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之華談愛你一輩子

文化差異 學無止境(國語日報2012.03.28)

張貼者:2012年7月17日 上午2:16編輯組玉子

 
 

文化差異 學無止境(101年3月28日)

文/陳之華

  幾週前,看到一則新聞,是一名到澳洲打工度假的臺灣青年,在雪梨參加「跨年」活動時,以雷射光筆照射正在空中巡邏的警察而被逮捕。二月底,雪梨地方法院宣布了判決。法官在宣判時說,這樣的行為很危險,空中警官隊在布拉菲爾公園(Bradfield Park)上方巡邏維安,卻遭受地面雷射筆數次照射,導致警官的視力短暫喪失。

  最後,法院顧及當事人並非蓄意犯行,加上臺灣與澳洲的法規不盡相同,而給予緩刑的機會。不過,這確實為原本應該成為美好人生經驗的打工度假,帶來了令人驚心的警惕。

  要體驗海外打工度假或海外旅遊之前,是否對於不同國家、族裔的法律規範有足夠的了解呢?行前是否已多方詢問、了解當地的安全情況呢?

  畢竟一趟難能可貴的旅途或海外打工度假之旅,絕不希望因為疏忽了文化、規範、法律、交通等差異,而造成不必要的誤解,或發生令人感傷的意外事件。

  一月中旬,當我搬到澳洲之後,並未立刻開車上路,一方面是過去三年在臺北沒有開車;另一方面是因為澳洲採用英式的「右駕」道路系統,也就是駕駛座在車身右側,而道路是靠左側行駛。雖然過往在不同國家開車多年,右駕之於我卻是全新體驗。

  為了實際體驗靠道路左側開車,我特別在搬到坎培拉的第二週起,陸續上了五小時的道路駕訓課,除了要習慣左手排檔、先看右方來車等基本概念,也對英式道路系統和法規做更廣泛與深入的認識。

  從雷射光筆事件,讓我聯想到改變駕車習慣與適應不同道路系統的問題及體驗。我到澳洲後不久,就聽到好幾起國人的車禍傷亡事件。自從臺灣與澳洲簽署了打工度假協議後(打工度假的年齡為十八歲到三十歲),有不少前來澳洲短期打工度假的年輕朋友,就因駕車出了嚴重的意外事故。

  初次抵達澳洲的人或許會認為,澳洲面積廣大,道路又寬闊,應該很容易開車;其實不然,這裡道路系統有不少大小圓環的彎繞設計,加上許多路口一定要先停,要讓,要看右方、左方等習慣,都與臺灣大不相同。

  除了駕駛習慣不同,還有幾項可能會疏忽、卻絕對要遵守的規範,例如遇到路口的「STOP」標語,絕對要完全停車,觀看左右,不管是否真的有來車;如果遇到「Give Way」,不論何時,都一定得「讓路」等。這些開車習慣與交通法規,都是最基本的安全考量。

  從世界各地前來澳洲的開車族,不見得都有這樣的習慣,但一切該停、該慢、該等、該看的,在交通法規上都極為重要,毫無商量、彈性的空間。而這些規範與法規,在用路人遵行多年之後,就成為一個地區的習俗文化,我姑且稱之為「開車文化」吧。

  澳洲教練再三叮嚀我,在十字路口看到橫在面前的虛線,要先緩慢停車;如果看到一條實線,就一定要完全停下來觀看;當交通號誌轉為紅燈之後,是否能夠左右轉,就得視不同的情況與標示牌而定了。

  臺灣派駐澳洲坎培拉代表處的一位工作人員提到,去年因為交通事故,就「送走」了好幾個到澳洲打工度假的年輕人。聽到年輕的美好生命就此隕落,我不禁紅了眼眶,傷感難過。在不勝欷歔之際,我衷心希望這樣的意外傷亡能降到最低。

  海外旅遊和打工度假都是非常吸引人的美好體驗,更多了人生壯遊的氣魄。不過,在前往任何一處全新的環境之前,建議要多研究,多虛心請教,多方了解與自己所處環境的差異之處。然而,即使做了許多行前準備,一旦抵達新地方,仍有許多安全與法律規範的課題要去深入了解。

