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正義講堂‎ > ‎正義講堂*‎ > ‎

2013正義課第八講心得精選分享

張貼者:2013年8月25日 下午11:30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3年9月23日 下午10:42 ]

 

正義課第八講

 
 
第一組  明松

第八課主要在探討羅爾斯(Rawls)”無知之幕”之後所要做到的分配正義和道德應得。這些是否和當今的社會現象穩合或者需要調整?如何才能達到真正的公平正義?在本課都有精彩的討論。全課分為兩個部份論述”What’s a Fair Start?”和”What do we deserve?”。

首先就”分配正義”探討,財富和收入、權利和機會要根據甚麼原則分配才符合正義?是功利主義的幸福最大化?給予最多數人財富、福利及機會就是最佳的分配原則,即使損害少數人的權利;或是自由主義的實力原則?只要我努力,能夠發揮自己的才能,則所獲得的財富、機會應當為我所有。以上兩種都不是羅爾斯贊同的分配原則。

對於分配正義,羅爾斯提出了”差異原則”,他鼓勵有才能者努力去爭取財富、權利和機會,但此才能者所處社會或國家能夠有一套機制,不論是稅賦制度或捐獻方式,適當的課徵此才能者所賺財富、收入,將稅收造福給該社會的弱勢族群,照顧那些社會底層的人,讓他們也有向上的機會。若能如此,羅爾斯認為這才是符合正義的分配原則。因此喬丹可以盡量發揮其球技,獲得天價的年薪;比爾蓋茲可以全力施展其創意,賺取傲人的財富。只要他們能將所得一部分,依據稅賦繳交,提供照顧弱勢族群。

今日台灣的社會制度和羅爾斯的差異原則仍有一大段距離。因為賦稅的不公平,尤其對企業的稅率優惠,使得政府愈來愈窮,造成年年赤字。天下雜誌今年5月29日出刊,523期主題"台灣又窮、又悶背後不能說的秘密”即有詳細的陳述。何時羅爾斯差異原則的分配正義能夠真正的在台灣實現?那會是個烏托邦嗎?

本課另一個主題為”道德應得”。反對羅爾斯的差異原則者有三點無法認同:
1. ”What about incentives?” 若差異原則是對的,我努力所獲得的財富大多數需
繳稅給政府,那我為什麼要努力呢?

2. ”What about effort?” 對於實力導向者會疑問,那些努力工作的人們,是不是
有權利獲得他們應得的?難道他們不應該努力嗎?

3. ”What about self-ownership?” 自由意志論者認為每個人都應有自己的所有
權,生命本來是不公平的。若一定要追求平等,只有齊頭式的平等才有可能,
但這會帶來災難。

針對以上立論,羅爾斯提出了”合理期待”來因應。他認為努力並非一切,有些人也很努力,甚至比你更努力,但仍是身處貧窮,只因為其所在的環境和社會無法提供其機會;有些人容易成功,只是因為他有較佳的家庭環境和學校教育。一個人懂得貢獻才是努力的關鍵。分配正義並非是道德應得,而是合理期待。因為你努力了,對於社會人群有所貢獻,故獲得你所期待的財富,並且你也願意將部分收入分享給社會底層的人們。
記得家父在世時,每逢交稅時段,兄弟姐妹對於稅率或有不同看法。家父總會告知我們”能夠繳交較多的稅,表示收入尚可,生活可以過得去。同時政府有了稅收,可以做各種建設以及照顧更多的人,故多繳稅是好事。”如今回想父親當時的觀點已有羅爾斯分配正義的差異原則精神,並且鼓勵子女去實踐。

綜觀羅爾斯分配正義的差異原則和合理期待,我們可以發覺如果能夠提高個人或整個社會的財富和收入,但無法使獲益者懂得努力付出與奉獻,並且持續產生助人善念和行動,則財富將失去其意義。這正是希望追求更高收入、更多財富及更佳機會的人所當思考的!

