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之華活動訊息

把時間還給孩子/陳之華

張貼者:2016年2月26日 下午6:00主編F

上課時數少、考試不多,不代表學習成效就比較差。將孩子的權利放在第一位,是芬蘭教育的基本著眼點。在重質不重量的教育理念下,孩子不僅生活作息正常,也擁有更多自主學習的時間與機會。



芬蘭從二○○○年起,連續三屆在國際教育評量中獲得整體平均表現最優異的公評與讚賞,以學生的學習落差比例最小、水準最平均的成績令人驚歎。世界各國無不對芬蘭連續三屆都能穩執牛耳感到好奇不已,亟欲知道其教育成功的「祕訣」何在?

但真要去探究一個體制成功的原因,通常不會有標準、單一的答案,更沒有三言兩語就能道破的「祕訣」。教育,牽涉到的是一個社會深根柢固、行之久遠的基礎價值與普遍觀念;從這些價值與觀念所導引出來的學習方式,以及對於教育終極目的所為何來的看法,都左右了教育的內涵,和孩子能否正常學習。

孩子學習時間的長短值得重視

芬蘭教育裡有一個很基本的著眼點,就是把孩子的權利放在第一位,對孩子的人權和學習成果的隱私給予最充分尊重;更把學習的時間長短,視為每個孩子生命權益的一部分,給予高度重視。

以學習與課堂教學的「時數」來說,芬蘭教育的上課時間少、假期長、不做過度機械式的演算練習、看重過程甚於結果、不讓孩子成為天天追逐考試成績的機器等等,擁有的是一個重「質」甚於「量」的學習觀念。

今年一月下旬,在北歐住了六年的我們搬回台北。當我們到大女兒即將就讀的本地國中,向校務單位了解上下學的時間,校方說:「上午七點半到校,下課時間平日為四點、週四為五點。」我當場除了瞠目結舌外,心底即刻盤算起來:孩子待在學校的時間,不就是八個半到九個半小時!哇,每天的上課時數,幾乎就比在芬蘭的學校多了兩個小時啊!

開學數週之後,我才更明瞭現階段國中學生雖然必須準時到校,但卻不見得都能準時放學下課。這和總是準時下課的芬蘭,非常不同。有時我們這裡的學校會要求學生在課後留下來考試,或是準備不同的活動。所以真要嚴格算起來,就以本地的公立學校來說,學生一天平均待在學校的時間就可能超過九小時,這還不包括放學後的補習、寫功課、應付隔天大小考試等等,難怪會有為數不少的國中生得忙到半夜才能就寢。

深入想想,一個正在成長中的青春期孩子,為了考上一所大家所謂的「優質」高中,必須花在學校上課、課後補習、做功課與準備每日考試的時間與壓力,可能比一般上班族都還要來得辛苦和疲累。

不讓教育本質本末倒置

為什麼芬蘭在基礎教育的上課時數,可以只有歐洲國家(如荷蘭、義大利等國)不到七成的時間呢?芬蘭孩子每週花在學習數學的時間,不到韓國學生的一半,卻也能達到國際評量的水準與高度均衡呢?

這主要是因為芬蘭教育全然不需要依賴補習,以及「偷跑」先學。教學完全仰賴體制內的學校教師,老師會在課堂上好好的授課,學生也因為不需要額外去補習和提前的跨年級學習,反而能較專注在課堂上的講解內容。

當我在女兒的國中聽到校方說早上七點半以前必須到教室時,不禁想起芬蘭的教育環境,孩子是在八點或九點,有時甚至會有一天十點的課。我忍不住深沉思考,在那樣的「少」時數之下,芬蘭七年級的學生每週還有兩節的瑞典語必修課、兩節第二外國語言(可選擇法語、德語或其他語文)。如此一來,芬蘭學生真正在上我們所謂「主科目」國語文、數學、英文的總時數,豈不是比我們的學生又減少了好幾堂課?


