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正義講堂‎ > ‎正義講堂*‎ > ‎

2013正義課第七講精選心得分享

張貼者:2013年7月25日 上午2:09編輯組玉子   [ 58期同學會 已於 2013年7月28日 下午11:12 更新 ]
 
第一組  裕欽
 
愛團哈佛正義課第7講一場思辨之旅-Michael Sandel心得分享/羅裕欽
      
      邁克‧桑德爾(Michael J.Sandel)在本課程一開始即提到:「上次我們試著要檢視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道德理論,現在,為了要讓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道德論在基礎上能夠建立,我們必需要能夠回答三個問題。責任和自律要如何一起運作?回應責任的尊嚴到底何在?看起來責任和自律這兩個概念似乎是相衝突的,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回應又是如何呢?」

      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概念不是因為我遵守規範所以有尊嚴,而是因為我本身就是那規範的創造者,所以我才遵從那個規範,因為我尊重那個規範如同尊重自己,是我推動那個規範,也正因為如此,對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來說,依據責任或自由行動和自律是同樣的概念。

      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認為說謊,即使是善意的謊言,也違背了自我尊嚴。邁克‧桑德爾(Michael J.Sandel)教授要求學生以一種假設情況來測試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理論:如果你的一位朋友為躲避仇家的追殺而跑到你家裡來躲藏,當意圖殺死你朋友的仇人來到你家門口,問你他是否躲藏在你家時,在此種情況之下,這時說謊是錯誤的嗎?並以這段討論帶出一則1998年轟動全美規避事實最著名的案例影片剪輯:「柯林頓總統談論他與陸文斯基的關係。」

      當時柯林頓總統在白宮電視記者會中(影片)表述如下:「我要對美國民眾說一句話,各位務必聽清楚,我會重複說一遍,我並沒有和陸文斯基小姐發生性行為,我也沒有告訴任何人要說謊,從來沒有。這些指控都是假的。」

關於片中所提到的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緋聞案,略述如下:
1998年,柯林頓總統同白宮女實習生莫妮卡•陸文斯基的性醜聞案被曝光後,受到司法部門的調查。共和黨並在國會對其提出了彈劾提案,但定罪未獲通過。

      柯林頓總統一開始否認跟陸文斯基有不正常的私密關係。在公開的場合以及宣誓作證的情況下他都斬釘截鐵的宣稱自己和陸文斯基沒有不正常的私密關係。但是錄音帶以及陸文斯基的詳細日記迫使她不得不把事實真相合盤托出,而陸文斯基所提供的證據明顯證明柯林頓總統說了謊。最關鍵的證據是一件沾有柯林頓總統精液的藍色洋裝,陸文斯基原想把它留作紀念,沒想到卻留下了柯林頓總統的DNA證據。當化驗結果出爐,柯林頓總統不得不對全國發表講話,向人民道歉,承認自己和陸文斯基有不正常的私密關係。

      共和黨人對他提出了彈劾。柯林頓總統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二位被彈劾的總統。按照美國憲法規定,對總統的指控罪狀需在參議院進行審判,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威廉•倫奎斯特擔任主審法官,全部參議員作為陪審團,眾議院則派出十五名眾議員擔任檢察官。結果是,投贊成有罪票的參議員沒有超過半數;因此對柯林頓總統的不正常私密關係指控罪責不能成立。整個事件才終於落幕。

      陸文斯基評價柯林頓的自傳《我的生活》說:「他本來可以在書中說實話,但他沒有這樣做。他是一個歷史修正主義者,是一個撒謊的人。」

      在上過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理論課程之後,你會不會認為謊言和取巧的言論之間有所差別,說的是實話,但事實上卻誤導眾人有道德上的問題?

      邁克‧桑德爾(Michael J.Sandel)教授認為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回答會是「Yes」,這與造假不同,與謊言不同,誤導的真話至少對責任還是有所遵從的,而他對於責任的遵從,也就是讓這做法即使規避了事實,但依舊有道德上的正當性,這至少對尊嚴有所尊重,至少這小心的閃躲,尊重了道德規範,因為柯林頓總統其實可以完全的撒謊,但他並沒有,所以我認為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對這精心設計過的真話誤導,會認為至少其中有部分是尊重道德規範的,而在徹底的謊言中這種情況是不可能存在的,因此回歸上述逃避仇家追殺的案例,這部分是在於動機,「……是的,我希望殺人犯被我的誤導而跑向大賣場去找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他在我家裡找到我的朋友,這部份的結果是我不能控制的,但我能夠控制的是旁觀,並且尊重我尋求結果的方法,我希望這一切可以尊重道德規範來進行。」從這段邁克‧桑德爾(Michael J.Sandel)教授與同學間的討論,至少帶出了其中的關鍵,在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對於絕對型模式規範的概念中,到底關鍵為何?

