目的。

      但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和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的論點並非如此,他倆的看法認為:「政治的關鍵重點並非是在塑造公民的道德特質是否是讓我們的人格與美德變好,而是在尊重我們的自由,讓我們能夠選擇屬於自己美好的生活,而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生活目的,同時又不會侵犯其他人的自由。」

      各位正義課的夥伴們,對於這一課的論證,來反觀我們現在社會上所肇生的種種食品安全問題,實在沒有辦法期待政府對食品安全管理的效率,更不可能完全相信食品供應廠商;消費者只希望有一個能吃得安心的環境;切盼政府、企業、消費者共同正視這個問題,認真杜絕種種巧取豪奪的貪圖暴利行為,還給消費大眾一個食品安全的公道。您個人思辨的結果為何呢?期待大家的作品分享喔<(^o^)>
 
 
-----------------------------------------------------------------------------------------------------------------------------------------
 
爵穗
 
 
 
正義課第十講心得

這堂課主要在討論古代亞里斯多德(公元前384~322年)的分配正義。近代新起的正義原則,包括前面提到的康德和羅爾斯,都認為「目的」應該留給個人去選擇,去追求,但亞里斯多德卻認為正義和權利的辯論,往往就是某一制度之「目的」的辯論,而「目的」的辯論往往也是何種「美德」應該被獎勵的辯論。這次課堂中提到的長笛的例子、政治權位的例子、Casey Martin高爾夫球車的例子、甚至是蓄奴的辯論,在在都圍繞著分配正義的「目的」與應被獎賞的「榮譽」。
亞里斯多德認為所謂的正義,就是給予人們應得之物,也就是公平的把事物分配給應得的人。至於是什麼領域的公平?則需觀察分配物的自然本質或是其特質之目的。例如,長笛就該分配給最好的長笛手,那是因為長笛存在的目的就是被吹奏出好聽的音樂。而亞里斯多德認為公民品德最優異者,最善於審議共善者,應該具有政治的最高的權位與影響力,因為城邦的目的是創造美好人生,政治的目的是要培養良好公民,養成良好品格。
不可否認的,亞里斯多德對政治和公民的要求非常高,但對比現今的政治生態,卻是那麼遙不可及的夢想。一想到政治,貪腐、官僚、作秀、派系……等等負面字眼,馬上浮現在腦海裡,姑且不論創造美好人生的至高目的,要是政治或社會或任何一種機制,能尊重人民的自由,在不侵犯他人的自由之下,能讓人民選擇屬於自己的價值觀,屬於自己的美好選擇,這樣的機制,大概就可以被今人稱道了吧!寫到這裡,想到目前讓人莫衷一是的十二年國教,不禁要大嘆幾聲了~若是以亞里斯多德的主張來探討教育的目的,我們會不會有更清楚的願景與藍圖?就算不能一步到位,是不是也能讓我們有個清楚的方向,一步一步,慢慢前進?我深深覺得,哲學的思辨要從小做起,習慣回答選擇與是非題的孩子們,要如何才能有清明的頭腦,探討沒有標準答案的難題呢?教改,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