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正義講堂‎ > ‎正義講堂*‎ > ‎

2013正義課第五講精選心得分享

張貼者:2013年5月26日 下午6:5258期同學會   [ 已更新 2013年5月26日 下午6:55 ]
礙於篇幅,各講僅能精選心得數篇於此,更多學員心得請見2013愛團哈佛正義課學員心得
 
 
第一組  羅裕欽
 
     
        功利主義和自由主義的放任觀點均把國家兵役制度看成類似市場運作的一種體系。因此,邁克‧桑德爾(Michael J.Sandel)在本課程中想藉由第二章的功利主義和第三章的自由主義的放任觀點,試圖來剖析徵兵制、募兵制與美國內戰期間所採行的混合制之間的問題。

      如果你是一個自由主義者,那麼答案就非常明顯。認為徵兵制是一種不正義的制度,因為它具有強迫性,是一種奴役的形式。它暗示著政府統治著所屬的人民並且能夠依執政者所願的意向對待他們,包括強迫他們去打仗以及在戰場上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險。羅恩•保羅( Ron Paul )是美國共和黨的國會議員也是活躍的自由主義者,美伊戰爭期間他曾發表主張以反對恢復徵兵制來打伊拉克這場戰爭,他表示:「徵兵制有如一種奴役制度,這一點清晰而簡單。國會第13 次憲法修正案認定它是非法的,該修正案禁止非自願的束縛。入伍者可能會被敵人殺害,這使得徵兵制成為一種具有強迫性非常危險的奴役制。」

      然而,即使你並不認為徵兵制等同於奴役制度,你也可能基於這樣的理由而反對它:「它限制了人們的選擇自由,並因此而減少了總體幸福感。」這是一種反對徵兵制功利主義者所持的論點,他們認為,與一種允許花錢僱用替代者的制度相比較,徵兵制阻止了人們相互交換便利,從而減少了人們各取所需的福利。如果安德魯•卡內基和他的替代者兩人都在自由意願下想做一筆交易,那麼,我們有什麼理由來阻止他們這麼做呢?達成交換的自由似乎增加了每一方的利益,而不損害任何一方的功利。因此,對於功利主義者所持的理由來說,美國內戰期間所採行的混合制要比純粹的徵兵制度來的更好。

      我們很容易就能明白,功利主義者的觀念會如何支持市場的推理。如果你認為,一次自願的交換使雙方都更好,而不傷害任何一個人,那麼你就有一個很好的功利主義的理由,任由市場價值來作出裁定。
      如果我們現在來比較美國內戰時期所採行的混合制與募兵制度的話,那麼我們就能明白這一點。那些為被徵召入伍者花錢僱用替代者作辯護的邏輯,同樣也可以為一種完全市場化的解決方式作論證:如果你準備讓人們僱用替代者,那為什麼還要實施徵召作業呢?為什麼不直接透過人力勞動力市場來召募士兵﹖如此不但可以簡化兵員需求作業,又可以維護被徵召者與替代者之間的最大利益呢? ——設定任何必要的條件、薪資和福利來吸引所需士兵的數量和素質,並且讓人們自己選擇是否接受這個工作。沒有人被強迫違背自己的意願而服兵役,那些想要服兵役的人們可以多方蒐集相關訊息或聽聽各方的意見,幫助自己能夠考慮清楚,以判斷出軍事服務是否比選擇其它行業更好。

      因此,從功利主義的角度來看,募兵制度似乎是三種兵役制度中最好的一個選擇。它讓人們根據自由意志和政府所提供的條件、薪資與福利自由地選擇加入軍旅生涯,這就使得讓他們覺得只有服務於軍事體系中才能夠使他們的利益得到最大化,他們才願意真心地投入軍旅當中。那些不想服兵役的人也不必遭受以下這一功利觀點的損失:「亦即違背他們的意願而被迫服兵役。 」

      我們現在換個角度來思考一下,另一種功利主義者可能會反對說,募兵制度比徵兵制度所需投資金額會更昂貴。為了吸引所需要士兵的數量和素質,政府所支付的薪資和福利,就必須比徵召入伍的兵員所需花費要來的高。因此,這一類的功利主義者可能會擔心,因募兵制召募入伍而獲得更高報酬的士兵們所增加的幸福感,會被那些為支撐此兵役制度須支付更多稅金的納稅人的不幸福感所抵消掉。

      然而,這種反駁並不能令人完全信服,尤其當被選項是徵兵制度(無論是否可以僱用替代者)的時候。基於功利主義的理由而堅持以下這些觀念是非常奇怪的—亦即認為納稅人為政府的其他服務(如警察和消防員)所支付的各種花費應該降低,代價是強迫任意選出的人以低於市場價的報酬去執行這些任務;或者高速公路的維修費用應該降低,代價是要求一部分由抽籤選出來的納稅人自己去做這份工作或僱用他人去做。由這種強制性的方式而產生的不幸福很可能會超過納稅人為支付更便宜的政府服務而獲得的利益。

      因此,從自由主義和功利主義這兩種推理方式來看,募兵制度似乎是最好的,美國內戰期間那種混合的制度位列第二,而徵兵制是軍事服務分配中最不可取的方式。

您的觀感如何呢?
 