  誠心盼望日後有機會到澳洲或其他國家旅行、打工度假的朋友,除了編織美好的夢想與規畫之外,還要靜下心來多方了解,讓旅途順利平安,也讓家人安心。

*本文轉載自國語日報2012/3/28 家庭版

**本網頁各連結標題及連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

歡迎進入參觀國語日報

 


出國打工度假 未雨綢繆再啟程 (國語日報2012.04.18)

張貼者:2012年7月17日 上午2:07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2年7月17日 上午2:08 ]

 

出國打工度假 未雨綢繆再啟程(101年4月18日)

文/陳之華

  在二○○四年,臺灣和澳洲簽署了打工度假的雙邊協議。過去數年,已有上萬名十八至三十歲的臺灣年輕人申請到澳洲從事各種不同類型的工作。

  因為澳洲打工度假的簽證效期長達一年,又可以為同一個雇主工作半年。這樣的簽證方式,與一般持學生簽證到澳洲就學的年輕人所面臨的挑戰不同;其中最明顯的,莫過於工作環境、現實生活、各類保險、勞資糾紛、交通意外處理等。這些年輕人面對的事務不僅多樣,甚至更為複雜。

  通常取得澳洲學生簽證的留學生,在簽證申請時,都會被要求具備投保海外學生健康保險。對於打工度假的年輕人,澳洲政府則定義為旅遊與「度假」,而非就學或正式工作;再加上現在採電子簽證申請,所以沒有特別要求打工度假的人購買旅遊平安保險或醫療健康保險等。

  在這種情況下,打工度假的年輕人一旦在澳洲發生意外,馬上面臨的就是龐大的醫療費用開銷。澳洲的工資昂貴,醫療費用也相當高,住院一天的費用甚至可能高達數百元澳幣(約上萬元臺幣)。因此,我國駐澳洲代表處建議,啟程到澳洲打工度假之前,務必要向國內外的相關保險公司投保全年度的海外急難救助及醫療保險、意外險等。妥善的保險規畫,就是歡喜出國前最重要的準備事項。

  另外,也曾有打工度假的臺灣朋友因為無照駕駛發生交通事故,而被澳洲警方課以高額罰金;我曾在上一期專欄提過,許多年輕的臺灣朋友因為不熟悉澳洲的交通規則、駕車文化及安全守則等,而遭遇車禍受了重傷,或甚至發生喪命的悲劇。這些令人怵目驚心的案例,都是近年來海外打工度假模式發生過的不幸。

  澳洲幅員廣闊,國土面積是美國的百分之八十,有許多尚未開發的地方,或是無法像臺灣那麼方便的層面;這些都是規畫行程前,要深入了解的。澳洲手機通訊覆蓋面積也無法和臺灣相比,許多鄉間小鎮、人煙稀少之處,根本沒有手機通訊基地臺,電話無法打通。如果工作地點或往返途中正好有這樣的地方,除了要多多運用覆蓋率最廣的Telstra電信公司的預付卡之外,可能還要租用衛星電話,才能順利收發電訊。

  廣闊的澳洲,人口卻和臺灣相差無幾。澳洲有數不盡的杳無人煙地區,一旦不小心進入,除了手機無訊號外,還可能因為缺水、缺食物、缺汽油,而釀成另一種不幸。

  再回到開車與保險的事情來說,如果真要租車,請務必購買「全險」(Comprehensive),也就是自付額減免險(Exceed Reduction)。車子保費固然會增加旅費支出,但此舉可讓旅途更有保障。曾有一些年輕朋友因租車未保險,在出事後「落跑」,造成租車公司事後必須透過各種管道尋找當事人。我想,這絕不是負責任的做人態度。

  對任何年輕生命來說,打工度假和任何行萬里路的機會,都是一個體驗異國文化、累積經驗的築夢之旅。誠心盼望他們在歡欣邁出家門前,靜下心來未雨綢繆一番,廣泛的搜尋不同資料與各種安全注意事項。

  要實現夢想,而且平安順利的完成,永遠都要從現實面出發,腳踏實地的進行。最後,不免叮嚀年輕人,謹慎與用心,除了讓自己有難忘的旅程外,更能讓遠在家鄉的親人放心。

 


