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影音學習‎ > ‎影音學習‎ > ‎

電影《告白》與《青蜂俠》裡的同一訊息~尊重 / 048期 紀庭

張貼者:2011年2月27日 上午1:07編輯組玉子   [ 主編F 已於 2011年2月27日 上午8:09 更新 ]


 

 

 




《告白》,將一個關於少年殺人的連串事件,以相關角色剖自內心的告白方式,將故事往前推,隨著自白過程,沒有經過第三者的口述,所有身在其中的人相互的動機漸漸表露,當然也沒有任何倖免,被激發到最邊緣人性,演變必然的悲劇,悲劇又一再醞釀悲劇,直到落幕。而觀眾在最後一刻也無法用片面的善惡看待一切,這也是真實的世界。

 







另一部,由台灣娛樂才子翻拍李小龍成名的電視劇《青蜂俠》,兩個變裝後的矇面拍檔,莽撞遊走於城市中,尋找犯罪,主持正義。特效與節奏、卡司滿足了粉絲的胃口,從很屌到很爽,不管多麼歪打正著、烽煙四起,最後的勝利當然偏向正義的一方。



但這兩部片子有一個共通的起點,是主角們為了得到關愛,卻終不得願,還被自己所愛的母親遺棄、父親至死的不認同。為了證明自己可以擁有父母所認同的傑出,而想在偏頗的媒體與閱聽世界裡,做出讓人刮目相看的行徑,即使一部是令人驚悚的悲劇,另一部是法外的英雄之舉,但兩者呈現的乖戾與幼稚卻是相同的;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上傳網路的稀奇暴力、與莫名舉動的影音,人們凌虐其他生命達到被關愛的目的,最後被殘忍過度的畸形關注而取代。

 

尊重是怎麼一回事?這是人類與其他動物最不同的地方。

 

教育部頒的生命教育裡引用了牛津字典的定義,認為『尊重,是認同他人存在的本然價值,進而關注或體貼考量到別人或結果,避免產生干涉、傷害、貶抑、侵犯、或中斷他人言行的行為;或體貼對待。尊重包括尊重自己與尊重他人,此處所指他人包括異於自己的群體與文化。』

 

當人在成長環境中不被尊重,不被認同存在的必然價值,當然是不會感受到別人也需要同等尊重,這也是告白裡少年殺犯渡邊修哉被母親遺棄後所發展的無尊嚴人格,甚至在被害母親、自己老師前還侃侃而談自己的聰明,如何運用在殺害她女兒的事件上,另一個真正殺了小女孩的少年殺人犯直樹的不被認同,則是在母親用自我良好面對兒子成長的所有真實的保護下產生,加上不明究裡,一再認為自己的拜訪是幫助學生的新手老師,反而助長直樹處在更不利的自我境況中,愛是尊重的要件,而關懷反而是需要有智慧的愛之舉;從另一面森口老師的復仇舉動看來,青少年學生班級,剛好呈現不成熟社會縮影,在主控者的操弄下,偏見、無知、區隔排擠乃至霸凌,便輕易的被誘發,不尊重之舉也就顯而易見了。由此,誰能說身為班級中至上領導者的老師,不該對自己班級(社會)裡的霸凌等不尊重行為有所責任?!

 

對照告白中殺人主角一再強調自己的聰明與天份,青蜂俠顯然是有錢、但愚昧的自尊受害者所展示的英雄主義,哪一個沒長大的小孩,不會投射自己變成強而有力的英雄?甚至在行使自覺正義的過程裡,青蜂俠搭檔還為誰是老大而爭執,有趣的是當年李小龍演出此戲,也因為中國人只能淪為配角,只能用日本人名而煩惱過,自我價值的認同的確是戲裡戲外都延續的好題材。


告白裡的殺人犯,想炸死所有在禮堂裡的人時,引述《罪與罰》裡的話,死了一條生命可以改變世界,那生命就算有意義了。以此認定毀滅才是有意義的。然而~老師,生命真的很珍貴嗎?想自殺卻被殘忍殺害的美月這樣問著。

然而,英國詩人華滋華斯有另一個解答,『如果有樣東西,因為我們的關係能活、能動,能對為來有所助益那就夠了,我們就算盡力了。』毀滅或再生,在負面的故事與真實對生命的正面價值,如此看出顯著的差異。



延申閱讀:

性別平等教育法」:「任何人不因其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等不同,而受到差別之待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