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調色盤}獨立思考與人云亦云(by蕭慧英執行長)

張貼者:2010年11月24日 下午8:03編輯組玉子   [ 網管20187 已於 2016年7月18日 下午9:00 更新 ]
國語日報2010{愛的調色盤系列:黑色} 
 
獨立思考與人云亦云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創會理事長 蕭慧英

(國語日報2010/11/20 原稿)

 

紅色的熱情、橙色的活力、黃色的快樂、綠色的自然生活,這個愛的調色盤專欄幾個月以來,我以各種繽紛的色彩繪著孩子們多彩多姿的人生,然而,黑色卻是這愛的調色盤裡萬萬不可缺少的顏色。我的黑色代表的是獨立思考,在五光十色的人生裡,讓我們能理性不受他人影響,具有自己獨特的看法。
 
九年一貫課程綱要中,將獨立思考包括了「基本的思考」、「批判性思考」,以及「創造性思考」三類。我個人則認為獨立思考是理性的思辨能力,與創意思考不應混為一談。而今天中午要吃麵還是吃飯這種「基本的思考」,亦與我所認知的「獨立思考」相差甚遠。
 
龍應台曾在演講中,指出「二十一紀大學生的基本配備」首要在Critical Thinking,指的就是能夠獨立思考,具備慎思明辨是非真偽的能力。記得女兒就讀政大時,教授調查同學們對體罰的看法,幾近全班都舉手贊成,原因只因為「很多學生真的很壞耶!不體罰怎麼可以?」這怪不得龍應台會擔憂大學生思辨的能力了。
 
其實「獨立思考」的能力,不止「大學生」需要。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曾說過,教育要讓人能篩選、衡量證據,然後洞悉真實與虛偽。教育本身就要培養所有學生具有這樣的能力。最近新生高弊案吵出了花博花價爭論、梅姬颱風引發了蘇花改議題的激辯,在台灣畸型的藍綠媒體生態裡,身為公民要能收集正確資訊、瞭解分析,不受左右的提出自己的觀點,真是重要卻不容易的事。
 
華德福教育認為孩子誕生後每七年為一個成長歷程,其中十四至二十一歲青少年期教育的重點,在於精神與思想的啟發,這段期間是培養個人判斷力和獨立思考的重要時刻。台灣國高中的課程綱要裡,也標舉培養「獨立思考」的學習目標,期待教師鼓勵學生瞭解問題、收集資料、分析判讀、並多引導討論及思辨。雖然如此,但現實課堂裡卻多還是「老師教、學生聽」的教學模式,及有「唯一標準答案」的評量方式。歸究起來「準備升學考試」這個「未明列卻是主流」的教學目標,讓培養學生「獨立思考」這件事,在現實教育裡只能往一旁擱著了。
 
家中來自美國的交換學生,寄讀於北市某高職,我問她上學兩個月後感覺如何?她說她很不習慣台灣高中生很愛尖叫。她觀察到台灣孩子上課時一個安靜的乖模樣,老師一走就又開始「幼稚地」大吵大叫,她不解為何學校會變成這種帶著假面具的地方。她的分享讓我心情複雜,試著想為台灣孩子辯解,卻發現一個十七歲外國孩子很難瞭解我們國高中教育裡,為何不很認真想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台灣學生諸多幼稚的行為,其實是在考試的夾縫裡自得其樂啊!
 
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要先大人「真誠地」將他們當成一個獨立自主的人,並瞭解自己只是陪伴他們「學習」,鼓勵他們說出自己的看法與立場。有些父母會認為我們自己是「填鴉教育」長大的,沒受「獨立思考」的訓練,其實大人只要常常問好問題,就啟動了孩子獨立思考的習慣。多利用5W1H「是什麼?為什麼?何時?何處?誰?如何做?」問問題並不困難。
 
現代的社會媒體成了「教育」的主導者,孩子們從小曝露在媒體裡,許多暗藏商業或政治目的的價值觀,都不知不覺地進入了他們的腦裡,其實電視、網路、電影就是教導「獨立思考」最好的教材,關鍵是父母要陪伴孩子們觀看,並與他們討論,這也是多年來我認為政府推動「媒體識讀教育」不可忽略家長的角色。
 
龍應台的《親愛的安德烈》這本書堪稱父母學習「教養孩子獨立思考」的經典。龍應台與安德烈母子間的書信,讓我們看到「獨立思考」的能力,真是一點一滴與大人互動間形成的。我們這一代多是過去「威權教育」的產物,常不自禁的教導孩子要「揣模上意」、「避免犯錯」。其實「獨立思考」的能力在恐懼裡是無法培養的。我們一不留意可能就造教孩子,成為一個「人云亦云」的人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