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探親之旅,看見不一樣的孩子 /002振寧

張貼者:2013年3月12日 上午8:55編輯組玉子


女兒去年六月底前往日本,行進的動線由南往北,先到九州久留米的天理教友人處停留一個月,再開始逐一拜訪近十年來,透過協會與日本HIPPO交流的日本家人。每個家庭都接待她一陣子,最短約一週,最長是將近半年;這些家人與她感情甚篤,也熱情接待,那感覺宛如歡迎一位遠行的家人回來一般。

舊地重遊,契闊多年
2012年底,老公和我決定前往她目前所居住的北海道探望她,也重溫多年前第一次冬遊北海道的舊夢。

大雪紛飛的時節,女兒到機場接機,見到闊別半年的孩子,我們夫妻興奮不已。她沈穩地安排我們十天的假期活動,當日本爸媽有空作陪時,她就去上班
,而日本爸媽較忙時,她先請好假,安排定點陪我們玩。一下飛機就趕到北廣島參加HIPPO聚會,當中有幾位日本友人來和我們交談,告訴我們上次聚會就看過我們夫妻了,很高興我們的女兒可以到此Long stay 。

第二天晚上,高橋家總共有37人參加了這場歡迎餐會,每家一道菜,就已將客廳及餐桌都擺滿各式佳餚。餐會中不停有日本朋友來和我們交談,他們已和女兒成為好朋友,並且不斷稱讚我們女兒,不外乎日語流利,待人友善熱情等,讓我們兩老不自覺地以她為榮起來。

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
老公觀察他這個孩子,發現她在日本人的生活中,非常適應,不論是語言、行止,都已自然融入。我們至今仍不諳日語,常常需要她翻譯,她也總是表達得相當貼切。因為這孩子在台灣,並未真正上過日語班,只知道她很迷日本漫畫卡通,便問她到底怎麼學會日語的,沒想到她的回答是:我的日語基礎真的是從漫畫和卡通學來的!

因為爸媽從不禁止她看漫畫,她發現日本漫畫透過畫裡的動作對話,她很容易就吸收了解,但是一直以來在面對文字應考的能力上,並非她的強項。我們都有同感!如果我們讓她按一般學習程序來學日語,老師在台上教得口沫橫飛,她一樣會覺得很有壓力,不見得能學好;但是在這樣無心插柳的狀況下,因為漫畫卡通的故事吸引她,反而從中找到了另一種學習方法,原來看漫畫和卡通是可能學會日語的,而且日本有些漫畫很專業,他們會蒐集很多專業知識,例如“棋靈王“教圍棋,“烘焙王“教專業麵包烘焙等,各式的學習無所不在,只要有興趣,都可以透過不同的方式學習。

參與HIPPO,認識日本家人,打開學習的格局
女兒從小在學科學習上,只要是需要背誦記憶的,就不會有漂亮的成績單。但是我們並不會因此而嚴格要求她,只會跟她討論她到底學會了沒,學會最重要。直到考上私立科大後一個月,她要求要休學,至今沒有上大學。

2002年協會開始和日本HIPPO言語研究社交流,我們家就用Open的心,接待日本孩子,後來甚至連日本爸爸都接待,才結下善緣,這次女兒在北海道就是這位日本爸爸收留她。幾年前,女兒在高一升高二時,參加HIPPO的交流,到日本東京去接受從未謀面的日本家庭接待,日本爸媽及弟妹都盛情款待,她在那裡一週,就發現她可以聽懂日本家人講的話了,相當興奮。回國後便給自己一個期許:長大後要靠自己的能力再回到東京日本家裡,和家人相聚。

日本媽媽每年在她的生日都會打電話來親自祝她生日快樂!光是這份心,就令她止不住思念,去年她終於做到了,申請到日本打工度假,並一一拜訪日本的家人,在當年接待的東京日本家人處待了一個月之久。日本媽媽對她的愛,就如對自己的女兒一樣,令她感動與感恩。

去年秋季,她一人拎著行李,自東京搭車到北海道,借住在現在的日本爸媽家,隔幾天日本爸爸介紹她到札榥車站附近百貨公司內的迴轉壽司店上班,應徵之後,店家也被她流利的日語吸引,錄用了她,做的是外場接待客人的工作,相當得心應手,很快得到日本公司的重用。工作近五個月,雖已適應,但不能忘情她最心愛的馬場工作,最近找到馬場工作,225前將到馬場報到,又將展開一個新的生命體驗。

對她來說,每次的移動都是一次學習,課堂就在她的生活環境裡,這是一位生活學習型的孩子。這是我們用不同的方式啟發出來,有別於一般的學院型學習的孩子。我們真心地感謝協會,提供不同的學習選項,讓我的孩子有機會學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