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課學員分享(第八組)

張貼者:2012年6月3日 下午8:30編輯組玉子
 
 
爵  穗
其實,上個星期就已經上完第九堂課了,但是課後心得,我卻遲遲無法下筆,因為我一直在想,對於感激這件事,我究竟做了多少?常言道,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的確,正如Tal所說,這堂課我們可能學不到什麼新的東西,很多都是我們以前就知道,以前就聽過的,只不過,我們沒有落實在生活裡,我們沒有養成習慣,然後,就漸漸淡忘這些最基本但卻影響生活品質甚鉅的意念或行動。等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可能因為一場演講或一次事件,而再次被提醒,然後又落實了一陣子,漸漸的,我們又輕易的放手了,我們可能會告訴自己,這陣子太忙,等忙完之後再繼續吧!然後,可能也就沒下聞了……我很感激能有這樣的共學團體,大家一起學習,一起分享,無形中也形成一股督促的力量,支持自己繼續下去。
    Tal在這堂課分享了Sonia Lyuhomirsky的研究,研究發現對於最糟的經驗採用writing和talking的干預方式,把經驗書寫下來或與他人方想,可以產生正向的結果,而如果只是thinking,只是在腦海裡不斷的重播記憶,則會產生負向的結果。這項研究結果,讓我回想到去年和父親之間一段不愉快的經驗,為了避免繼續用言語傷害彼此,我停止了和父親的聯絡。但是,片面停損之後,我自己並不好受,因為我老覺得還有些話沒有說清楚,還有些事沒有做,但究竟是哪些話,哪些事,我自己也摸不清楚。曾經想提筆寫信,但卻又不知道寫信的目的是什麼?我想要的結果又是什麼?就這樣我在腦海中不斷重複著父親的謊言語爭執的畫面,久久不能釋懷。直到有一天,我終於清楚的知道,我想說的話究竟是什麼了。於是,我提筆寫信,這封信不是祈求原諒,也不是繼續揭露傷疤,而是一封純粹的感謝信。我想對父親說的,就是無盡的感謝,即使無法認同父親突然的改變,但對於過去的他,我還是深深引以為榮。我不知道父親有沒有收到信,也不願意去猜想他收到信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但是,寫完信之後,我發現我心裡那塊沈重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我接受了現在的自己,也接受了父親與我之間的關係。現在,逢年過節我還是會寄張卡片問候父親,我真心誠意的祝福他能健康、快樂的做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直到現在,我還是會利用晚餐時間和女兒分享每天的感激與感動,我發現,除了感謝周遭認識的人之外,我也開始看到很多默默提供服務的人,公車司機、清潔人員、警察、農夫、志工夥伴……他們都是我們的守護天使,讓我們的生活得以安全無憂,我開始學會感激他們默默的付出,而這樣的感激讓我更能看見自己的幸福。
 
 
文玲 不公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