 
*本文轉載自國語日報2012/4/18 家庭版
**本網頁各連結標題及連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
歡迎進入參觀國語日報

請放孩子一馬吧!/陳之華領航員(國語日報100年10月19日)

張貼者:2011年10月29日 上午6:56編輯組玉子


請放孩子一馬吧!(100年10月19日)

文/陳之華

  十月初,美國《時代》(Time)雜誌刊載了一篇關於南韓盛行補習文化的專文〈老師,請放那些孩子一馬吧!〉(Teacher, Leave those Kids Alone),文中敘述南韓學生整天都在拚命讀書,這或許是他們在各項國際評量中獲得優異成果的主要原因;但雜誌封面的右上方,卻寫下一句多數亞洲父母所不樂見的規勸:「孩子們,請停止如此用功讀書吧!」

  這篇專文說,南韓政府希望孩子們能早點回家睡覺。這幾年,南韓為了積極導正「過度補習」的歪風,政府竟然必須組成夜間巡邏隊,巡訪晚間十點後仍在校外補習的孩子,一方面告誡補教業不得違規,另一方面也強力要求晚上十點後仍未回家的孩子趕緊回家休息。

  南韓教育主管單位為了遏止民眾過度依賴補習,特別針對補習業者實施晚間十點鐘「宵禁」的強制措施,甚至還提供獎金給檢舉違規的市民。

  這讓我想起旅居芬蘭時期,好幾度在國際教育研討會中遇見南韓與日本的教育工作者。我請教一位日本補教業的主管:「日本的補習教育很盛行,學生補習的情形應該很普遍吧!」

  沒想到,這位日本補教業女士頭一擺,將手指向右方的一群南韓教育工作者說:「沒有,沒有,我們的孩子頂多補到九點十點,他們南韓是補到深夜呵,厲害的是他們哪!」

  剎那間,我驚嚇得瞠目結舌:「什麼?補習到深夜?不會吧,大家都在『比晚』的呀!」難道教育需要極端到去比較哪裡的孩子才是「無敵鐵金剛」嗎?

  這篇專文中也提到,去年新加坡的教育部長被外國媒體詢問有關新加坡學生過度依賴家教學習的情況,星國部長的回答卻是:「我們沒有南韓來得糟哇!」

  補習文化好似已深深烙印在亞洲各國的社會與教育體系裡,當世界媒體不約而同的將「重度補習文化」的龍頭指向南韓時,身為亞洲社會一分子的我們,可能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

  南韓政府發現,補習文化是一種沒有效率的學習方式,所以開始積極推行人性化教育。因為過度補習已使南韓約有三分之一的孩子在學校上課時精神不濟,頻頻打瞌睡;而同樣辦學成果優異的芬蘭,全體學生不超過百分之十三需要學校的補救教學,或其他學習協助。

  南韓政府的「宵禁」措施,絕對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補教業改為電腦線上上課,孩子們同樣要讀到深夜,而許多民眾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接受。一個南韓高中生說:「除了睡覺,我只要一睜開眼睛,就是在讀書。」專文分析,父母是強迫孩子像轉輪裡的老鼠一般,夜以繼日苦讀的「推手」,而父母的觀念又是最難改變的。

  現今,南韓政府體認到擺脫傳統價值觀與學習方式的迫切性,希望能讓孩子擁有除了書本以外的廣博知識,也希望未來各級學校的取才方式可以更多元,不要只以學校的成績為主。這一切是為了國家未來的創新發展,更為了能「提高生育率」。

  傳統埋頭苦幹式的教育模式,確實曾經讓南韓(甚至不少亞洲國家)從一九六○年代以來逐漸「脫貧」,並創造出今日的榮景與經濟奇蹟。但南韓的國家領導者已經在為未來擔憂,如果現今僵化的教育不改變,那麼國家未來的創新能力與經濟發展勢必陷入停滯。

  教育最怕的就是不斷複製舊有的經驗與思維,因為我們永遠無法以「不變」去因應時代的瞬息萬變,更不應該將一代又一代的孩子趕往單一的死胡同裡。

  我們的孩子看起來好像很幸運,不用跟南韓學生一樣,到了深夜十一點,還要和補教老師聯手,與政府大玩「捉迷藏」的悲哀遊戲。但是我家女兒也曾經問我好幾次:「如果一個班級有超過半數,甚至三分之二的同學都去補習,那麼學校教育在做什麼?」

