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正義講堂‎ > ‎正義講堂*‎ > ‎

2013正義課第三講精選心得分享

張貼者:2013年3月24日 上午7:2258期同學會   [ 已更新 2013年3月24日 上午7:24 ]
礙於篇幅,各講僅能精選心得數篇於此,更多學員心得請見2013愛團哈佛正義課學員心得
 
 
 
第一組  羅裕欽
 
這一講中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假設站在自由意志論者的立場,介紹了自由意志論者所認為的「重分配稅收政策」,亦即透過法律途徑向富人徵稅,再將這些財富分配給弱勢族群,他特別舉了一個例子來加以說明:誰是美國最有錢的人或說誰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沒錯,就是他,你猜對了嗎?他的財產淨值是多少?天曉得?數字一定非常龐大,還記得美國在克林頓(Clinton)總統主政時代,所發生有爭議的獻金案嗎?給了大筆政治獻金的富豪可以獲邀在白宮的林肯房中過夜?有人計算出來只要捐出兩萬五千美金以上就會被獲邀,就可以在林肯房過夜。而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財產適足以供他在往後的六萬六千年裡每晚都睡在林肯房裡。有人還計算過,你可知道他每小時可以賺多少嗎?根據推估,自從他創辦微軟之後,合理推算他應該每秒鐘就可以賺進一百五十美金。也就是說,如果他在上班時,不小心在街上看到一張百元美金鈔票,對他來說根本就不值得停下腳步去撿的。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會說,那麼有錢的人就應該讓政府強制抽稅,以滿足缺乏教育或是食物,或者是缺乏棲身之地的人們迫切的需要,因為,他們比任何一位富翁更需要這個。如果你是一個功利主義者,你會怎麼做?你會採用什麼樣的賦稅制度?你會一瞬間把財富重新分配,對嗎?因為你知道,如果是一個好的功利主義者只會取其所需的部分或許就能滿足了,對方可能根本不會注意到,但這將可以大幅提昇那些社會弱勢族群的福利和生活。但請記得,自由意志論者說,我們不能夠就這樣累加偏好和滿意度,我們得要尊重。如果他公平的賺錢,沒有違反任何人的權利,公平的獲得、公平的轉移,那麼強制課稅就是錯誤的,這就如同逼迫人民強制勞動一樣,這就是不正義的,這就是剝奪了他的權利,正是因為如此重分配才是錯誤的。這種論點對嗎?
      「道德」是個人自願地追求個人行為的最高準繩,它的標準愈高愈令人佩服、感動,而且別人沒什麼好反對的,但是它絕不可以具有對他人的強制性(譬如,你可以為了不忍殺生而素食,但不可以輕易將個人的道德判斷用來強制他人也要順從你的意志)。「倫理」則具有對他人的強制性,必須顧及現實上各種處境的差別,也必須顧及被規範之人其能力與條件的差別,因此一方面條件不能太苛,另一方面要顧慮到的問題層面之複雜遠遠超過思辯哲學所能涵蓋的範圍。譬如,你可以犧牲自己,但不可以強制別人跟你一起去死啊!
      把個人的「道德」問題跟公共領域的「倫理規範」混為一談的結果,往往同時導致個人道德的相對主義的無限上綱,以及肇生「倫理規範」的威權思想或社會達爾文主義的適者生存魔咒。
自由意志論者反對課稅就是「誤把個人道德與倫理規範混為一談」的典型。假如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資源可以無止盡地被人類開發運用,因而每一個人擁有的財產不管多寡,都不會影響到別人,那麼,自由意志論者「反對課稅」這個主張或許可以接受。問題是:地球的資源是有限的,我們台灣的資源更是少的可憐,每一個人的財富都在互相擠兌別人所享的社會資源。如果你住在某村落,安居樂業,有一天卻來了一堆有錢人,把土地、物價都炒作飆高,讓你現有的經濟能力無法支應而活不下去,你就不會再支持自由意志論了。在這樣的事實條件下,公共政策的制訂不得不認真去評估「誰得利,誰受害,利與害如何權衡相抵以斷優劣」的問題,於是孕育 「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的基本情境出現了。
      但是,要從公平正義的角度來談一個制度的運作,其中「誰是得利,誰是受害,利與害之間又如何權衡優劣」的問題,所牽涉到的問題範圍已不是傳統思辯哲學與倫理學所能有效涵蓋的範圍了。

..................................................................................................................................

