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你一輩子--教養篇 /張雪蘭

張貼者:2020年5月11日 上午8:42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20年5月27日 下午10:32 ]

二十年前在母親節的前二天,我身上別著34朵康乃馨從校園走出,站在馬路口等穿越的紅綠燈號誌時,五月和煦的陽光灑落在我身上,頓感自己閃閃發亮,那一刻我堅信自己從沒有如此美麗過;再美的花都比不過這些孩子們親手製作的康乃馨,以及夾雜注音符號的字條更讓我感動與喜愛了。

那一個多了33個孩子的母親節,一直是我最初的感動。二十年來,三十幾個孩子的童顏與稚語,始終深植在心中,在學校或是在愛團擔任志工,每每想起孩子們純真無邪的的笑靨,我都願意為更多的孩子持續走下去。


跟在一匹奔馳的野馬後面狂追的母親


老大上大學那年,遇見他小學高年級導師,她詢問孩子狀況後,笑著問我:「媽媽有沒有覺得以前都白擔心了?」

噹噹噹……一語中的!鐘聲敲起了過往的記憶~


送三歲半的孩子上幼稚園的第一天,看著一群小小孩排隊在小操場升旗,好感動!心中舒了一口氣:「終於把這個小惡魔送上學,真好!從此有老師幫忙分攤調教。」沒想到這口氣舒了太早,這才是惡夢剛剛的開始而已。

孩子有了更大的活動、跑跳空間,更是如魚得水;每天接小孩總是會聽到老師訴說他一大串的「豐功偉績」,老師一個不留神他咻一下爬上國旗杆、小圍牆,上課前偷偷的堵住洗手台的孔,使得小操場淹水……諸如此類不勝枚舉。有一次去接他回家,突然擠過來一堆孩子,嚇我一大跳,原來孩子們爭先恐後、七嘴八舌的告狀。


有了幼稚園幾年的經驗,上小學時我已經不再抱持樂觀了,果然「怕什麼來什麼」,開學不到一週,某天在朝會時間一進入校園,就聽到訓導主任透過麥克風傳來的聲音:「不要像那個一年級的,把同學的頭打破,流一堆血……」當下真是無地自容。

沒錯!闖禍的就是老大,二個天真的孩子在一棵樹下玩,抬頭看到樹上的果實很想要摘下來玩;一個要爬到樹上摘,一個說那樹幹直直的沒分枝無法爬,拿石頭往上丟想要把果實丟下來,另一個連忙跑到樹下接……悲劇就這樣發生了,沒接到果實,頭剛好被掉下來的小石頭打到,縫了好幾針。


買禮盒,帶著孩子一一到同學家道歉的日子,就這麼展開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希望孩子能從事件當中學會勇於認錯、負起責任。大大小小的衝撞事件層出不窮,有差點骨折的、差點腦震盪的……看到一個個因為愛跟兒子玩,或是無辜波及而受傷的孩子,我的心真是筆墨難以形容;每一位母親都希望孩子平平安安長大,將心比心,我能體會每一位帶著傷回家的孩子,他們媽媽心中的不捨,有一次我甚至痛心疾首的跟老師表示:「我真的寧可受傷的是自己的孩子。」


對於上學這件事,我唯一的期望只有孩子快快樂樂到學校,擁有一個歡樂童年;孩子不僅朝著我的期望走,還朝向太快樂、太奔放、太無拘無束的方向發展!