  教育過度依賴補習雖早已是多年來不爭的事實,卻是你我必須好好審視與思考的問題。



原文刊自:  國語日報100年10月19日家庭版

國三生的苦惱 /陳之華領航員 (國語日報100年9月7日)

張貼者:2011年9月23日 上午2:45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1年9月23日 上午2:56 ]

 
國三生的苦惱(100年9月7日)

文/陳之華

  今年八月,我出版了一本談芬蘭美力教育的書,也陸續收到一些讀者的回響,其中一位是即將升國三的學生來信。他說,閱讀了我的書以後,心裡浮現出一個問題。

  這名中學生目前仍然持續學習二胡,也經常去聽音樂會、看表演、展覽,更十分喜歡做紙模型。他強調學習二胡是自願的,沒有任何外力強迫。他也說,臺灣普遍認為「正規課程」以外的東西都不重要,但他心裡一直很否定這種看法。他問我,我是怎麼看待「正規學業」與「興趣嗜好」的關係,而這兩者之間的衝突,又該如何取得平衡?

  前幾天,我也和楊照先生在他主持的廣播節目中談起這本新書,楊照還特別提到書中〈美力,我們為何害怕?〉這一篇,他覺得這個標題很有意思,因為我沒有說我們沒有美力教育,而是說「害怕」。

  我說:「是啊!升學的壓力、風氣,使得有些教育工作者對於『美力』避之唯恐不及;甚至連許多父母也是一聽到美力教育就退縮三分,生怕它『啟發』了孩子在藝術上的天分與潛力,並阻礙他們的美好未來。」楊照也同意的說:「對呀!好像很害怕孩子從此和美力產生了淵源一樣。」

  在對談中,我特別提到這個國三生的來信內容,也感嘆連新生代的八年級生都會寫出「在臺灣,普遍認為正規課程以外的東西都不重要」的反思。楊照更進一步問:「什麼叫做正規課程以外的課程?難道又是以考試或不考試來劃分嗎?要考試的才能叫做正規課程嗎?」

  當初收到這封讀者來信時,我的心底其實充滿了喜悅,因為在這些年來的書寫中,我不斷遇見對於不同文化、教育、學習有興趣的莘莘學子。他們透過閱讀來檢視、思考自己所處的環境,看到世界上不同的價值觀與學習方式,也不斷分享心得與提問。

  我很開心這個中學生至今能保持自己的興趣、嗜好,也衷心贊同他持續學習二胡、聽音樂會、看表演和展覽等各類藝文活動,因為這些看似「與升學無關」的事物,卻極可能影響他日後的人生,成為在關鍵時刻發揮力量的附加能力或價值。

培養各種興趣、嗜好來發現自己的潛質,進而在日後發揮專長或結合跨領域的專業,絕對是成就自己以及為自己創造出獨特價值的方法。

  如何在學校課業與興趣嗜好的活動中找到平衡點,對於國內的中學生來說,確實是一項極大的考驗。當孩子們忙於課後或週末的各種學科補習時,請別忘了提醒他們撥出一些時間,留給自己有興趣的非學科課程,讓孩子可以在課業與生活中求取平衡。因此,重新檢視與安排時間必然成了重要的課題。

  當我們的教育環境還是很看重成績、考試與升學,整個社會風氣對於美力教育的概念仍局限在某些專才的概念時,二十一世紀的孩子所需要的美感與美力教育應該受到更多的關注。

  畢竟,在未來的世代,當大家都讀同一本書、考一樣的考卷時,如何建立自我的特色與強項,絕對比過去、現在的世代更重要!