 
 
第一組  蔡爵穗
 
 
 
        這堂課主要提到兩個概念,兵役(徵兵、募兵或混合)及代理孕母(出售孩子)。
不管從自由至上主義或是功利主義去推論,募兵制似乎都是最佳的方案,因為徵兵制是一種強制的兵役制度,限制人民的人身自由,而透過市場募兵,似乎對交易雙方都有利。站在一個母親的角度來說,如果我經濟富裕,我當然支持募兵制,因為我不需要為了金錢、為了生活而送孩子上戰場,甚至我可以飛到更安全的國家,過自己的安穩生活。但如果我經濟拮据呢?我是否會對現實低頭?我是否會為了家中嗷嗷待哺的孩子,而讓比較大的孩子去從軍?自由市場並非全然自由,因為我們本就站在不同的起點,若非環境所逼,誰希望讓孩子涉入險境?或是,為了公平起見,不如支持徵兵制,畢竟捍衛國家的安全是全民的責任與義務,富人不能置身事外,義務不能透過公開市場販售!是的,我發現自己其實是比較偏向徵兵制的,至少它讓我感覺比較公平,雖然我知道沒有絕對的公平。
        而關於捐贈精子、捐贈卵子及代理孕母等相關議題,在課堂上引起非常多的討論,其中一位Vivan同學的發言讓我印象最為深刻。她提及自己的哥哥就是一個精子捐贈者,哥哥對自己的小孩並沒有特別的情感聯繫,他並不會特別愛這個孩子,從這個經驗,Vivan認為母親和孩子的牽絆,與父親和孩子之間的牽絆是不同的。是的,單就這點來說,我同意Vivan的看法,正如她所言,一個母親耗費九個月的時間投資,和一名男子進入精子銀行看著A片把精子存入杯中,這兩者是無法相提並論的。但是,如果代孕者懷裡的孩子,其卵子是來自於他人而非自己呢?如果只是單純出售自己的生育能力,那代孕者對腹中胎兒的情感聯繫是不是會少一點?如果會,那引發我們反覆思量的點又在哪裡?從功利主義來看,商業代孕讓渴求孩子的父母得到孩子,讓經濟弱勢的婦女得到還算不錯的「工資」,怎麼看都是有助於提昇整體社會的福祉啊!為什麼我們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呢?是道德議題考量嗎?代孕契約是不是等同於視小孩為商品,視女性為工廠呢?這對孩子和女性來說,是不是也一種辱格呢?是不是有某些事物不該用金錢購買,不管買賣雙方有沒有共識?因為這些事物的本身的價值遠高於所謂的利用過程,無法以金錢衡量?代孕契約到底符不符合正義?是不是應該被強制執行?是不是應該被開放,端視你從哪一個面向切入討論吧!
 
 
 
第二組  翁瑞玲
“這引發課堂上關於戰爭和徵兵的辯論。
試著思考三個美國政府的政策,可能採用來處理這狀況的政策,
以便解決無法達到招募人數的挑戰。
第一個解決方案:增加薪水和福利,吸引足夠多的士兵加入。
解決方案二:改換成徵兵體系,舉行抽籤,誰代表的數字被抽到,就得去伊拉克作戰。解決方案三:外包雇用世界各地符合資格的人們,雇用那些符合資格,有意願,擅長作戰,傳統上被稱為傭兵的人們,使用目前的預算和薪水。讓我們簡單的投個票,有多少人支持提高薪資?絕大部分人。有多少人支持開始徵兵制?教室內可能有幾十個人支持徵兵制。外包的解決方案呢?可能有二、三十位。”

課堂上的學生 大部分都認為只要付出市場認可的費用
就會有人願意加入軍方 也就是等於 {生命是可以用錢來衡量的}
所謂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雖然對低收不公平 因為無法用金錢找到替代者
但有錢人的錢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而是他們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
世上沒有全然的公平 因為每個人的努力不同 而人們想要怎麼收穫 就先要怎麼栽

“法院認為這共識的資訊不足,「在合約中,生母簽署合約時,是在她知道自己和孩子之間感情牽絆前,她並非在資訊充足的狀況下自願簽訂合約,由於這是在嬰兒出生前,所以資訊的確不足。」這是法院的看法。”

這樣的判決真的讓我有震驚到 何謂非資訊充足??
如果是因為時間差 就可以否決掉先前簽訂的合約
那是不是等孩子生下來後 一手交錢一手交孩子
這樣問題是否就可以迎刃而解
但如果商業行為也用相同模式 那跑路的應該會很多
因為廠商不再事先付訂金 加工廠隨時都有停工的危機
如廠商不需要又不支付費用 那成品宛如廢物 所花的時間和金錢都白費

對法院來說每個行為都有不一樣的共識及規範
所以要簽合約需要有專業人士的存在 因此”律師”就很重要了~^^

“是不是有某些事物不該用金錢購買,不僅單純的因為共識有誤,
而是因為某些事物的價值遠高於所謂的利用過程”

天地萬物用金錢購買與否 只有當事人同不同意接受雙方開出的條件
如果只因共識有誤 將”誤”釐清後 是不是就應該履行這個共識

一般來說通常會有糾紛 都是因為履行承諾的過程中
所付出的精力或金錢大於之前所預計的 覺得不值得再為這個共識付出更多
因為收到的報酬比預計的還要少 就會有毀約或想再重新談條件之意

反之 如得到的比預計的還要多 所有不好的狀況都不會發生
當事人還會更加努力完成 甚至做比 “先前的共識” 還要更好的結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