但芬蘭學生的數理與語文能力,在全球評比上不見得比亞洲國家差,二○○七年的評比,台灣是數理總平均成績第一名,芬蘭卻只比台灣總平均低一分位居第二名。但相對的,芬蘭中學生的英文聽說讀寫普遍流利,會話能力的實用程度也超乎大家的想像。為何會如此?就在於教學方法不以考試為目的;不拘泥於我們習以為常的文法結構和字詞背默,避免學習手法扭曲而使多數孩子受挫甚至放棄;不造成大多數學生必須依靠學校以外的補教學習,所以不會將教育的本質「本末倒置」。

給孩子均衡的成長空間

在芬蘭,學校沒有所謂的早自習課,也不會額外要求整班學生在課後留下來考試。一位現在旅居西歐的朋友,孩子曾經念過台北知名的公立小學,她現在回想起來,總是心有所感的問著:「八點五十分才上第一節課,為什麼一定要七點多到校,不能讓孩子多睡一點嗎?」

此外,芬蘭學校沒有固定的升、降旗典禮,校方很少會集合學生訓話,但一年到頭經常家家戶戶掛國旗的芬蘭人,無論在愛國情操和守法守紀上,都令人刮目相看。芬蘭把一切看似「形式化」的東西,能省則省了。有趣的是,芬蘭社會雖然少了形式,卻不代表規範與法治就會瓦解;任何事,只要是來自內心的鍾愛與自尊自重,那對於國家的熱愛與否,不會因為學校沒升、降旗,而無法培養、而有所改變。

在芬蘭,學校不需要每天動員學生打掃,清潔打掃都交給專職清潔人員來處理。那孩子怎麼辦?無法培養他們做家事、愛護環境了嗎?芬蘭教育平實與踏實之處,就是將這些必備的訓練都納入學習,有系統的教導學生去學會日常生活的技能,但卻一點都不願意去剝奪他們正常上下課的時間。芬蘭所謂的學校教育,就是把一切該學的,都擺在「正常」的課程裡,在正常授課時數內完成,讓孩子的生活作息正常,擁有一個均衡的成長空間。

芬蘭也沒有師長每天必簽必改的聯絡本、沒有一大堆的考試和寫不完的作業。因為其教育概念不是靠著考試、演練來逼孩子念書,而是希望孩子學習如何去學習,不是直接從老師那裡做單向的吸收。芬蘭給予老師和學生更多的空間與時間,增加學生自主學習的機會,讓老師的時間有更多彈性,用來休息、備課、再進修,或去做不同的思考。

也有人問我,芬蘭會有老師需要借課來上別的科目或考試嗎?沒有,幾乎是沒有聽過!因為正常教學時間就已經很足夠了,多餘的時間,就還給學生吧。當課程裡不會教超出課本或年級以外難度過高的內容、考試不以考倒學生為樂、不會在基礎教育裡就一心想要測出學生的「鑑別度」,而把「學習」視為大家共同擁有的權利,那學校就成為提供所有孩子必備學能與健康成長的場所,而不是成為讓許多孩子受挫、受辱的地方。

順應自然,學習更出色

最近,大女兒放學時遇到其他班上的同學問她:「搬回來後會不會不習慣?芬蘭有沒有這麼多的考試?」女兒回說,適應得還好,不過芬蘭沒有這麼多的考試,但是,芬蘭的孩子卻沒有因此而比較笨喔……

是啊,不會因為上課時數少、考試不多,學習成效就比較差。但真要述說芬蘭可以真正做到上課時數這麼少的重要原因在於,當國家教育單位規定了學生上課時數一天最多不得超過七小時,這七小時就包括了進入校園到放學離開,即便是私立學校也必須遵守。所有不去遵守規範律令的,都會受到社會的嚴厲譴責。而且對於法律的遵守與認識,孩子從小耳濡目染,大人師長所做的一切都會是孩子的榜樣。

北歐的孩子從小獨立自主,教育與社會都鼓勵培養自主學習的精神,他們長大後進入社會,對於法律規範的尊重以及崇法守紀的精神相當高。強調個人主義與自由民主的北歐教育體制,就是希望孩子能自我負責,更尊重社會群體。

