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學習主題‎ > ‎學習主題‎ > ‎

提問,思考的發動機

張貼者:2015年8月30日 下午5:33主編F   [ 已更新 2015年8月30日 下午6:23 ]

一堂課的時間學為40分鐘,若你老師,還是講故事的媽媽,你會如何來配置呢?

先來讀這一則網路流傳的故事…

上課鈴響了,孩子們跑進教室,這節課老師要講的 是《灰姑娘》的故事。

老師先請一個孩子上臺給同學講一講這個故事。孩子很快講完了,老師對他表示了感謝,然後開始向全班提問。

老師:你們喜歡故事裏面的哪一個?不喜歡哪一個?為什麼?

學生:喜歡辛黛瑞拉(灰姑娘),還有王子,不喜歡她的後媽和後媽帶來的姐姐。辛黛瑞拉善良、可愛、漂亮。後媽和姐姐對辛黛瑞拉不好。

老師:如果在午夜12點的時候,辛黛瑞拉沒有來得及跳上她的南瓜馬車,你們想一想,可能會出現什麼情況?

學生:辛黛瑞拉會變成原來髒髒的樣子,穿著破舊的衣服。哎呀,那就慘啦。

老師:所以,你們一定要做一個守時的人,不然就可能給自己帶來麻煩。另外,你們看,你們每個人平時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千萬不要突然邋裏邋遢地出現在別人面前,不然你們的朋友要嚇著了。女孩子們,你們更要注意,將來你們長大和男孩子約會,要是你不注意,被你的男朋友看到你很難看的樣子,他們可能就嚇昏了(老師做昏倒狀,全班大笑)。

好,下一個問題:如果你是辛黛瑞拉的後媽,你會不會阻止辛黛瑞拉去參加王子的舞會?你們一定要誠實喲!

學生:(過了一會兒,有孩子舉手回答)是的,如果我是辛黛瑞拉的後媽,我也會阻止她去參加王子的舞會。

老師:為什麼?

學生:因為,因為我愛自己的女兒,我希望自己的女兒當上王后。

老師:是的,所以,我們看到的後媽好像都是不好的人,她們只是對別人不夠好,可是她們對自己的孩子卻很好,你們明白了嗎?她們不是壞人,只是她們還不能夠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去愛其他的孩子。

孩子們,下一個問題:辛黛瑞拉的後媽不讓她去參加王子的舞會,甚至把門鎖起來,她為什麼能夠去,而且成為舞會上最美麗的姑娘呢?

學生:因為有仙女幫助她,給她漂亮的衣服,還把南瓜變成馬車,把狗和老鼠變成僕人。

老師:對,你們說得很好!想一想,如果辛黛瑞拉沒有得到仙女的幫助,她是不可能去參加舞會的,是不是?

學生:是的!

老師:如果狗、老鼠都不願意幫助她,她可能在最後的時刻成功地跑回家嗎?

學生:不會,那樣她就可以成功地嚇到王子了。(全班再次大笑)

老師:雖然辛黛瑞拉有仙女幫助她,但是,光有仙女的幫助還不夠。所以,孩子們,無論走到哪裏,我們都是需要朋友的。我們的朋友不一定是仙女,但是,我們需要他們,我也希望你們有很多很多的朋友。

下面,請你們想一想,如果辛黛瑞拉因為後媽不願意她參加舞會就放棄了機會,她可能成為王子的新娘嗎?

學生:不會!那樣的話,她就不會到舞會上,不會被王子遇到,認識和愛上她了。

老師:對極了!如果辛黛瑞拉不想參加舞會,就是她的後媽沒有阻止,甚至支持她去,也是沒有用的,是誰決定她要去參加王子的舞會?

學生:她自己。

老師:所以,孩子們,就是辛黛瑞拉沒有媽媽愛她,她的後媽不愛她,這也不能夠讓她不愛自己。就是因為她愛自己,她才可能去尋找自己希望得到的東西。如果你們當中有人覺得沒有人愛,或者像辛黛瑞拉一樣有一個不愛她的後媽,你們要怎麼樣?

學生:要愛自己!

老師:對,沒有一個人可以阻止你愛自己,如果你覺得別人不夠愛你,你要加倍地愛自己;如果別人沒有給你機會,你應該加倍地給自己機會;如果你們真的愛自己,就會為自己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沒有人可以阻止辛黛瑞拉參加王子的舞會,沒有人可以阻止辛黛瑞拉當上王后,除了她自己。對不對?