當我們社會多數的成員,尤其是企業經營者以及收入為前百分之二十的家庭瞭解我們可以用正當方法努力去獲取財富與機會,但也願意付出力量,為社會弱勢者提供支持和實質協助,繳交稅賦提供政府施政和建設,則我們所展現的賺錢才能及經營實力才有意義。
 
 

 
 
 
第四組  姿君
 
第8講-正義:一場思辨之旅-Michael Sandel
分配的正義:財富的收入、力量和機會要如何被分配呢?

John Rawls說:即使菁英制度一個獎勵努力的分配系統對於
公平競賽的理念也延伸的不夠遠,因為擁有天賦的人總是會
獲得成功。天賦也不值得被獎賞,因為他們的成功往往取決
於如出生順序等隨機要素。

正義的原則為何最好是由假設性的契約來推導出來,關鍵在
於這假設性的契約是否被以不偏頗的平等方式執行,也就是在John Rawls所謂的無知之幕後的選擇。
道德的原則,也就是John Rawls所謂的在無知之幕後的選擇!

我們每個人都希望有尊嚴的活著,我們不想要被壓迫,所以
我們會同意排斥功利主義,相反的,會接受我們第一個基本
自由的原則,基本的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宗教自由、良心的自由等等。

有人針對全美國一百六十四所的大專院校做了調查,他們調查了這些大專院校中的學生,瞭解他們的背景,經濟上的背景,你認為從最底下四分之一收入階層來的學生有多少?
在最頂尖的大專院校中只有百分之三的學生來自貧窮的背景,有超過七成的學生來自於富裕的家庭。

Rawls說:如果你想要完全的公平,你不需要超越所謂的實力
導向的概念,你必需容許,甚至鼓勵那些有天分的人盡力而為,但你所做的則是改變規則,改變這些人盡力而為之後所
產生利益的分配方式,這就是所謂差異原則的真相。你建立
一個原則,容許人們因為好運、因為基因上的揀選而獲利,
但這必需讓社會最弱勢的人也跟著獲益,因此,舉例來說,Michael Jordan可以賺三千一百萬美金,但前提是稅收必需
從他收入擷取一部分,協助那些沒有辦法和他一樣擁有籃球
天賦的人們。同樣的Bill Gates也是一樣,他照樣可以賺
幾十億美金,但他不能認為自己在道德上就是理所當然,
應該享受這數十億美金,「上天眷顧的人們可以享受這好運
的成果,但必需在於體系本身能夠協助那些輸掉競賽的人們。」這就是所謂的差異原則,這也就是來自於道德隨機論。

Rawls認為,如果你對於用道德上看來隨機的要素來分配收入感到不安,你不只應該排斥世襲制,支持自由市場,你應該
自滿於實力導向的體系,不該自滿於讓所有人處在同一個
起跑點,而是你必需設定一個系統,包括最底層的每個人,
都會在那些幸運的人們大顯身手時獲得利益。

心理學家認為,出生順序會造成很大的差異,對於工作道德
、努力和奮鬥!
「收入、財富、機會和人生中的好事該如何被分配?」

一個正當的分配系統就是自由交換的系統,自由市場經濟對抗所謂背景上的公平,也就是工作和職場對任何人開放,Rawls說:這代表著改進,對於世襲和菁英制度的改進,因為每個人都可以競爭任何一個工作,職場對擁有才華的人開放。公平的
分配是由自由交換所帶來的自願的交換。

例:
美國教師的平均年薪是四萬二美金左右
名主持人David Letterman年收入三千一百萬美金

美國最高法院的法官Sandra Day O'Connor年薪比二十萬美金
Judy法官兩千伍百萬美金

體系是否足以對抗背景決定一切的系統,是否和差異原則相同,這些在社會頂層的人,他們的收入和財富是否會被抽稅,而且收稅的方式是否能讓社會最底層成員獲得照顧。

「天賦超常者獲得的額外獎賞並不只是因為他們更有天賦,
而是為了他們能利用這些天賦協助較為不幸者所必需接受的
教育和訓練的代價」
你可以調整稅率,但如果你從David Letterman或是Michael Jordan或Bill Gates身上拿走太多,最後實際上會危及那些
最底層的弱勢者,這才是考驗之所在,所以誘因並不算是反對Rawls差異原則的一個原因。