北歐社會同時也體認到,一個孩子的正常成長相當重要,如果為了學習,而扭曲一切正常人生成長的機會,將會犧牲做為人的基本尊嚴與權益。北歐的教育允許孩子擁有很多的空白時間,不管是發呆、做自己喜歡的事、看閒書、閱讀報刊、看小說、玩電動、化妝打扮等等,都被視為每個青少年成長必經的過程,既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讓孩子「活在當下」的樂趣。

北歐國家的進步,真是來自於對待所有事物的正常化與人性化,對於一切要將人訓練為機器的事物,並不感興趣。芬蘭教育始終認為:給予孩子時間,讓他們順應自然的成長,讓孩子在身心靈都放鬆的環境裡學習,他們一定可以學得更好!


給孩子主動參與的機會/陳之華

張貼者:2013年7月21日 下午11:35主編F   [ 已更新 2013年7月21日 下午11:36 ]

一個多月前,收到 Design for Change(簡稱DfC)「孩子行動‧世界大不同」台灣分會的邀約,希望我和國際總會的發起人,也就是來自印度河濱小學(Riverside School)的校長吉蘭‧貝兒‧瑟西(Kiran Bir Sethi)女士,一同出席座談。

答允這項邀約之前,我看了好幾次瑟西校長在網站上的精采演講,同時思索著我所能分享的北歐經驗值。除了提供聽眾一些北歐教育理念與環境,更希望能提出芬蘭主動邀請孩子們參與改變、創新周邊教育環境的實證。

我一直想找機會與大家分享的,就是以下這兩個實例。

赫爾辛基市政府教育處(Department of Education)與青年處(Department of Youth),在近幾年設立了一個名為「青年學子之聲」(The Voice of the Young in Helsinki)的計畫,以取代一九九八年設立的青年會(Youth Council),讓更多青年學子為校園環境發聲,並參與市府有關教育的預算決策。

這項以學校為單位的組織計畫,希望所有學生都有興趣參與行動與發表建議,共同思索自身的校園環境裡可再改善之處。例如:增加學校圖書館的書報雜誌、更換全新的置物櫃、添購運動和遊戲的設備等。希望透過孩子的眼光、思考,傾聽孩子的心聲,來了解孩子真正的需求。再透過學校師生之間的民主議決程序,讓孩子們匯聚起來的想法,能獲得真正的落實。

讓學子自行決議預算用途

「青年學子之聲」計畫,沒有成為流於形式的老師講、學生聽的「大拜拜」集會,而是由各校學生代表先彙集意見,並經過各個不同座談會的討論達到共識。投票表決實際建議後,向市府提案。官員與決策者就和學生代表們共同協商,傾聽孩子的需求,才會在每年三月的市長年度會議中,進行最終決議。

赫爾辛基市府就如此規劃出部分的硬體教育經費預算,由學子們自行決議如何協助學校環境內部做更佳的改善。他們認為,邀請各級學校的孩子參與,是落實了憲法的基本人權。因為青年學子本來就是市民的一分子,他們的聲音與想法也必須要被聽見,並且要提供他們參與決策的管道與機制。

二○○七年,赫爾辛基市府官員碧雅(Piia)在市府大廳曾跟我說:「您知道我們的學生最後將那筆約略六千歐元的預算,用於何處?他們覺得校園的迴廊裡,需要增添一批沙發,供大家休憩使用。」我聽了不禁會心一笑,心想,孩子的需求與設想,好像總會與大人所想像的圖書或學校用品等,有點出入。我更好奇的問:「那批添購的長沙發,又該如何因應上百位孩子的使用呢?」

其實,我真是多問了。因為孩子們在決定的同時,也進一步討論了如何制訂出大家輪流使用的規範,好讓各級學生都平等享用。這應該就是這筆預算「下放」給學生決定之後的無形成果,以及最真切的民主教育吧!