 

 

文刊自 國語日報2011年9月7日家庭版
 
 
引申閱讀:

多元文化新年 (國語日報2011.2.9)

張貼者:2011年2月23日 下午10:48編輯組玉子

 
多元文化新年(100年2月9日)

文/陳之華

  旅居北歐時,有一回與朋友聚會,其中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女性友人說:「剛才有個廣播節目說,現在的學校提供多樣選擇給不同宗教與族群背景的孩子,不論是學校午餐的餐飲內容,或是公民與倫理課程,都更為『客製化』了。」她嘆了口氣,「唉!現代的孩子選擇還真多,以前我們哪裡有什麼選項!」

  我聽了笑著說:「是啊,時代不斷改變,教學現場當然不能以不變來因應萬變。」

  大女兒在芬蘭讀書時,班上就有一名學生信奉回教,每逢齋戒月,這名學生就必須戒食,不能跟同學一起享用午餐;而且她的日常午餐也不能吃豬肉。班上學生在親身了解「文化大不同」以後,自然而然會尊重校園裡這難能可貴的多元文化。

  在全球化日趨發展之後,世界人口的分布版圖,已逐漸因人們的求學、工作、婚嫁等遷徙而改變,使得各地的學校也更走向多元化和多樣化,例如芬蘭學校的營養午餐,就跟著全球化的潮流而改變。

  女兒在北歐求學時,營養午餐除了平日的芬蘭料理和北歐食品外,學校還會因應課程與活動做變化,例如舉辦墨西哥週、泰國週、義大利週、印度週等活動,學校的午餐就配合課程教學,也適度的「全球化」,將文化的多樣性直接引進學生的身邊。

  說不定在不久的將來也會舉辦「中國農曆新年週」呢!不僅有中式餐飲,讓老外品嘗最愛的中式春捲,還有舞龍、舞獅、寫春聯等年節民俗活動,讓北歐人體驗一下東方文化,一起慶祝農曆新年。

  接觸多元化與國際化的課程,對孩子絕對是好事。記得小女兒在赫爾辛基國際學校就讀時,正逢農曆年,他們班上就真的玩起舞獅,讓孩子拿著獅頭舞弄一番,不但活動筋骨,也過過癮。其實,這就像我們跟著老外湊熱鬧去過耶誕節,裝飾耶誕樹、互贈禮物一樣趣味盎然;在趣味之餘,也可以讓孩子了解耶誕節的由來與精神,皆大歡喜。

  在海外華人比較多的城鎮,一定少不了過年的氣氛,老僑、新僑都會共襄盛舉,春宴一路吃到元宵節。華人少的地方,過年氣氛或許淡些,但在全球化的趨勢之下,以及中國市場崛起以後,各地多了許多應景的過年氛圍;連芬蘭赫爾辛基都不例外,市政府近年來都會在市中心商場布置應景的中式過年攤位,營造年節氣氛。

  不少外國孩子或是海外華人子弟,也會在學校習寫「春」、「福」等字,同時學著說起洋腔洋調的吉祥話,左一句「恭喜發財」,右一句「紅包拿來」!有的孩子還會十分困惑的問:「為什麼今年是兔年而不是貓年?」「我應該是屬兔還是屬狗?」弄得孩子既迷糊又開心,也逗得大家笑聲連連!

  多元文化邁入全球化之際,拉近了不同文化間的距離,也讓世界各地的距離變短了。

  在體驗多元文化的同時,請以平常心去了解異國風俗,也讓別人了解我們的世界,讓世界自然而然的走進你我的生活中。
 
 
 
**本文轉載自國語日報2011/2/9 家庭版

**本網頁各連結標題及連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

歡迎進入參觀國語日報

與世界接軌 /陳之華 (國語日報99.12.15)

張貼者:2011年1月13日 上午7:52編輯組玉子

與世界接軌(99年12月15日)

文/陳之華

  最近,在幾場不同的演講會上都談到閱讀,所以在往返演講會場的途中,我不停的思考「閱讀」的本質,以及它曾經帶給我的感受與經驗。

  曾經有好幾年,我旅居在一個中文書報非常缺乏的西非洲國度奈及利亞,因此只要能夠看到任何中文印刷品,都會感到格外親切。那股油然而生的迫切求知欲,希望能與家鄉大小事都接上軌,讓我在網際網路尚未普及的時代裡,對於能獲得一本書、收到一本雜誌或月刊,都會極為開心。

  在非洲四年,當地的郵政可以說是半天捕魚,兩週晒網,很少正常營運。家鄉寄來的物品,總要等上一段時間才能收到,而且所能拿到的,多半是一些無法被當地人順手牽羊「轉售」的東西。所以,只要郵政人員能「良心發現」的送來郵件,我們就好像中了 樂透一般興奮。

