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課學員分享(第九組)

張貼者:2013年1月12日 上午4:0046期同學會   [ 69期同學會 已於 2013年2月1日 下午7:00 更新 ]
慧貞
最初接到學習課表的時候,感覺確實如Tal所言;內容並不是一些讓人有什麼驚喜的課題。那些都是我在生活上會接觸到的,甚至是思考過的東西。但上完第一堂課後,卻發現課程的内容並不是我所想像的那様簡單。其實很多課題裏涉及的事情我們都有概念,都知道通往幸福的重點,只是無論如何努力地去做, 去嘗試突破生活上的困局時, 或多或少我們都會面對到一些無奈及困惑。如果沒有一個正向的人生態度,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是不快樂的。 
然而,在課程有深度地展開的同時,我希望可以重新學習到怎様去認識自己,甚至追求成為最好的自己。我相信生命是可以影響生命的,當你積極在追求幸福的過程中,受惠的不只是自己,同時也包括你的小孩、家人、甚至朋友。


伶妃
懂得感恩、研究自己,除掉一些束縛-情緒上的、行為的、認知的。並且一直處於好奇的狀態,做一個終身學習者。這是我在看完第一課所學到的,而我覺得很難,一個跟隨自己很久的情緒,行為要把它除掉很難
日前曾報名參加一個親子禪修課,課中教大家盤腿靜坐30分鍾,在靜坐中我感到自在、專注,之後每次上課總是大人小孩皆是靜坐一柱香。三個月後,看到那一群小孩竟已能安安靜靜的坐著不動如山,不再像剛上課時扭來扭去像毛毛蟲,而師父並沒有特別教大家該如何?只是告知大家靜坐的方法,竟能有如此的效果,讓我發現這不是與Tal說的安靜中進行教育是一樣的嗎!所以我相信我能在幸福課裡找到新的自我,還有幸福。


卓萍 不同意


伯漁
第一堂課講什麼是積極心理學,其中提到生活中發生許多事,例如參加競賽,本來目標前三名結果只得第八,也提到經由教育我們知道了許多的知識,但人的快樂與否卻不見得與這些外在的事或知識有直接關係,而是由自己的精神狀態而定,意即與內心對這些外在的事或知識的解讀有關,這可從同一件事帶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結果可證,所以想要幸福、快樂應該反求諸己,而非向外追求。
由於幸福、快樂的關鍵在於自己的精神狀態、在於內心對外在環境的解讀,所以如何解讀就成為學習的課題。就此Tal舉米開朗基羅創作大衛為例,主張解讀的學習重點在於鑿去多餘的石頭,留下有用的,意即抛棄負面的、消極的想法,我們天生的潛能自會顯現,因此課程會著重在「鑿」,在實際生活的操作運用,以除去妨害幸福快樂的因素,而不是在傳遞新知識。
幾年前我花了6萬1千5百元,買進一台150cc的機車,對它的造型、馬力非常滿意,天天幫它擦拭,騎它上班,並對此感到心滿意足,慶幸自己只花了6萬1千5百元就滿足了對車子的夢想,覺得自己實在很幸福。所以幸福並無一定的、絕對的標準,而是跟自己的想有絕大的關係。
既然是跟自己的想有絕大的關係,自己怎麼想就變得很重要了。是往樂觀、積極的方向想,還是往消極的、悲觀的方向想?便決定了我們的生活,甚至是生命。這當中有一關鍵,就是到底我們有沒有能力去決定自己要往樂觀、積極的方向或往消極、悲觀的方向?如果我們沒能力決定,那學習的意義何在?如果我們有能力決定,那我們該學什麼才能夠決定自己的想?這應該就是積極心理學要帶給我們的答案。


淑敏
Tal教授說--最好的學習方式是「教」。因此,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身為老師,一直有機會「教」,也就是一直在學習。在上這堂課之前,我也一直覺得,是學生不斷地在彌補我的不足,教他們,是為了讓我更加圓滿。就讀研究所時,老師曾說:「探照燈永遠要打回自己的身上。」寫論文如此,教學亦如是啊!
我的班級很特別,是我的論文主角。當時就以靜心作為情緒涵養的方法來進行班級經營。然而,過了一年,國語、數學等學科以及瑣碎的級務、行政事務繁雜,靜心,已被我拋諸腦後,腦中規劃的,永遠是一連串的活動。今日,這堂課中提及:「語言不是教學的唯一媒介,安靜同樣可以進行教育。安靜讓我們有機會反省我們所說所聞,在真正教育中,安靜為學生進行內省提供可靠環境,是一種最深層次的學習媒介。」這段話,猶如當頭棒喝,提醒我,該找回初心了。
大衛,一直都在,就等著我去雕琢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