一個由孩子參與主導的民主規範與學習教育機制,就此應運而生。

赫爾辛基市府教育處人士認為:民主的學習,本來就要伴隨著能夠實際操作的機制。只有透過討論、溝通和協商,達成多數人的共識後,決議才會真正落實。在民主法治相當成熟的北歐,這些青年學子親身參與的民主教育,讓我們看到「民主化」是需要時間學習與引導的過程。各級學校的教育現場,正是讓孩子摸索、認知與付諸實行的好所在。這也是學校教育培養民主規範的最基本職責。

改造環境,三歲孩子也能有貢獻

另一則故事,是赫爾辛基市西南方有一座即將於二○一二年遷移而空置的造船廠房。二○○六年,市政府決定將其改造開發(區域名稱為Hernesaari),此項提案邀請了上百位學童及青年學子共同參與。當時這項創舉獲得相當多的好評,因為它讓更多的市民有機會集思廣益之外,還透過不同年齡層的多元視角,激發出更多的興趣和腦力來改造自己的環境。

參與的學童,從三歲到十八歲都有,他們來自芬蘭的 ARKKI 建築與設計學苑。ARKKI 的設計課程,屬於課後自由參與的活動,不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所謂「資優」課程。任何對於建築結構、模型、堆高塔等有興趣的孩子,都可以報名參加。因此,這學苑並非只在培訓未來的專業建築人員,而是希望啟發更多孩子對於周圍環境的認識、關注與動腦改變。

ARKKI 建築學苑裡的教學人員曾跟我說:「我們其實更希望培養的,是未來具有建築與美感概念的政府官員或決策人員呢!因為他們有權決定市政的規劃和未來城市的景觀。」

這項新市政的參與計畫,ARKKI 的學子花了近一年的時間研究、提議、思考、畫圖、設計、做模組。三~六歲、七~十四歲、十五歲以上的孩子,都被納入提案與設計的各群組織之中,一起來「玩」。

我始終記得剛搬到芬蘭時,曾為了尋覓女兒們可以參加的繪畫班,透過朋友介紹輾轉來到ARKKI 學苑。碰巧那一天 ARKKI 沒開,所以只在門口拿了簡章。

但當時的我,直覺的以為:「這搞錯了吧,我們要的是繪畫課耶!」想起八年前的我,思維其實仍未「先進」到可以將兒童與建築設計直接劃上等號,更無法想見建築設計之於當時才七歲與五歲的女兒,有任何啟發之處?

八年後的我,在歷經對於教育的更多元了解、體認後,「兒童參與改變世界」的教育理念與思維就不斷浮現。同時,更深入知悉芬蘭在一九九三年就已將建築教育放入了學校的視覺藝術課(Art Class)課綱後,對於孩子絕對有能力提供大人前所未見的視野,深深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了。

和赫爾辛基市政府一樣,我相信,當孩子被賦予機會參與改變,才會增強他們日後對所處環境議題的關注,與參與規劃的興趣。

正如同印度瑟西校長在演講中播放的影片裡所說:「當一座城市回歸孩子之時,孩子在不久的未來,必定也會回饋這個社會。」

孩子行動,世界是否會大不同?答案是絕對的肯定!

在校園環境裡,過多的「上對下」管轄與不對等的號令、制約機制,只會阻礙了孩子的創意思維與民主素質,更會使師長們失去一個最珍貴的寶藏。那就是:透過孩子,我們得以檢視自己與環境,並獲得再度一起成長精進的視野與動力!

原文出處:
陳之華部落格

2010.11.17教育展望對談:「創意教育新視野--來自印度、芬蘭與台灣的觀點」

張貼者:2010年11月10日 下午11:52編輯組玉子


Kiran Sethi -- 吉蘭瑟西,印度河濱小學校長,透過她短短八分鐘在TED上的演講,引爆了全世界二十餘個國家的孩童創意行動競賽-- Design for Change『孩子行動 世界大不同』。

陳之華,旅居北歐芬蘭六年,亦曾居住英國、美國、奈及利亞等國多年。現為自由作家,著有《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每個孩子都是第一名,芬蘭教育給台灣父母的45堂必修課》、《成就每一個孩子:從赫爾辛基到台北,陳之華的教育觀察筆記》等暢銷書籍,並為《親子天下》、《國語日報》、《旅人誌》等撰寫專欄。

看似出生背景迥異的兩位人士,卻也存在著相同--兩位都是有兩個孩子的母親、都具備創意設計學習背景,也都迫切關心著下一代的未來;到底兩人的對談, 會擦出怎樣的火花?歡迎您的親自體驗!