  那四年間,家裡可以讀的書,大多是自己陸續帶去的,而可以讀到的雜誌,多是先生辦公室訂閱的;要不然,就是向小攤販購買選擇有限的英文書報。

  當時的我,可以用「雜食」來形容,抓到什麼就讀什麼,即使湊巧買到一本英文雜誌,都覺得幸運極了!那種竊喜,其實不過是一個想「與世界接軌」的小小心願。

  與世界接軌,接收世界各地的訊息,對於身處在臺灣的人來說,好像隨手可得,有時還可能因資訊爆炸而沒時間觀賞、閱讀。但身處交通與資訊都幾近隔絕的西非洲小城,如果沒有架設衛星天線來收看外國頻道,又沒有網際網路,那麼想知道世界上的人與事就真的是遙不可及了。

  隔絕,造就了我的求知若渴。任何一本書、一本雜誌,我都可以一氣呵成。我想 ,這就是「渴望」吧。

  那段期間,透過閱讀,我也讓自己成了短期的「醫學與育嬰專家」。因為在當地醫療設備極不完善的環境下,我懷了第一胎,這時,所有育嬰知識都得透過書籍來了解。新手父母的忐忑不安,在懷胎九個月期間,只能將手中有限的書本與文字一讀再讀,生怕有所遺漏。

  雖然當時也有一些派駐在非洲的歐美好友可以分享育兒經,但許多新生兒成長中的照料點滴,仍然是透過閱讀來取得;這些中文書冊就是我初為人母的專業導師。

  記憶中難以抹滅的一次,是當時四個月大的大女兒雙頰起了紅疹。一開始,我對症狀一知半解,只能從育嬰專書裡找出各種可能的原因,再尋求當地醫生的檢驗。但過了一段時日仍未痊癒,焦急之餘,只得趕緊坐飛機到大城市,找外國醫生治療。

  那四年的生活,透過閱讀,我排解了日常寂寥,也讓自己或多或少與世界接軌,不至於落伍;更自學了不少過去不曾具備的居家、育嬰、醫護和生活知識。閱讀,確實讓我幸運的學會如何當父母,以及照料好新生女兒。

  離開非洲,搬遷到美國的頭一年,我還擔心是否會因為「與世隔絕」了多年,而不再具備「都會人」的敏銳與多元性?有趣的是,一旦返回先進地區,我發現自己非但沒有落伍,和一群朋友相比,在思路與汲取資訊的速度上,都還算敏捷呢。

  一天,漫步在美國夏威夷的威基基海灘上,我頓時明瞭,想要與世界接軌,其實不受限於身處何方,重要的是那顆「求知」的心,是否願意隨時透過不同的閱讀方式,讓自己永不落伍。


 

**本文轉載自國語日報2010/12/15 家庭版

**本網頁各連結標題及連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

歡迎進入參觀國語日報


框架與格局 /陳之華 (國語日報2010.02.03)

張貼者:2010年10月14日 下午9:42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0年10月14日 下午10:29 ]

 

五月底,我再次在博客來網路書店看到侯文詠的《讀家》,讀了他繼三月份之後又一次談到的「
視野」。我一直覺得侯文詠先生的思維超讚的,因為他的格局與想法確實超越了一般的框架。這讓我想起自己曾在今年二月初,在國語日報專欄所寫「框架與格局」一文,覺得想在格子裡與大家一起分享。
 
框架與格局
 
住在歐洲那幾年,經常會開車到各地走走,出門前總會拿上十來片CD,以便長途行車期間更換聆聽。過往以來,我在車上習慣播放古典樂曲,若我家先生搶先拿到播放權,他總會選擇流行或搖滾音樂。所以我們一家就在這樣的「民主」機制下,車上輪流播放著各自喜愛的音樂。當時孩子還小,我以為沿途播放古典音樂是最浪漫的事,而且對孩子的音樂啟蒙也很有幫助,所以自認真是兩全其美!
 