     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相信,如果我們憑藉著良心自由選擇,那麼我們的道德規範保證會相同,也就是會得到同樣的道德結論。理性驅使的意志,當我想要有道德規範時,是理性掌握了我們的意志,和你選擇道德規範時是同樣的理性運作,這是為了你自己而做,因此也就是所謂的自律,我們每個人都為了自己做選擇,因我們全都是一個自律的個體,因此獲得同樣的道德規範,也就是所謂的絕對型模式規範。

 

 
第一組  明松
 
 
第一組108號張明松”正義第七課”讀書心得:102/07/27
    第七課延伸德國哲學家康德(Kant)的道德論,再導入美國哲學家羅爾斯(Rawls)由”無知之幕”所推演出我們在現今社會中所必須尊重的基本權利。全課分為兩個主題探討”A Lesson in Lying”和”A Deal is a Deal”。
    直接的謊言和誤導的真話在道德上是否有差別?康德可以接受誤導的真話,但反對謊言,即使是善意的謊言。康德看法”說真話是人對所有人應盡的義務,縱使說了真話會對說話者或其他人不利。”因為如果我們都認為說真話是普世價值之一,就不應該因人或目的而異。
    桑德爾老師在課堂上就謊言這個題目舉了數個例子,例如”殺人犯追到你家,問你是否見到你朋友?此時若朋友正躲在你家,你要如何回應?”又例如”柯林頓偷腥,他告訴美國人民他和實習生沒有性關係的說詞,你看法如何?”或者”有朋友送你一條領帶,而你並不喜歡,朋友卻問你喜歡否,你要如何回答?”這些例子都在說明謊言和誤導的真話有何區別。
    不過我個人看法:誤導的真話仍需要以善意為出發點,若只是要脫罪搪塞或強詞奪理則不易讓人苟同。只不過現今社會現象,尤其是政治人物和媒體,時常扮演誤導的角色,其所述說是謊言或真話,需要我們冷靜的觀察和深思。

    本課另一個主題討論社會契約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承諾要如何看待。有關社會契約,羅爾斯提出了無知之幕的假設:想像一下,我們都坐在一個無知之幕的後面,我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不知道種族、階級、膚色、性別、地位、貧富、年紀、健康與否、自己的強項或弱項…..,在此種情況下,我們所同意的規範才會符合正義原則,這就是假設性的社會契約。從你出生,我們都已經身處此假設性社會契約之下,因此你必須遵守你所居住社會環境的規範,不論你同意與否。
    至於一般性的契約要能夠徵求雙方面的同意(有自主性),並且互惠才是好契約。尤其雙方互利是重要條件,否則很難維持長久。在本課中桑德爾老師舉出數個雖已合意但不公平的例子討論,其中有"其兩個孩子互換棒球卡,哥哥由於年長,對於卡片價值有較多瞭解。故雖然兩兄弟彼此同意,作為父親角色的桑德爾老師仍會介入。”另一則”一老婦人被水電工要價五萬元修馬桶,雖然此婦人已同意,水電工仍是以詐欺罪被捕”,其他”休謨的房子未經同意被修理,修屋工要求付款”以及”桑德爾老師本人的修車經驗”都提供了契約執行的盲點和要件。
    不過就同意和互惠原則,可能有下列數種情形發生:
一、雙方同意,且雙方皆得到好處。此為最佳的契約結局,不論結果是否保證公平。
二、雙方同意,但好處差異大。(例如老婦人修馬桶;桑德爾老師兩個兒子互換棒球卡)
三、雙方同意,兩方都沒有得到好處。(例如桑德爾老師車子修理)
四、未經同意,但有一方得到好處。(例如休謨房子被修屋工自行修理)

    早期社會也許一句話、一個承諾就是一個堅定的契約,不必行之文字。不過社會進化至今,契約一定要有書面才可靠,有時即使有書面亦會出狀況,這是進步或是人性脆弱的顯現,或許見仁見智。
    對於一個事件若無法判斷其是否合乎道德,則可以將其想像為”社會契約初始締約狀態”來思考,如此可能會豁然開朗。正義課讓我們有機會深刻的思考道德和人性,確是一堂寶貴的課程。
 
 
 
 
 
第二組  嘉銘
 
最近社會上有兩個重大的正義議題:大埔拆遷案跟洪仲丘退伍前死亡案

只要住家被納入都市計畫道路用地,就只能選擇領補助,房子一定得拆,是這樣嗎?張家的居住權保障在哪?看完康德的理論,對功利主義,我開始產生了質疑

功利主義的講法是:為了苗栗的發展,為了解決縣府的負債,為了苗栗大多數人的幸福,大埔開發案是必須的;如果不執行拆除,縣府會違約,會賠錢,也會影響98%住戶及廠商的權益。為了大多數人的幸福,犧牲少數人的幸福,這樣是對的嗎?(就像書中說的:為了村民的幸福,被囚禁的孩子)

反對方也拿功利主義當理由:「今天你冷漠,不站出來,改天被拆的就是你家」,勸說人們為了整體社會的幸福,必須選擇站出來聲援4住戶

就康德的講法,強拆民屋之所以不道德,是因為把人民的房子當工具使用,房子只是開發案中一個需剷除的障礙,不在乎屋主的情感,沒把人當目的看待。

個人而言,洪案更令人氣憤,只因跟死者的個人恩怨,就可以整死人家?
透過這個案子我才清楚認識到,普世人權價值仍有照不到的角落,在這個服從至上的地方。軍檢偵辦過程更叫人生氣,什麼都可以不見,畫面不見了,大兵日記不見了,一副你們奈我何的樣子。深深的無力感之下,不免灰心的覺得「這世界還有正義嗎?」、「我該如何教導我的孩子?如何讓孩子對正義懷抱著希望呢?在自己都覺得沒有希望的時刻」
 
 
 
礙於篇幅,各講僅能精選心得數篇於此,更多學員心得請見2013愛團哈佛正義課學員心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