人家是牽著一隻蝸牛慢慢散步,我卻是跟在一匹失控的野馬後面狂追,永遠跟不上他闖禍的速度……我沒有時間聞花香、沒有雅興聽鳥語,只能緊緊跟在後頭氣喘吁吁地收拾殘局……(請參考張文亮先生的「牽著一隻蝸牛去散步」,孩子幼稚園老師特地從當年的某雜誌剪下來護貝送給我。)

我每天都在擔心會接到老師的電話,害怕孩子在學校又闖出什麼意想不到的狀況;我時刻都在調適心理,希望當聽到孩子千奇百怪的狀況時,能夠色不變、目不瞬。


孩子中年級老師是位年輕男老師,有一次他很真誠的告訴我,他希望他的學生都能快樂學習,因為他的童年非常不快樂,身為老師的母親對他的管教非常嚴厲,課業成績要求也非常高;男孩子難免有時候會調皮搗蛋,他卻不被容許,因為這樣會讓母親在同事前丟臉,導師也因為要對同為同事的他母親交代,所以對他特別嚴格。


我想:有一天我的孩子也會這麼大,如果他在那時也對我說,他的童年因為我的關係非常不快樂,那將會是多麼讓我痛心又彌補不了的憾事啊!所以更堅定我讓孩子快樂成長,擁有快樂童年的心。


傻人有傻福,老大遇到的都是特別能包容、喜歡他的導師,就這樣傻傻地過關斬將,快樂得不得了的畢了業;到了國中,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居然遇到全校要求常規最嚴格的導師。從聯絡簿第一次留言「請家長到校察看貴子弟上課情況」開始,從此我成了導師室的常客……


那時我常常質疑自己一直以來的教養心態,甚至開始「懷疑人生」……不然孩子怎麼會如此特立獨行、無法循規蹈矩呢?雖然老師曾經坦言,也不是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就只是愛玩,常玩過頭了觸犯校規。為了不讓孩子他日觸犯法律,我也只能硬起心腸跟老師站在同一線上,但他的快樂童年仍然比其他人多了三年。


不補習? 孩子,我挺你


相較於老大不斷「惹禍生事」,老二在校不僅乖巧守規矩、認真學習、成績優異,難得的是小小年紀就有同理心、願意幫助同學,幾乎所有任課老師都稱讚連連。


在老二小三時,有次在穿堂遇到自然老師,他說:「恭喜!這次月考,孩子還是全年級唯一一個考一百分的。」說真的,長久看著老大慘不忍睹的考試分數,那時我心中第一次興起小小的「竊喜」,但隨即響起警鐘:這是屬於媽媽的「虛榮心」。孩子沒有必要因為父母的要求來表現,他可以選擇他想要的成長方式,成為他想要成為的那種人。


老二在國一寒假的一個醫學營結束之後說:「您將來絕對不能逼我學醫,因為我不敢解剖青蛙。」可惜了!屬於媽媽的虛榮心有了點小小的失望;然後在送出高中第一志願學校申請書之前,他再次聲明:「我即使是考了全校最後一名,您也不能逼我去補習。」就如同他國三為了不留夜自習,要我寫同意書告訴老師他已經有補習了;我明白表示我可以簽同意書,同意他可以不留。但是明明沒有補習,不能「說謊」欺騙老師。我也信守承諾,即使是差不多是全校倒數的名次,也沒有讓他補習。


支持並成就每一個孩子 可以做得到


結婚第四年才生下第一個孩子,曾經半年多的時間在醫院掛不孕門診;我一直提醒自己:是否能不忘最初的期盼?不孕時只求能有個孩子,懷孕時只求孩子健健康康出生,孩子誕生後只求他平平安安長大、快快樂樂成長?不因為孩子的表現,不因為他是否乖巧,不因為他是所謂的讓我丟臉或驕傲,我始終都能愛每一個孩子如初?


謝謝二個特質完全不同的孩子來到我的生命裡!謝謝他們圓滿了我做母親的願望!更因為他們不同的成長模式,使得我一路不斷的學習與反思,才能成為今日的我。

如今二個孩子都已經長大成人,我曾經在一次展團結業總召致詞時開玩笑的說:我有二個孩子,一個孩子學工程,目前在雕刻大地;一個還在朝著他的航空夢想前進。孩子悠遊於天地之間,媽媽只好留在人間,繼續服務……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