但在某一回旅程將盡之際,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尊重每個人不同的興趣,學習接受自己不全然喜愛的音樂形式,未嘗不是一件美好的人生經驗。」所以往後在長途行車時,我有了不一樣的念頭:給孩子更寬廣的閱聽機會與選擇權,這對他們應該才是更好的啟迪。
 

如果一個孩子長久以來只接受某種形式的「教育」框架,那他必定容易陷入大人設定的主觀意念。我家先生喜歡各種類形的音樂,但他對古典音樂不僅沒有排斥,還能對古典樂壇的諸多典故如數家珍。

而兩個女兒在學習多年的古典樂器以後,如果在日常行車之際,還只是讓她們「浸淫」在同一種形式內,美其名是對她們好,無形中卻已經窄化了她們的視野。畢竟,一座塔要建築得高又穩,基座必然要夠大。海洋之廣且深,正因為它能容納百川;人要能寬闊、通達,就必須遇見更多的不同。
 
去年從歐洲搬遷回國後,女兒們在外公家的客廳櫃裡發現許多CD,看了許久,竟然發現裡面有1970年代的KISS搖滾天團!她們驚喜的問外公:「這是誰的CD?」外公說:「都是你們大舅舅的收藏品。」哈,我真想不到大弟在數十年之後,終於遇到知音了!
 

後來,我訝異的問女兒:「妳們怎麼知道這些音樂啊?」大女兒笑著回應:「因為在芬蘭的時候,同學們就很習慣聽不同形式的音樂啊!」現在,當孩子熱衷於流行、熱門音樂之際,還會三不五時的詢問我:這首歌好聽嗎?唱得怎樣?我表達感受以後,她們直說:「酷,媽咪,妳好強呵!」我說,如果音樂旋律夠味道,絕不會因為它的形式不同,而無法觸動你的心。

記得孩子回台灣念書不久,有一次念國中的大女兒說,學校有位數理科很強的同學,一聽到有人播放熱門音樂,就將耳朵摀起來,不僅全然無法接受,好像快要崩潰了,甚至急著想找到音響按鈕關掉它。女兒說,她真想勸這個同學,其實每一種音樂都有值得欣賞之處。
 
我想起在北海岸金山一座山巒上的「朱銘美術館」裡,有這麼一段話鑲嵌在牆面上最大的格局,就是沒有格局:思考不在既有的框架內,嘗試不僅是拋棄包袱,關照不限於此處與他方……
 

或許,讓孩子在年少十五二十時,有機會去接觸到更多元、更廣博、更開闊的世界,應該就是為孩子的未來拆卸掉緊縮的框架,同時給予他們更大的格局吧!

 

註:本篇文章,刊載在 2010/02/03國語日報》家庭版的『讓世界走進來』專欄,這個由我執筆的專欄,於每隔一週的星期三刊出。

『讓世界走進來』專欄,是希望和大家分享自己和孩子們從旅行或是生活中所看到的世界。文章時而會融入世界各地的人文、景點、視野、感受等,也會記下在生活中遇見和體認到的教養觀念、生活體驗等等
 
 
文章出處:
 

 

延伸閱讀:

聖誕快樂

過與 不及之間

女兒的同理心

教媽咪學會換氣

學校沒有教嗎?

認識台灣:那個心中的約定

「完美的歐洲人」

 
 
 

讓愛上餐桌,溫情又有質感的交流 / 陳之華

張貼者:2010年7月13日 上午8:17主編F

讓愛上餐桌 

溫情又有質感的交流 

在搬回台灣這一年來,因為跨文化的環境轉換、舉家遷徙的忙亂、自己工作與孩子課業的調整壓力以及多年未回家鄉,讓我們一家忍不住要四處打牙祭的彌補過去六年來無法真正享受到的台灣美味。

 所以晚上在家裡開火煮飯的機會,與先前在國外旅居多年的自家炊食生活,實在無法相比。雖是如此,除非晚上我事先有規劃好的活動或演講邀約等等,不然我一定將時間保留給孩子,和她們一起談心,共度夜間的家庭時光。仔細算起來,我和女兒們每個星期總有幾個晚上,是一起在「餐桌」上邊吃著鄉土美食,邊談天說地呢。 

共度晚餐時,我們都聊些什麼? 

