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課學員分享(第二組)

張貼者:2012年7月31日 上午1:2446期同學會   [ 已更新 2012年8月5日 上午2:21 ]

裕欽

人常常專注在課業、工作或自認為應該全心全意無條件付出的事務上,但又往往將自己推向深陷於忙亂不堪、迷惑不解的痛苦掙扎漩渦中的一群人之一,不但減少了夫妻相處及陪伴孩子成長的時間,還造成自己家庭生活的失序。在付出的同時,常常搞得自己也心力交猝,卻忘記了凡事應該量力而為與過猶不及的真諦,不知道自己的界線在哪裡,而失去了生命的主控權。想要擁有一個平衡健全的生活,釐清明確的界線是非常重要且必須的。界線是個人生活中的重要分水嶺,我們也必須在生活上建立起心理層面、體能層面、情感層面及時間許可層面上的界線,學會適時說「NO!」的藝術,來幫助我們分辨什麼是我們應該全心全意付出與投入的事項,而什麼又必須是適可而止的。     

有一則哲學寓言,稱作《豪豬的哲學》。故事大意為:有一群豪豬,牠們身上長滿了尖銳的鬃毛,為了讓自己在嚴寒的冬天裡好過些,大家想擠在一起取暖。但牠們老是不知道大家應該互相保持一種什麼樣的距離才是最好的,離得稍微遠了些,互相感受不到體溫的暖意,於是就又互相緊挨在一起,一旦靠的太近了,尖銳的鬃毛又彼此扎著對方的身體,痛到不得不又再度開始疏離,離得遠了,大家又覺得寒冷……如此這般經過很多次調適磨合以後,豪豬們才終於找到了一個最恰如其分的距離,那就是在彼此不傷害的前提下,保持著群體的溫暖。     

只要是人都會有自己的缺點,當處於一個組織團體當中共同做事時,彼此之間難免不會出現因為無法忍受他人的缺點而發生衝突的情況。但衝突歸衝突,為了組織團體的共同利益彼此之間還得相互學習忍讓與包容,因為大家還必須一起共事下去。一但當彼此之間無法忍讓與包容時,這個組織團體也將分崩離析不復存在的價值了。通常,大家都會彼此盡可能從異中求同,尋找最佳的合作點,於是產生了他們之間即使不時仍有不少的衝突,但又會各自尋找可以異中求同的合作點。這就是所謂的「豪豬的哲學」。     

人世間,什麼叫做「過猶不及,適可而止」,實在是一種無上的智慧。成語裡頭有很多省示,諸如:「樂極生悲」、「善泳者溺」、「驕兵必敗」、「言多必詐」等都是一例;這只是順口念出來的,假如願意細細去查閱,相信將會發現多到不勝枚舉的例句、成語或故事。深深地想一想,其實「過猶不及,適可而止」無非就是至聖先師孔子重要的《中庸》思想,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過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賢者過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中庸之道所追求的本意就是在自然而然的狀態下了悟生活中的各種道理,就像吃東西一樣的簡單,只要不是狼吞虎嚥或隨便添加了過多的調味品,只要一口一口細嚼慢嚥的品嚐就是了,就算清淡了點也別有一番滋味。又好比說,每隔一段時間下個一兩天雨,便可以滋潤大地,花草樹木稻禾將會是一片欣欣向榮;如果大雨滂沱下個不停,就將造成豪雨氾濫成災。又比如說,小孩子做錯了某件事情,一定程度的規勸糾正,是一種機會教育;如果是謾罵、棍鞭加身,輕則傷其皮肉,重則傷及內臟、筋骨有如痛打仇寇一般,嚴重影響其身心靈的健康,也就變成適得其反的教育了。     

適度是一種恰到好處的美,無論何時?何地?對人、對事都應該保持一定的距離。適當的距離是一種美,更是一種待人的智慧與處世的藝術。適度就是一種對他人最好的尊重,是一種怡然自得的生活環境和心靈空間;適度的關懷是一種距離的藝術,是一種淡淡流淌而讓人回味無窮的情感傳遞;適度的愛,是一種幸福溫暖而不讓人感到壓迫窒息的感覺;適度是一種嚴謹的生活態度,就是一種恰到好處的分寸拿捏和把握;適度,就是把事情控制在一定相對合理的範圍之內來進行;適度是一種自我約束的能力,在我們這個民主法制的社會裡,做任何事情一定要依照法律所規範的適當範圍來行使個人的公民權與自由,這就是適度。      

《論語先進第十六》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 子曰:「師也過,商也不及。」 曰:「然則師愈與?」 子曰:「過猶不及。」《論語先進第十六》:子貢問學於孔子:「老師,您覺得這子張與子夏兩人誰比較能幹些呢?」孔子回答說:「子張他做事情不懂得節制總是會做過頭,而子夏的功力卻又總是不到家差了那麼一點。」子貢聽完回答說:「這麼說來應該是子張的能力比較強些嘍?」孔子回答說:「做過頭與做不及其實結果都是一樣的。」凡事總得有個節度,把握好這個分寸我們才有機會在有限的時間與體力將自己的才能發揮到極致。相信每個人天生都是一顆璀璨的寶石,只要善於自我栽培(精雕),勤於磨練(細琢),當機會來按門鈴時,便能一展天賦才能(發光發亮)。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