但有另外兩個更重要、更困難的反對立論:
實力導向概念:那努力怎麼辦呢?那些努力工作的人們是不是有權利獲得他們應得的,因為這是他們應得的,他們努力工作賺取的,這是偏向努力立場的反對意見。
自由意志論者:所謂的差異原則將我們的天賦、優點當作一般的資產,我們擁有自己的概念。

Milton Friedman在他的著作《自由選擇》「人生本來就不公平,認為政府可以導正上天所給予的優勢是種很有誘惑力的
想法。」但他的答案是:「唯一可以補正這結果的方法只有
造成齊頭式的平等。」

Rawls說:「自然的分配」,上天給予的天賦和優勢,「既不會正當,亦非不正當。某人誕生到這社會上的某個階級也並非不正當,這只是自然而然的事實而已。唯一可以被評論為正當不正當之處,是整個社會結構如何對待這些事實。」這是他對於自由意志論的放任自由經濟的回應,就像是Milton Friedman說,「人生本來就不公平,習慣它吧!」

如果你違背人們的意願來抽稅,那你就是在強迫他們,這就是偷竊。如果你拿走Letterman三千一百萬收入的部分,違背他的意願抽稅,拿去建立公立學校,國家所做的事情和偷走他的財產沒什麼兩樣,這就是脅迫原因,因為我們都必需認為自己擁有那些天賦和優勢,否則我們就又會回到利用人類和強迫人類的老路,這就是自由意志論者的回應。

Rawls對反對回應:這並不代表國家擁有我,或是他們可以輕易的操縱我的人生,在無知之幕背後就是基本公平自由的原則,言論自由、宗教自由、良心自由等等,所以唯一的關鍵,自我擁有的這個概念必需要讓步,當我們在思索我們是否擁有自己的時候,有無意識到我擁有優先權,在自由市場經濟中獲得來自於使用我天賦的利益。我們並沒有這樣的權限,我們可以捍衛權利,我們可以尊重個體,我們可以保障人類尊嚴,而不用擁抱自我擁有的這個概念,努力是道德應得結果的基礎,努力認真培養他們天賦的人理應獲得他們使用天賦所得到的利益。

Rawls工作道德,即使是努力奮發的意願,都和各種各樣的家庭狀況,社會和文化上的差異有關,而這些都不是我們努力
的結果,你不能說,我們大多數都是家中排行老大的人,
是因為我們自己的努力,因為某些複雜的心理和社會的因素,這似乎和努力有關,似乎和奮發追求目標有關,各位之中非常努力的人,你們其實並不相信努力和所謂的道德應得有關。

例:兩個工人...
一個比較強壯,一小時可以蓋四面牆,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一個工人則是矮小虛弱,要他做一樣的工作必需要花上三天
時間,沒有任何實力導向的辯護者會說:矮小的建築工人他應該賺更多。所以這並不跟努力有關。

針對實力導向的看法,是與貢獻有關!
你可以貢獻多少,我們一生下來所擁有的才能也跟我們的努力無關。努力並非一切!貢獻才是關鍵!

Rawls說:分配正義的確與道德應得無關!
Rawls一種是只與機率有關,我參加麻州樂透當例子。我選的號碼中獎了,我理所當然應該獲得獎金,但即使我合理期待上應得這些獎金,因為這是個單純靠運氣的遊戲,所以其中不會有任何我道德上應得這獎金的意味,這是所謂的合理期待。
一種只與技巧有關,波士頓紅襪隊贏得世界杯大賽,當他們勝利的時候,他們獲得獎盃,靠技巧的遊戲,他們是否理應獲勝?我們可以分辨所謂的根據規範合理期待跟他們是否道德上實至名歸、應該獲勝,這就是所謂的先行標準,道德應得。

大專院校的入學資格是某種獎賞和榮耀,給予那些理所當然因為努力付出人們的獎賞嗎?或者這些入學資格,這些機會和榮耀,這些合理期待的回報,只是為了正當化我們這些享受榮耀的人們以某種方式運作,來照顧社會最底層的人們?這就是Rawls的差異原則所提出的質問,這是我們可以對Michael Jordan和David Letterman的收入和Judy法官的收入所提出的挑戰,但這樣的挑戰同樣也可以拿來質問獲得進入頂尖大專院校那些人們的問題。
葉姿君 2013.08.25.
 

