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學習主題‎ > ‎學習主題‎ > ‎

生命原始的動力-探索意義

張貼者:2014年3月27日 上午3:26主編F   [ 已更新 2014年3月27日 上午6:51 ]
       《與成功有約》中所提到的故事,
法蘭柯由於身為猶太裔心理學家,二次大戰期間被關進納粹(Nazi)死亡營,遭遇極其悲慘。父母、妻子與兄弟都死於納粹魔掌,唯一的親人只剩下一個妹妹。他本人則受到嚴刑拷打,朝不保夕。

       有一天,他赤身處於囚室,忽然之間意識到一種全新的感受。日後他將此感受命名為「人類終極的自由」(the last of human freedoms),當時他只知曉這種自由是納粹軍人永遠無法剝奪的。在客觀環境上,他完全受制於人,但自我意識卻是獨立的,超脫於肉體束縛之外。他可以自行決定外界的刺激對本身的影響程度。換句話說「在刺激與回應之間,他發現自己還有選擇如何回應的自由與能力」。


       一個人如何能從如此惡劣的環境中,看見一絲絲的光芒,這一次【愛的圖書館】推薦「向生命說Yes!」閱讀作者的故事,實在無法用言語表達內心的感受,細細閱讀,一個人如何能產出這樣的原動力,我們可以從這一段話來瞭解。人對意義的探索是生命最原始的動力,不是因為本能驅策力才「繼而產生的合理化作用」。這般意義是如此獨特與明確,非當事人本身才能圓滿,也唯有如此,獲得的意義才能滿足他自己追尋意義的意志。


       「非當事人本身才能圓滿」這一段話可以看得出來,意義是超越個人本身,如同前一期的電子報所陳述,一群人會相互連結,表面上看是一個夢想,深層卻是一內心的意義,而所有動力,都是由內而外,意義,正是那一個驅動所在,且能量源源不絕。


       探索意義可能會造成壓力而非達成內心的平衡,不過,這種壓力正是精神健康不可或缺的大前提。世界上唯有知道生命的意義,才能幫助人渡過最壞的情況。尼彩的話相當有智慧:「知其為何而活者,幾能肩負一切。」於納粹集中營裡,人們見證了那些知道自己有任務要達成的人,最有能力存活。


       意義,看起來似重要,又有點沉動。然而,追尋意義一定要如此嗎?從這一期的【影音學習】從領袖力的失落手冊中學習-Fields Wicker-Miurin,可以聽到一位 Benki的故事,Benki是Ashaninka民族的領袖,來自亞馬遜河流域 的邊遠小村莊。從10歲開始之後,就帶領族人對抗伐木工人來到這個美麗的大森林,Benki走出原始森林,要全世界聽見他們的聲音,讓人民能永久的生存下去,這樣的行為,是否也代表人生的某一種意義呢?


       那麼?該如何來探索意義呢?每一個人生命階段都有所不同,從想到實現的過程唯一橋樑,就是行動。【領航員文摘】洪蘭一文指出,想要什麼,自己來!文中內容雖然談的是孩子必需學會靠自己的故事,但給我們更重要的啟示,不論你想什麼?請動手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