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正義講堂‎ > ‎正義講堂*‎ > ‎

2013正義課第一講精選心得分享

張貼者:2013年1月27日 下午10:46網管20187   [ 已更新 2013年2月22日 下午7:58 ]
 礙於篇幅,各講僅能精選心得數篇於此,更多學員心得請見2013愛團哈佛正義課學員心得

第一組張明松

第一組108號張明松”正義第一課”讀書心得:
本課開場就將道德推論成兩派:
首先一派是結果論的道德推論者(Consequentialist),他們認為任何是非對錯都是取決於最後結果。如果對於最多數人是好的、幸福的,即使造成少數人傷害仍是可接受的。此就是邊沁所主張的”功利主義”。
另一派是分類型的道德推論者(Categorical),他們認為不該只關注後果,有些權利義務必須得到尊重,不是對多數人有利就是好的。
第一課並舉數個例子陳述正義及道德,例如電車問題、器官捐贈、Mignonette船難事件等等,何者正確?何者錯誤?非當事人實在難以抉擇。觀賞閱讀畢此課時,正巧國內剛發生山難事件,情形如下:
雲林縣北港鎮民陳秀寬與其他3名山友,去年12月30日挑戰花蓮「畢羊縱走」,由於氣候轉變,陳員身體失溫無法行動,三位同行夥伴亦身體虛弱,無法照顧陳員,不得已逕行下山求救,獨留陳員一人在山上,以致發生山難而亡。此事件皆直指該三名山友不應丟下陳員一人,他們都有遺棄之嫌,目前司法尚在處置。
如果我是三名山友之一,我是否會勉強留下來照顧陳員?即使可能自己亦有失溫風險。又或者我就是陳員,我會懇求夥伴留下來陪我嗎?再假使陳員已發現自己無法支撐,為免拖累夥伴,請他們還有體力時快下山,此時三位山友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離去嗎?

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何者最合適會隨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界定。是結果論好?或是個別權利義務重要?誰才是正確的,標準為何?正義這堂課帶給我們從各種角度去思考,這是一堂十分值得學習的課程。

第二組張嘉銘

正義課 第一講 嘉銘心得
受傳統教育的我,是個「乖」學生,老師說背起來,我就乖乖的背,「背書多一點」的典型例子。因為這樣,我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很容易相信別人的話,不去質疑。別人問我問題時,會拿他人的想法來回答(像是大家都這麼認為..),被追問你認為呢?我講不出自己的想法。雖然大家都說獨立思考很重要,當時也不以為意,直到孩子的出生(2010)。當我自問,想培養孩子什麼能力,我寫上了「獨立思考」,但我問自己,沒有獨立思考的我,怎麼教出有思考能力的孩子呢?此時,我才開始「想」訓練思辨能力。然而,點燃這把火的是志工培訓課程講師-幸佳慧,她讓我知道,為了給孩子們一個更美好的台灣,我必須站出來,必須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公民,必須培養自己的思辦能力,必須對發生在台灣的事件有所行動,這一切,不是為己,都是為了下一代。

回到SANDEL「殺一救五」的討論,如果我是火車駕駛或急診醫生,我選擇犧牲一個救五個,理由只是「這是社會認可的事,大家會原諒我的」。不推胖子、不取健康的內臟進行移植的理由也是「做這種事,我會被關,社會也會唾棄我」,覺得自己不能這樣做,覺得有罪惡感,但卻講不出為什麼。我用社會多數的價值觀來做選擇,選擇對自己最安全的作法,而不是出於自己的判斷。

海上事件,一開始的假設,我是陪審團的話會覺得有罪,被害人沒有同意你取他的性命,但也能理解在哪種狀況下只能這樣做。如果我是船上成員,我比較像Brooks,不贊成殺Parker,也不敢投票,因為我不想死,但也不敢阻止船長這樣做,怕死的人是我。人殺了之後,我會吃嗎?我會先等待下一隻海龜的出現,萬一餓到不行時,我想我會吃,為了家人我必須活著回去

討論到合意或有人選擇犧牲,是否就沒有道德問題,讓我想起最近發生的兩件事:「不堪長期照顧,殺了病母的兒子」與「不願連累子女,選擇服農業自殺的雙親」。第一個案件雖然大家同情他,但顯然「殺親母」違反傳統的價值觀。第二個案件,父母選擇自我犧牲,多數人似乎就可以接受,不太會去責怪子女。如果第一個案子是病母不忍兒子疲累,自行了斷,道德上是否就是正確?為什麼「一個本來錯誤的行為在加上合意的行為後,就變得道德上可以接受了」,期待下一堂課。