學生:是的!!!

老師:最後一個問題,這個故事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

學生:(過了好一會)午夜12點以後所有的東西都要變回原樣,可是,辛黛瑞拉的水晶鞋沒有變回去。


仔細的思考一位老師的時間配置,前面五分鐘將故事講完,其它的時間都是經由提問來完成,參與其中的同學,相信這是一堂是不一樣的。過去老師回饋給學生的方法,就是努力將自己個人的閱讀心得與收穫全部說出來,期待學生能夠吸收。然而根據課後評量的結果,發現整堂課都使用「老師講,學生聽」的方式,學生的學習效果最差。所有的事物,都是需要經過精心設計,哪些討論有助理解呢?

俄亥俄州立大學研究團隊在二○○九年發表了一項針對「文本討論」的後設研究,將一般課室熟悉的文本討論分成三類:

第一種是「扣住文本」討論(efferent discussion),亦即文章的內容是討論的重點,學生只能針對文本裡出現的詞句和圖片進行討論、辯證、釐清「這篇文章或這段文字說了什麼?」而不是談他們對文本的感覺。

第二種是「感覺延伸」討論(expressive discussion),這是課室裡最常見的討論形式,主要的提問是:「你對這篇文章有什麼看法?」「這段文字讓你聯想到什麼?」

第三種是「批判分析」討論(critical analytic),討論的用意是辯證想法,學生來回推敲文本,談論作者、文章探討的議題,比較讀過的類似主題或文本(如《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魯賓遜漂流記》)。這種討論最有利培養論證能力。

結果意外發現,最能促進「閱讀理解」的方法是「扣住文本」的討論。

但課堂上,這種討論反而較少,多數老師傾向詢問學生的感受,要求他們思考文章與生活的關聯,但若學生對文本的了解、掌握不夠,做這些延伸練習恐怕也是白費力氣。扣住文本的討論能確保學生理解自己的閱讀,唯有理解才能思考自己真正的感受或運用所讀的內容。

研究也發現,扣住文本的討論對於程度普通與中下學生的益處最高,也是縮短班上高、低成就學生閱讀理解差距的關鍵。但這不表示這種討論只適用於中、後段生,老師要能讓閱讀能力不同的學生一起討論,精熟型學生能藉由他人的提問,組織自己的想法;而弱勢型學生也能進入狀況,了解大家在討論什麼。

回到職場也是一樣,問對問題,成效勝過餵答案,主管常以為「官大學問大」,自己應該是所有智慧的來源、應該是回答問題而不是提出問題的人。「再沒有比這更扯的事了,」管理顧問克莉絲.克拉克艾普斯坦(Chris Clarke-Epstein)駁斥,「如果領導者永遠都得提供正確答案,那麼只有少數人夠資格稱為領導者。」杜拉克早已預言,過去的領導者可能是一個知道如何解答問題的人,但未來的領導者必將是一個知道如何提問的人。

由此可見,不論在學習上,還是教育上,甚致在職場中,提問這一個技巧都是將來核心的能力,如同李偉文先生所言,快速追求唯一的標準答案會限制孩子的思考力,那些很會考試的孩子進入大學或研究所時,創造力或研究能力,往往比不上那些在國際研究評比考輸我們的國家的孩子。透過提問的主動思考才是有效學習的關鍵。讀完一篇文章或一段課文後,要試著問自己:「這一篇究竟是在講什麼?我應該從中學到什麼?它可以應用在什麼地方?」甚至變換角色問自己:「假如我是老師,必須從這段課文裡出二個題目,我會怎麼出?」即便花同樣的讀書時間,只要願意提問,就能化被動為主動,頭腦也才能真正的思考,學習所得的知識才能記憶深刻,以後也才能夠活用。


參考文章:
  1. 親子天下,提問與討論,戒掉「皮毛式」閱讀
  2. 天下雜誌,你會問問題嗎?有效提問五步驟
  3. 網路文章,美國小學的一堂閱讀課---灰姑娘
  4. 圖片來源:https://educatewithanda.files.wordpress.com/2013/04/students-with-questions-quoracdn-net.jp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