 
第一組  爵穗
 
正義課第八講心得

這一堂課,主要在探討美國當代政治哲學家約翰.羅爾斯的正義觀。羅爾斯提出「無知之幕」的概念,他認為,在無知之幕下,大家暫時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的身分地位、種族膚色、宗教信仰、健康與否,在這樣的平等初始狀況下,我們會選擇兩種正義原則,第一種會賦予全民人人平等的基本自由,例如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這個基本自由的原則會比功利主義更優先,因為我們不知道無知之幕升起之後,我們究竟會在社會中浮沈出什麼樣的結果。第二種,則是有關社會經濟平等的差異原則,在這樣的原則下,我們不要求齊頭式的平等,也不刻意扭轉立足點之公平,我們允許差異,前提是這樣的差異能有辦法讓社會最底層的人有向上的機會,能改善底層人民的生活。
然而,這樣的差異原則,引發課堂上諸多的討論。主要的反對原因有兩個,誘因和努力。有些人認為,經濟上的差異原則會減少誘因,如果Michael Jordan必須拿出三分之一、二分之一、甚至更多的薪水來改善弱勢的生活,那他會不會寧願提早退休?再者,比爾蓋茲也曾歷經千辛萬苦,才為微軟打出一片江山,難道,他沒資格享有努力的全部成果?難道,這不是他道義所應得?這一點引來大家懷疑的眼光和不滿的議論,畢竟,大家都是在名校哈佛的殿堂,大部分的人都認為自己是經過一番努力才能坐在教室裡,怎能輕易說出沒資格享受自己努力的成果與光環?面對這樣的韃伐,桑德爾教授提到心理學的實驗和建築工人的例子。心理學家發現,出生順序會影響人的努力和奮鬥,經過調查發現,在座的學生有75%以上都是在家排行老大,然而,不可否認的是排行老大並非自己的作為,這是道德上的任意因素,如果連排行序這個任意因素都能影響我們的努力程度,那羅爾斯的論調也許就不無可取之處。至於建築工人,如果一個孔武有力的工人,一小時可以砌四面牆,另一個矮小虛弱的人,得花三天的努力才能做一樣的工作,似乎也不會有人說,這位矮小虛弱的人比較努力,應該獲得比較高的報酬,從這個論點來看,報酬和努力程度並不完全相關,真正值得獎勵的是每個人的貢獻或成就。而每個人的貢獻與成就至少有部分是靠天賦,另一部分則可能是社會剛好看重你的特質(例如搞笑),不管是天賦,或是社會的偶然因素,都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也並非自己的功勞,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似乎也很難理直氣壯的說,我們有資格百分之百享有自己的薪酬!
如果你問我,贊不贊同羅爾斯的論調,平心而論,我是贊同的!不可否認,也許是因為我不是金字塔頂端的人,所以感覺可以置身事外,然而,若我們真的能完全接納羅爾斯的平等理論,並達到此一境界,我相信,我們將置身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桃花源中。


第一組 美玲
 
在功利主義權威性甚強與自由主義自主意識甚強的生活世界中在世界中生活有了了不同的生活模式在這樣的模式中生活強懦分別太大以強勢欺侮懦弱以權勢高壓榨壓制懦弱小差距在社會中低部和社會中高部有了了最明顯的差距差距之大已轉變成高恆高低恆低影響我們生活的經濟經濟往往跟功利主義有了了很深的關係功利主義也和我們的生活經濟有目共睹密不可分的關切自由主義本身必須自己養成自己這已經勢在必行的生活驅策經濟壓力驅策本身努力全力以赴全力以赴為了了生活壓力反之那身份地位家勢背景財力社經地位和努力有了微妙關係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