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 ‎正義講堂‎ > ‎正義講堂*‎ > ‎

2013正義課第二講精選心得分享

張貼者:2013年2月22日 下午9:07網管20187   [ 58期同學會 已於 2013年2月25日 上午1:13 更新 ]
礙於篇幅,各講僅能精選心得數篇於此,更多學員心得請見2013愛團哈佛正義課學員心得

第一組  羅裕欽

這一講中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提出了一些當代實際以人類生命來訂定金錢價的損益分析,以及如何衡量快樂等案例與學生們共同來場道德觀的思辯。在這些案例中一致都提到了「最大數量最大利益」之功利主義邏輯的觀念。
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即效益主義,是道德哲學(倫理學)中的一個理論。提倡追求「最大數量最大利益」(Maximum Happiness)。主要的代表哲學家有約翰史都華米爾(John Stuart Mill)、傑瑞米邊沁(Jeremy Bentham)等。
功利主義認為人應該做出能達到「最大善」的行為,所謂最大善的計算則必須依靠此行為所涉及的每個個體之苦樂感覺的總和,其中每個個體都被視為具有相同份量,且快樂與痛苦是能夠以金錢數值化來換算的,痛苦僅是「負的快樂」。不同於一般的倫理學說,功利主義不考慮一個人行為的動機與手段,僅考慮一個行為的結果對最大數量最大利益的影響。能增加最大數量最大利益的即是善、即是好的;反之則為惡、則是壞的。邊沁和米爾都認為:人類的行為完全以快樂和痛苦為動機。米爾認為:人類行為的唯一目的是求得幸福,所以對促進幸福的一切行為就成為判斷一個人最大數量最大利益的標準。
越多人的越大福祉就越是正確的,這種論點能說服所有人嗎?那些居於少數的人又該何去何從?這對社會弱勢族群是非常不公平的,他們根本沒能力與辦法來表示及保護他們應得的利益。在這課中所提到的:「人命可以用金錢數字衡量其價值嗎?」非常值得我們來場思辯。
1970年代,福特汽車公司曾產製一款Pinto的小型房車,當時非常受到一般民眾的青睞,但是它的油箱設計有很大的問題,因為它裝置在車身後方,所以一旦遭到後方來車撞擊,油箱就會爆炸起火,造成駕駛與乘客的死傷。因此,所有購買此車的消費者決定要上法庭對福特公司提出控訴,福特公司在法庭攻防答辯指控交鋒的過程中,任誰都沒有想到福特公司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這款車子油箱設計上的嚴重缺陷,甚至還為此早預做了損益分析,其分析評估如下:
如果為了增進Pinto的安全性,而加裝了特殊的安全防護盾來保護油箱避免爆炸起火,他們所做的損益分析得出,若每輛這款車子都加裝此項安全裝置,如此一來每輛車需再增加十一美金的零件成本。而就當時福特公司已在全世界製造賣出了一千兩百五十萬輛這款車子,也就是說這項改善安全設施所需要花費的總金額將高達一億三千七百萬美金。
接著他們還提出了若把這些錢都花在車子事故理賠上的效益評估,算出了約會有一百八十人死亡,他們估計每個人的死亡理賠約值二十萬美金,然後一百八十人受傷,每人可獲得約六萬七千美金的理賠金額,以及約兩千輛沒有加裝安全裝置而撞毀的車輛每輛可獲得約七百美金的理賠,所以綜合得出的損益是四千九百五十萬美金,與一億三千七百萬美金比起來可以省下八千七百五十餘萬美金,於是他們決定不加裝這個裝置。
當福特公司在法庭上呈遞出這份損益分析備忘錄時,著實讓陪審團均大為震驚,認為他們根本就是只為賺錢而罔顧人命安全,非常不應該。因此,一致要求法官對福特汽車公司作出巨額賠款的判決。
從這件案例來看,它算不算是功利主義計算的反例呢?因為福特汽車公司把人命價值以金錢計算來推估,試想誰會想要替這個罔顧人命的損益分析辯護?誰又能提出強而有力的辯護理由?或者你覺得這完全摧毀了功利主義的運算方式?

將人類的生命於予金錢數值化,就會得到上述類似的結果,面對巨大經濟利益的誘惑,最後卻換來巨額賠款的判決,這難道還不能代表試著用金錢來表達人類生命價值的觀念是錯誤的嗎?

 

.....................................................................................................................................................................................................................................

 

第二組  翁瑞玲

Bentham的功利主義=利益最大化=損益分析
這讓我想到十幾年前的一位至親死於車禍
卻因舅舅的一句話 人死不能復生 現在也只剩要求對方賠償
霎那間好像突然領悟到世間殘忍的事實
而一切的一切 真的就是用金錢來衡量的
在工作上的錯誤 幾乎也是都用錢來解決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 便在心中烙下了印記
哇嗚~我好像是功利主義者@@”

任何人都可以欣賞辛普森家族 但我認為要欣賞莎士比亞需要通過教育

幸福課的第四課 Tel教授所說的 准許為人(我之前的感想~^^)
"准許自己為人 從出生的那一刻起 BB不就是這樣 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
曾幾何時 我們開始被教導的像個紳士淑女
在什麼場合 應該要有什麼行為

漸漸的迷失自己 何謂是自己 自己原本是什麼樣子
早已蕩然無存…..."

