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課學員分享(第十二組)

張貼者:2012年11月1日 上午12:4046期同學會   [ 已更新 2012年11月6日 下午10:34 ]

金涼老師

大腦就像一個單一處理器,能夠有意識地選擇把精力放在痛苦和折磨上,或者把精力用來用樂觀和正念的眼光來看這個世界。

幽默本身就是一種選擇,有意地選擇怎樣地看待世界。

以痛苦、折磨、不公的眼光來看世界,還是以強而有力的適應性眼光看世界。

通過幽默我們可以像樂觀主義那樣,以正念的眼光看待世界。

通過改變認知,以完全不同的眼光看待世界的能力,這是幽默的心理治療價值。

但當你笑時,你身體有15塊面部肌肉在瘋狂地運動,是很強烈的健身運動。

幽默的幾個作用因素是社會環境、教室、還有笑話本身。

目前消極研究與幽默研究的比例是973,而且幽默是非常難定義的。

在我們內心有一個本我,這個本我包括了大家都有的性欲、生命力和衝動。

本我之外是自我,自我會把本我視為本我衝動和社會之間一道可滲透的屏障。

最外面的是超我,超我是加在我們身上的道德約束和社會約束。

壓抑會帶來嚴重後果,幽默是一種社會可接受的用來疏導這些欲望的信封。

幽默是一種社會可接受的把本我衝動釋放出來的方法。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很多幽默本質上都是與性和攻擊有關的,很多例子都足以說明幽默是心理的保險庫。

人是有一個發展軌跡的終點是自我實現或者說實現我們的潛力。

柏格森認為幽默就是軌跡上的一個點,在一個點上當我們偏離這條軌跡時,當我們做一些阻礙我們自我實現的事時,幽默就會馬上糾正我們。

幽默是一種糾正器,幽默是一種心理釋放。

幽默就像一種正念視角,透過這個視角來看待世界,我們研究這點的一個角度是:我們可以把幽默視為一種認知心態,我們通過它看待我們周圍發生的事。

課堂上我們有兩樣東西叫α因素和β因素。α因素就是指客觀的現實約束。我們都有同樣的α因素,我們都坐在同一個教室,有同樣的燈光。但我們的β因素是對現實的主觀感受。

幽默是一種很強大的工具,我們可以利用通過改變看待環境的視角來改變我們的β因素讓它適應我們。

大腦接收了太多類似的信息,就形成了固定模式。

認知殘像就是,如果你盯著太陽看一段時間,笨人做笨事,結果就是你暫時性地灼傷了你的視網膜,你看東西時就會看到一個藍色或綠色的點,你看到哪裡它就跟到哪裡。如同長期看某個媒體,不知覺終究受到該媒體的所左右。

認知殘像有時會帶來壞處,我們會不知覺中在一個思維模式中出不來,僵化了自己,暫時地脫離了現實。

所以幽默可以使我們變得更正念,Ellen Langer把正念定義為“留心眼前的情景”。

我們還會選擇與幽默的人為伴,或者讓自己變得幽默。

交感神經系統是我們身體裡一個負責釋放化學物質進我們身體裡讓我們準備作出或戰或逃反應的系統。

副交感神經系統負責讓我們的身體冷靜下來,它負責減慢我們的呼吸率、心跳率。

長期激活我們的交感神經系統,因此我們就會耗損我們的身體。

對抗黑道家族效應的最佳緩衝劑是幽默。原因是,幽默就像正念和冥想,它能激活副交感神經系統。

我們笑時,身體就在做大量運動,笑1015分鐘所消耗的卡路裡就相當於一塊中等大小的巧克力。

非常厲害的是幽默還能夠在化學層面上起作用,它能增加我們體內的T細胞從而加強我們的免疫系統,增加我們的γ-干擾素,它是一種抵抗疾病的蛋白質還會增加我們的B細胞,B細胞負責生成抗體加強我們身體抵抗疾病的能力。所以幽默真的能幫我們更好地對抗現實,對吧,他真的能加強我們的身體,幫助我們對抗外部世界,這就是幽默的作用之一。

笑能降低我們體內的血清皮質醇,減緩壓力對身體的耗損,增加癌症的緩解率。

即使是一點點的幽默,就能提高我們的免疫系統,幽默還能提高忍痛度。

總之:我們看到幽默真的有很多驚人的益處,我們看到它能改變我們的身體化學,改變我們的免疫系統,幫助我們對抗疾病,它改善我們的壓力水平,改善我們身體對塵螨的反應,對事物的反應,對癌症的反應。幽默從方方面面影響我們,效果非常驚人。

幽默非常具有傳染性,因為當我們看到別人笑時,我們的鏡像神經元就會激活。

幽默之所以能幫助我們的社交,是因為第一次相遇時,它能製造吸引力。

科學家和心理學家認為幽默是表示認知能力良好的一個信號。

他們發現女人笑的次數與女人喜歡男人的程度成正比,反過來也是。他們還發現,女人笑的次數與男人喜歡她的程度成正比。

如果在談判中出現衝突,或者婚姻出現問題時,最佳方法就是換一個角度,把幽默當作應付機制。

可以增加我們幽默感的方法。

首先,把只屬於你的故事寫進日記了,找出你日常生活中好笑的事,當你寫日記時,要盡量寫積極經歷,審視周遭,找出日常生活中發生的積極事件。

培養幽默感,也可以用這個方法,把它練成一種技能,

第二種方法是觀察幽默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培養模式和打破模式這麼重要,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學習這些規律,   還有一個方法是TQP兩問處理法。

如果我們不允許自己當一會次等的人類就等於我們不允許自己有人類的缺點,就是不承認我們有本我衝動。多找點花樣,打破模式,打破模式的次數越多,就越能看到一個情況裡的可能性。換句話說:有時不要太正經八百。

花樣是生活的調味劑,越是改變現在的模式,就越能看到環境中的可能性。

幽默就像樂觀主義,透過它來看待世界,它需要我們用正念來找到可能性。

它能加強我們的健康,改善社交和身體,它可以作為一種心理治療方法。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