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調色盤}看見生命:生命教育第一課 by 蕭慧英執行長

張貼者:2010年2月23日 上午1:25編輯組玉子   [ 網管20187 已於 2016年7月18日 下午8:52 更新 ]

國語日報2010{愛的調色盤系列:緣起} 

看見生命:生命教育第一課

文 / 蕭慧英(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創會理事長)  

(國語日報2010.01.16)

 

 一月是很特別的一個月,既是新曆年的新年,又是舊曆年的年尾,新舊交接之際,不免令人興起回顧與前瞻之心。

 

 剛過完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英文稱為「the first decade」,自然讓人回頭看看過去的十年。

 

 還記得全球唯恐電腦千禧蟲作怪的那股不安吧?這好像是不久前的事,沒想到一轉眼已過了十年。兩千年時,我走出學校家長會,受邀加入臺北市家長協會擔任理事,第二年接下理事長,二00二年成立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十年來,參與了無數的教育論壇、會議,與行政和立法單位不斷溝通協調教育政策,經常接受媒體訪問表達家長心聲。回想起來,這十年人生,我還真過得很熱鬧;但最讓我珍惜的,不是那些轟轟烈烈的事跡,而是這些年交到的上百位「生命之交」。

 

 有些人是這十年來一起打拚、關心教育的夥伴,聚在一起時,充滿熱情及正義感,時時想著怎麼樣讓臺灣的孩子有更好的教育環境;還有一些人不談什麼大道理,卻在這幾年的往來中,讓我感受綿綿不斷的愛與真誠。

 

 什麼是「生命之交」?就是當兩個生命在某個時空交會,獻上全然真誠的自己及無所求的愛與關懷。它不只是「友誼」,更是彼此傳遞的生命能量。

 

 也許是兩年多前那場大病,讓我看到「生命」真正的面貌,對「生命」特別敏感。學園藝的我,栽種過多少植物,如今一顆發芽的小小種子,突破堅硬的外皮,展開新生命的過程,就讓我無比讚嘆和感動。

 

 也許因為現在的我終於「看見」了生命,能感受到那無形卻強烈的能量,讓我能以最真誠的自己來回應身邊的人,「生命之交」就這樣越來越多。

 

 最近不少人在談「生命教育」到底什麼是「生命教育」?是宗教界所謂的「生死哲學」,還是教育界想傳達的珍惜生命、關懷生命,或只是為了降低憂鬱症或自殺率?

 

 我認為,「生命教育」是讓每一個人「活出最好的自己」。

 

 我必須承認,在我「看見」生命之前,並未能體會到教育的目的在顯現每個生命的價值與珍貴。過往與人談起教育,只在教育表象的得失中爭辯;如今當我「看見」生命時,這「疼惜」每一個生命的心讓我「覺醒」,並在思索教育時,看見了真正重要的事。

 

 「看見生命」是生命教育的第一課。但大人想教導孩子「生命教育」,恐怕得先想想自己是否真為生命所感動?是否真的「疼惜」每一個生命?我有幸修了一門癌症的生命學分才懂,但並不希望父母、老師們也要經過這樣的歷程才學會。

 

 去年,我在電臺節目中,邀請數十位來賓分享他們如何「活出最好的自己」。亞尼克蛋糕工坊的吳宗恩、如果兒童劇團的趙自強、玩具圖書館蔡延治、「雨林植物達人」夏洛特……每一個生命都令人讚嘆而感動。

 

 這些來賓有個共同特質:他們都很真誠的面對自己的生命,並且盡力透過他的「專業」將自己的生命能量帶給更多人。

 

 生命像畫布,要怎樣畫,才能繪出美麗的人生?紅色代表熱情、橘色象徵活力、黃色代表快樂、綠色代表健康、藍色蘊含寧靜……如何陪孩子擁有這些色彩的特質與能力,讓他們在自己的畫布上繪上繽紛的色彩,活出多彩多姿的人生?

 

 回顧上一個十年,我對自己的評語是:「我看見了生命」下一個十年,我將會寫上:「我活出了最好的自己!」

 

 

 

本文章發表於 國語日報家庭版2010.01.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