第一組  張明松
 
第一組108號張明松”正義第三課”讀書心得:
       本課的主題”Free to choose”(自由選擇),敘說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可以依自己的意願選擇所要或所不要的一切。但在現今的社會和體制下,真的可以自由選擇嗎?
       自由意志論者認為”自由意志”就是”自由選擇的權利”,因此今日各國政府為了協助窮人而重新分配財產是錯誤的,也就是說國家不應該抽富人稅;國家也不應該強迫人民儲存退休金,因為那是家長式的立法。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自由意志決定處置自己財產的權利,而不是要求他必須道德式的付出。
       國家除了不應該有家長式立法外,也不該有道德式立法,至於重分配是一種強迫行為,必須盡量避免。但實際上今日全世界政府的運作,其立法精神免不了含有家長式、道德式立法,且政府也對其所屬人民強制抽稅,將財富重分配。這是對於自由意志者的諷刺,但也是無奈。
       自由選擇有其極限性,只要你是某個國家內的一分子,則你的一生不是什麼事都可以自由選擇的。不管願不願意,比爾蓋之必須繳稅,喬丹必須繳稅,你也是一樣必須納稅,必須交勞退金,必須遵守國家所訂定的一切法律規章,而不是由你自己決定要不要配合。因為你的生老病死都是在你所屬國家的大架構下進行。除非國家體制瓦解,你沒有充分選擇的自由。
       但沒有國家,真的是好嗎?如今我們所討論的正義,不論是功利主義的辯論,如何衡量幸福,或是生命的標價,以及本課的自由選擇,都和國家機制相關,因此正義的思辨必需考慮所存在的環境。
       以近日新聞事件”吳寶春先生報考新加坡大學EMBA”為例,由於國內規定報考EMBA需大專畢業,吳先生僅國中學歷,雖獲有世界麵包比賽冠軍頭銜,仍無法報考研究所。因此他轉求國外大學尋找機會,這是人之常情。想不到經媒體批露,引起馬總統關切,指示教育部應予重視。此事件引起正反意見,吳先生不希望因他而有”吳寶春條款”,但事實是教育部已火速修法,希望有技術證照或國際比賽名列前茅者,只要有意願,仍有機會繼續進修。
       此法雖因吳先生事件促使修法加速,然一旦通過,卻是造福那些學有專精仍想充實自我的各界人士。此種選擇的自由可能非吳寶春先生當初所能預見,未來若有機會,將選擇國內大學或新加坡大學進修,相信其自己會智慧的決定,我們不應強迫他選擇。
       本課選擇的自由雖以討論納稅、財富分配、社會福利等為主,但個人的自由選擇其實也可以加以涵蓋。例如在適當的情況下,給予孩子選擇的權利,是父母該有的認識;鼓勵學子勇於前進,選擇所愛,是師長需要的體認;培養員工主動表達,發揮自我,是長官或老闆應有的胸懷。只要願意,不論在人生哪個階段,你都可以有選擇的自由。即使一時挫折,你仍要努力去爭取,因為你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
 
第二組  張嘉銘
 
這一堂介紹「自由至上主義」,強調自我所有權,我屬於我自己,我擁有我的身體、我的生命、我的人,我的財產。

「重分配稅收政策」是對的嗎?自由論者認為侵犯個人的財產權,是種竊盜行為,我的財產歸我管,要不要幫助窮人我自己決定。
這個說法聽起來很誘人,但很多時候窮人正是富人造成的,華爾街的貪婪造成全世界的金融危機,個人比較支持功利主義幸福最大化,
強迫有錢人幫助窮人,可減少社會問題,提升社會幸福感。

政府對於個人自由的干涉程度如何拿捏是一個有趣的議題,要不要帶安全帽自己決定聽起來很合理,但這項政策的確減少很多傷亡,保障了人民的生命財產
安全,況且兒童安全可以交由父母自己決定嗎?強制兒童做汽座也是類似的情況,個人認同他們是「國家」的孩子,不是父母個人的。
賣腎案例主張腎是我的,要不要賣是我的自由,然而,個人出於短視近利、資訊不對等被騙或知識不足,做出錯誤的決定,政府該不該介入呢?
看過多起為了買iphone,賣掉了自己的腎臟,併發嚴重的後遺症,讓人民做出這樣的選擇自由,承受這樣的後果,是正確的嗎?
 .................................................................................................................................
 
 
第三組  劉春敏
自由意志主義者強烈反對限制公民的自由,也對任何限制了個人或雙方自願情況下之行為的法律表示不滿。「每一個人對於平等的基本自由之充分相適的
規則,都擁有相同的不可剝奪的權力,而這種規則與適於所有人的同樣的自由規制是相容的。」,只談論社會的利益,而不理會甚麼是個人的利益是徒然空談而無益…一項政府的措施,僅是一個個別的人或人人所執行的一個個別行動,可以被視為是與功利一致或受功利所支配,即該措施必須增加社群快樂之傾向更大於它必須減少快樂之傾向。

清大彭明輝部落格提到:
要談一個制度完整的「誰得利,誰受害,利與害如何相抵以斷優劣」的問題,所牽涉到的問題範圍已經涵蓋政治思想、社會學與經濟學,遠遠超出傳統思辯哲學與倫理學所能有效涵蓋的範圍。所有的主張之所以會被提出來,並且被後世傳習,必然有它吸引人的地方,以及它不足之處。所以,不要在讀完《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之後變成「結果主義者」或「自由意志論者」,而要在讀完之後發現很多觀看事物的「角度」與「觀點」。
也不要在讀完《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之後停留在「這世界上有很多種觀點,沒有一種是絕對的」這種粗淺的層次,而要深入去思索各種角度與觀點所照亮的「事實的一部份」,並且憑你的能力去將它們溝通、串連、縫補,在不同的事件、情境裡靈活地發現「事實最完整的面貌」,以便對每一單一事件做出「什麼是最好的抉擇」的判斷。

道德是個人自願地追求個人行為的最高準繩,但絕不具對他人的強制性,最近自己粗略探討環保素食的議題,且自己試行一段時間後,一位長者提醒我,不論葷食或素食皆有其專業的營養學與知識,不理解或者不方便依學理來攝取者,也各有其疾患。在這個雜食的社會,能堅持茹素者的毅力令人敬佩,不論是為了宗教或者發願或者愛地球都是受尊重的,有些茹素者無法與葷食者相處,這也過度,恐失了茹素的初心,也有些葷食者嘲弄素食者,卻也只是顯露自己對營養學與生態學的無知,但不論如何,互相的尊重與包容這個社會才會更有溫度更和諧。自己才恍如夢醒般的告知自己,一切自然隨緣即可。期能以自己的色肉身常持淨素心,為我們周身的有緣眾生,帶來更多的喜悅與溫暖。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