我們一出生家庭教育 教導我們甚麼可以 甚麼不可以

求學期間 老師和同儕 讓我們了解 少數服從多數

就業時 社會上的前輩 讓我們知道 只有服從
沒有理由

好像只有在幼兒時才能完整發揮 "准許為人" 這句話的最高旨意
死人對活人有甚麼利益?? 他說其中一個方法是讓自己的屍體可以被解剖學研究
大愛台有播過 很多慈濟人 幾乎都有簽屬同意 目前最為人知的器官捐贈
如因病而無法器捐的 就是讓醫生教授進行解剖順便教學

因此台灣的醫術研究 在國際上也是有所貢獻
我以台灣人為榮~^^

 

....................................................................................................................................................................................................................................

 

第三組  劉春敏

正義 第二講 心得報告
1部分以當代案例中將人類生命訂價的損益分析,引起一些對於尋求「最大數量最大利益」之功利主義邏輯的反對意見,是否有可能累積所有價值並轉換成金錢估價來比較?
2部分-如何衡量快樂:功利主義哲學家J. S. Mill主張尋求「最大數量最大利益」可兼容保護個體權利,並在此功利主義中納入­崇高和低下快樂之間的差異。

物化人類的生命價值應該就沒有道德或是利益可言,生命個體有價碼?那法律道德也有數字?教授刻意的將討論轉移到利益較大化是可以接受的,畢竟利益較大­話就是功利主義的核心之一。
如果任何事都按照功利主義去看,很容易會出現­一個典型的症狀,就是所謂的〝多數暴力〞,也就是說,一件不符合­道德的決定,在經過一個"合意"的行為或者說是手段後,這個原本不符合道德的決定,是否可以被接受??

最後~選出現存的選擇下做出較其他、更好的選擇,即是機會成本的概念。

一旦以人的價值做為討論時,於心不忍與婦人之仁的我,常常會出現最尊重人的態度,換個角度~讓我設身處地預想,如果有天被綁架的是我的至親,一旦警方捉到嫌疑犯時,我還能持續一貫訴求的理性與尊重來對待嫌疑犯?不施壓警方以暴力獲取線索營救人質?我的處理方式能像課堂討論的理性?難!
又如經濟發展與環保永續的議題中,正反兩方激辯論述的議題〝核四廠建或不建〞,這些如滾雪球般膨脹的焦點,似乎說明未來專業理論、溝通協調與民主政治,甚至是司法體系等,需要公民建構獨立思考的能力,深入研討也充分溝通理解,以做出明確判斷取得更好的選擇。

 

........................................................................................................................................................................................................................................

 

第四組  李敏秀

第二講 心得報告

凡生活中發生的種種事件,都值得讓我們去探討或省思;若能深入思考,而有更深層的想法,想必我們會因事件而帶來更宏觀的視野且增長的智慧,不論你是否為當事者。當事件是涉及道德感時,我們又是抱持何種的態度或看法?雖道德問題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但矛盾的觀點磨練了「自我的觀念」,而給予我們更明確的道德觀。
綜觀近年的社會事件,無論是個人或公司、團體或政府皆有層出不窮的問題,譬若塑化劑事件、校園的霸凌事件或開車禁用手機或建蓋核能廠等,在面對處理時,我們要用何種的思維角度來看待,尤其背後牽扯到身家、性命的安危,其價值的定義何在?各人都有其看法。但能否將「生命訂價」來做損益分析呢?在此當下,我們如何做出抉擇呢?
Jeremy Bentham
的功利主義中心思想,不論是個人或政治的道德判斷,「道德的最高準則」是追求福祉最大化,即「利益最大化」;通常會以損益分析之名為之,且牽扯到「價值定義」,即利益和耗費的代價是以金錢計價,並為了「整體公眾利益」選擇獲得的總幸福勝過痛苦。而其中重要關鍵是幸福或是痛苦的強度和長度,且不管人們的偏好為何,皆需納入考慮。
但人們對功利主義提出二種反對意見,第一種認為功利主義以最多人利益最大化為出發點,因此沒有尊重個人或少數權利。第二個反對的理由,是挑戰整個累積的利益或對價值的偏好,質疑是否所有的價值都可以轉成同一個單位的度量衡(金錢估價),是否所有的價值皆可毫無損失的轉換,至少會讓我們開始思索,尤其是攸關個人經驗的問題。
晚期的功利主義學者John Stuart Mill,將功利主義納入人性的考慮,包含了個體的權利及崇高和低下的快樂(缺乏道德的快樂)間的差異。功利(人們對事物的慾望)是道德的唯一標準,以功利主義為基礎的正義是主要部分,是所有道德最重要的維繫關鍵。
所謂的正義是某些道德需求的名稱,因為是社會集體利益,所以位階較高,有更高的強制性。一旦考慮了人類更長遠的利益,即我們全部向前進的目標,若執行正義,社會整體將會變得更好?就如目前我們最關心的核能問題;為了地球氣候異常,溫室氣體的減排已成為全球最夯的議題,故推動再生能源與節能減碳浪潮中,核能再受全球重視。故反核或廢核的省思,又會讓我們看到什麼,而會採取何種的策略與立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