第一組羅裕欽

「正義」非單一價值,不同的立場會得出不同的結論,過去談論的正義,大都局限於單一思考的「絕對正義」。「古典正義」係源於美德;「現代正義」卻從自由出發,即你可以定義你的正義。但正義背後必然牽扯到自身的價值考量亦或稱為「道德觀」,而人們的道德觀往往難有一致性原則可以依循,常因不同的人事物或情境脈絡,各有各的不同價值觀,甚至發生原則間彼此矛盾的情況。--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

暢銷書《正義》作者、哈佛大學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是一位全世界最知名、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哲學家,全球粉絲上千萬,他的著作已被翻譯成11種外國語言,其演講主題包括了民主、自由主義、生物倫理、全球化和正義。這位以互動式教學來啟發道德思辨的哈佛名師,正以蝴蝶效應般的感染力,煽起一把把新思潮的火苗,向全世界擴散中。

本課程旨在幫助我們對日常生活中都會面臨的道德決定,以更加審慎的態度來刺激我們批判性的思維。在這課程系列中,桑德爾(Sandel)以非常艱難的困境挑戰我們的道德思想,並詢問我們對於「應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看法與選擇加以檢視。然後他在新的接續狀況下要我們兩相比較後判斷我們的答案。結果往往令人驚訝不已,顯示出行為本身的道德品質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的。

就像在這第一課中,桑德爾教授提出的電車問題,就可以發現正義沒有絕對,一個所謂「對的」決定,只要情境稍有不同,整個思維方向就可能完全逆轉,究竟要如何抉擇?你會讓失控的電車轉向去撞死一個人來拯救五個人嗎?或者是推一個人摔落到鐵軌上來阻止電車行進呢? 再者第二個狀況中,殺死一個人用他健康的器官來救活其他五個人是道德的嗎? 為什麼? 諸如等等。

桑德爾認為:「道德思辨是如此令人難以決斷的,人們只能藉由跳脫思考框架才能走出這種苦惱。」因此,藉由這些矛盾的觀點來磨鍊我們的自我道德信念,給予我們更明確的道德觀,使我們更能理解在整個人際間、社會上,乃至於整個國家或國與國之間中所遇到的不同意見。

就像丹尼爾巴爾茲(Daniel Barnz)執導,維奧拉戴維斯(Viola Davis)、瑪姬賈倫荷(Maggie Gyllenhaal)、荷莉杭特(Holly Hunter)所主演的永不放棄(Won’t Back Down )這部電影,其劇情描寫潔美(瑪姬賈倫荷飾)是一個弱勢的單親媽媽,平時辛勤的工作著,努力靠著一己之力希望給女兒最好的教育,但是她女兒只因為有些微的語言障礙,在學校並未受到師長們應有的愛、對待與包容,老師不僅嘲笑她,甚至是漠視她的存在。同校的女教師諾娜(維奧拉戴維斯飾)對於教育事業擁有十足的熱情,但隨著教學時間與經驗的累積,授課越趨成熟,卻因現實環境的磨礪,熱情反而逐漸遞減;諾娜心中也有一個痛。就是她所鍾愛的兒子也有學習上的障礙,而整個政府的教育系統並沒有辦法滿足她兒子的學習需求。

一個是經濟能力平平且毫無背景的單親媽媽,一個是教育系統下站在教育最前線的教師;兩人都很愛自己的孩子,更確信「愛是推動義舉的原動力」,一致認為在教育上,他們都應得到該有的愛、尊重與受教權,而不是在嘲笑、譏諷中被無情的現實環境給犧牲了。於是乎,這兩位媽媽便勇敢攜手發起了推動教改的行動,她們奮力對抗整個龐大、顢頇、僵化的教育官僚體制;過程中有人冷眼旁觀,有人支持;也有人嗤之以鼻,有人則以實際行動力挺。

在孩子教育的這條道路上,老師、家長從不缺席。但是,在現實主流的教育環境下,許多被升學、成績、分數貶低、漠視、遺棄的孩子們,每一個其實都擁有獨特且無可取代的天賦潛能,惟重點是,我們所處的教育環境是否能夠友善的接納、包容並支持這些孩子?很多不正義的事情,其實大家都知道,但之所以正義無法伸張而錯誤持續橫行,就是因為社會大眾的「漠視」、「習以為常」才成為教育蠹政的幫凶。你以為大家慣性思維下的事情,就一定是正確的嗎?你以為身為弱勢者,就應該忍辱偷生委曲求全嗎?在”Won’t back down”的信念下,弱者,不該認為自己不能爭取到應有的權利,旁觀者,不該認為自己可以事不關己而袖手旁觀。

須知,黑夜過後太陽必定會再度升起,屆時世界將因你的努力而改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