主題:「創意教育新 視野--來自印度、芬蘭與台灣的觀點」
[全程英文、不備翻譯]
時間:2010年11月17日 19:00-20:30 (六點半即可入場)

地點:師範大學 文學院 誠101教室

講者簡介:
1. Kiran Sethi -- 吉蘭‧瑟西,印度河濱小學校長,透過她短短八分鐘在TED上的演講,引爆了全世界二十餘個國家的孩童創意行動競賽-- Design for Change『孩子行動 世界大不同』。吉蘭‧貝兒‧瑟西校長早期是一位設計師,這也讓她後來成為一位教育者的路上不斷的追尋『更好、更新穎』的教育方式。2001年,瑟西女士於印度的阿默達巴德(Ahmedabad)創立了河濱小學 (Riverside School),致力於重新建立有創意、新穎的課程設計和教學方式。河濱小學是一所男女合校,瑟西校長希望這所學校可以培養出來對萬事好奇、更有能力達成目標的孩子,她也希望幫助孩子學習人生最寶貴的課題 -- 建立「我做得到」的自信心,讓孩子知道『解決生活周遭的問題』並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現在這所學校有300個孩子,而且他們的課程已經被許多其他的學校認可。

2. 陳之華,旅居北歐芬蘭六年,亦曾居住英國、美國、奈及利亞等國多年。現為自由作家,著有《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每個孩子都是第一名,芬蘭教育給台灣父母的45堂必修課》、《成就每一個孩子:從赫爾辛基到台北,陳之華的教育觀察筆記》等暢銷書籍,並為《親子天下》、《國語日報》、《旅人誌》等撰寫專欄。她認為,學校教育應以孩子為中心,以孩子的學習為主體,培養孩子解決問題、終身受用、帶著走的能力,同時要能啟發孩子對於學習的樂趣與興致。她也認為教育應該讓每一個孩子都有成功的機會,藉由不同的教學方式、多元的學習評量、新穎的課程設計等,讓不同潛能的孩子都能平等享有師長的關愛與啟發,只有教育屬於所有孩子之時,他們才有機會去改變、肯定自己,找出自己的人生價值,並為自己所處的環境,注入更美好的推進力量。

看似出生背景迥異的兩位人士,卻也存在著相同--兩位都是有兩個孩子的母親、都具備創意設計學習背景,也都迫切關心著下一代的未來;到底兩 人的對談,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歡迎 您蒞臨本演講,親賭大師風采!親自感受不同文化的創意教育之間的精采激盪!



點此報名

【新書見面會】成就每一個孩子 7/31-8/28

張貼者:2010年7月28日 下午6:53編輯組玉子

 
 

台中見面會
99.07.31
〈六〉 晚上 2000-2100
誠品台中綠園道店

台中市西區公益路 68 3



台北見面會

99.08.14
〈六〉下午 1500-1600
紀伊國屋書店台北微風店

台北市復興南路39 5



高雄見面會
99.08.21
〈六〉 下午 1600-1700
紀伊國屋書店高雄漢神巨蛋店

高雄市左營區博愛二路 777 6



高雄見面會
99.08.21
〈六〉 晚上 2000-2100
誠品高雄夢時代店

高雄市前鎮區中華五路 789 3



台南見面會
99.08.27
〈五〉 晚上 2000-2100
誠品台南安平店

台南市安平區文平路 207 2F

台北見面會
99.08.28
〈六〉下午 1500-1600
金石堂信義店

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196 5


以上活動採自由入場,希望有機會與您相見,期待您的踴躍參與,會後有開放簽書的時間喔!

【親子天下講堂】8/6台北及8/7台南~談芬蘭教育競爭力

張貼者:2010年7月26日 下午9:32編輯組玉子

【親子天下講堂】陳之華談芬蘭教育競爭力
 
台北場2010年8月6日(五)pm19:00-21:00
台南場2010年8月7日(六)pm14:00-16:00
 
 

1-5 of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