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調色盤}學習「同理心」找回「慈悲心」(文/蕭慧英)

張貼者:2010年6月22日 上午9:25編輯組玉子   [ 網管20187 已於 2016年7月18日 下午8:56 更新 ]
國語日報2010{愛的調色盤系列: 白色} 
學習「同理心」找回「慈悲心」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創會理事長 蕭慧英
(國語日報2010.06.19原稿)
 
今年的白鶴芋花開的比往年好,走在社區裡濃綠色葉叢中挺立著一朵朵手掌大的白花。還記得三十年前我剛進園藝產業時,沒人要買白色花卉,華人喜歡紅色,最好是大吉大利的正紅。近十多年來,除了老一輩還有些忌諱外,國人逐漸能接受白花,年輕人尤其喜歡白花系的白鶴芋及海芋。

色彩學裡白色代表的是純潔、神聖、和平,在近年流行的身心靈色彩能量領域中,更以白色是平衡所有色彩的力量,能消除無形或負面能量的干擾,幫助內在無盡的受苦和眼淚的消失。我認為愛的調色盤裡,白色代表的是「同理心」、「慈悲心」。

網路上傳著幾個小故事:作家黃春明搭火車,搖晃中不小心撞到高中生後,被罵『反正你快要死了。』;李家同教授對菁英高中生演講,談到印度窮人飢餓到必須跟猴子要食物時,台下學生大笑;一群國中生集體霸凌同學,還張貼上網;這些故事不禁讓人問,我們有教孩子「慈悲」嗎?

談起慈悲,有些人會聯想宗教中擁有高尚的情操及奉獻的人,德瑞莎修女、史懷哲等等,也會認為「眾生皆平等」、「愛你的敵人」是「聖人」們才做的到的,凡夫俗子要慈悲很難,「教孩子慈悲」更是不容易。

達賴喇嘛卻認為,人類的才智與慈悲是與生俱來,並且協調地存在。但長大之後,常只專注於聰明才智,忽略了慈悲心,生命常因而失去了平衡。

慈悲心如果真的是與生俱來,如何啟發它呢?我認為是從同理心做起。

有位跑業務的朋友分享,二十幾年前勤勞的他可以拜訪客戶三十多回,但就是無法拿到訂單。學習一些成長課程後,他才知道問題出在當年的自己,完全無法同理客戶的心,不能瞭解客戶的需求,怪不得做不到生意。

另一位才智過人,畢業於菁英大學的女生,最近向交往長達六年的男友提出分手,她「清楚明白地」自己的觀點,但因理性的她無法同理對方的心,最後弄得男方傷心憤恨,自己也受到眾多朋友指責。

看來,先別談遠大的「慈悲心」,擁有同理心至少會讓人工作、感情或生活都能「順利」一點。單從這現實面來考量,父母可真是別錯過了孩子「同理心」的培養。只是「同理心」如何培養?

首要是父母的「身教」。

一位來自印尼的媽媽讀小學的女兒,最近好同學都不敢跟她玩。原來是同學的母親最近得知她女兒來自新住民家庭,竟要求同學疏遠她。洪蘭老師曾經分享一個國小學生指著桌上的水果,說媽媽告訴他小椪柑不好吃,是給菲傭吃的。父母的示範,真是讓人擔心長期下來,孩子會變得麻木不仁。

二是由師長帶領練習同理心,從實例中讓孩子學習讀到別人的心情與需求。

同理心來自接觸及瞭解,想像對方的感受,進而同理這個感受。從生活中發生的事、新聞事件、課外讀物或電影故事,父母可以試問孩子:「你覺得他現在的心情如何?」「他為何會這樣做?後面的需求是甚麼?」「你的感受如何?」多練習是不二法門。

有些父母帶著孩子參與志工服務,過程中教導孩子觀察別人的需求,傾聽別人的想法,同時與孩子分享自己參與服務時的感受,這些孩子很明顯地較能同理他人,也更容易興起願意幫助別人的想法。

《我到我們的世代》一書作者柯柏格認為,同理心讓我們因了解別人感覺而產生共鳴,如果我們用開放的心胸來接受同理心,我們就更能感受別人的傷痛,也會有一股想要幫助他人的急迫感。越具有同理心,就容易興起慈悲心。

五月底,台北有一場精采的原住民兒童之夜,有些愛團志工擔任接待家庭,帶著子女陪山裡來的孩子,盡興地一遊台北。有些夥伴帶著孩子去看表演,回家上網找了相關影片,繼續與孩子分享討論。我很佩服這些年輕父母,懂得在孩子年紀還小,教他們欣賞並同理多元文化,我也相信他們已在孩子的的心上播了慈悲的種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