就讀國二和小六的女兒們,每天下課回到家,總是抓著我這媽咪,希望將學校的大小事情一吐為快,不論是學校升旗時的趣事、課堂間的喜怒哀樂、同儕間的友誼演化,還是跨文化變遷的體認、國內外教育理念差異等等,她們總是迫不及待地要說上一堆;而我也就成了她倆心靈雞湯的滋潤源,藉著傾聽女兒認為的重要大小事,來和她一起回味每天的身心歷程。 

記不得有多少回,我們一起吃著飯、聊著天,兩個孩子輸人不輸陣的接力賽一般,說啊說不停。 

當然,每日的生活與心情,總多少有些不同,她們不是每天都一定興高采烈的想要不停地分享生活點滴;有時,孩子一天上學下來也真是累了,只想有一搭沒一搭的說幾句話、吃幾口飯,或乾脆發個呆、打個盹之後,又心急著去背頌老師規定的課文與解釋。 

有分享、沒分享,做媽咪的我都覺得OK,因為我非常清楚,在現階段的國中生活裡,一週只要擁有幾個晚上和孩子們共享溫馨又具有親子質感的晚餐時光,就很令人心滿意足了。 

晚餐時分,是讓孩子們一起分享點點滴滴的時刻,我不會在桌邊檢討孩子的課業與在校表現。有一回,我和小女兒兩人在住家附近用餐,看到一位母親帶著兩個孩子也來吃飯;女孩年齡很小,看起來像小學初級階段。但卻在她們點完餐食還沒開始吃時,那位母親立刻拿出孩子的作業本,來一一檢視、訂正,並且旁若無人地大聲斥喝:  

「妳書是怎麼讀的?!怎麼會錯成這樣?!來,給我念一次… 再念一遍!妳這樣還想要再學啊?真是的!怎麼會念成這樣?!這有這麼難嗎?……」 

我和小女兒坐在她們三位的前一桌,聽得真是目瞪口呆!一位母親當眾對孩子的說話方式竟可以只是大聲斥喝與反覆責罵,唉!我帶著女兒離開餐廳時,瞥見那位母親極為氣惱的臉孔,也見到了小女孩惶惑又無奈的表情,我和小女兒對看了好幾眼,一邊走出餐廳,一邊猛然搖了好幾次頭。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挽著小女兒的手臂,她也緊緊握我的手掌,剛才餐廳裡隔壁桌的一家晚餐時光,那種充滿課業檢視與苛責斥喝的氣氛,依然瑩繞在腦際… 

我問女兒:「媽咪有這樣跟妳說過話嗎?」 

「沒有,從來沒有。」小女兒搖頭說。 

「我這個媽咪,好像當得還不錯吧?」我有些故作驕傲地說,女兒咧嘴微笑著點點頭。 

但,那晚我一再思索,當媽媽近十五年來,我從來都沒有為了孩子的成績如何,對孩子斥責;在家中是這樣,在外頭更不會出現。既不會因為孩子學習上的不解、疏失而大聲叱罵,更不會在好不容易相聚的晚餐桌上,在孩子累了一天的傍晚時分,拿孩子的功課與學習表現,數落、責怪一番。 

親子關係建立的基礎,本就是溫暖關懷、悉心呵護與寬容體諒,少一點責罵,不是縱容、溺愛,而是把至親之人在外「打拼」一日之後的挫折、沮喪,一一抹平、化解,而不是再加深、加劇那種無以名狀的壓力。 

少了真心愛護的質感與暖暖愛心的放送,少了以孩子為中心的交融舞台,那任何一次晚餐的相處,只會成為家人之間一種無形的壓力罷了。而一家相聚時光拿來批判、責難,更將成為孩子一生難以磨滅的沉重心靈與記憶負擔。 

我深深覺得「愛在餐桌上」,除了我們心甘情願地花時間陪伴孩子一起共享身心靈兼得的晚餐之外,溫情對談、心聲融匯、傾吐與傾聽自然交流,絕對勝過於任何一種徒具形式的美食佳餚與共餐相聚。

背誦少一點,思考多一點 / 陳之華

張貼者:2010年6月27日 下午10:02主編F   [ 已更新 2010年6月27日 下午10:30 ]

教育改革已過了十多年,
如今我們仍以背、默、記這樣最保守的方式在考核孩子?
如果不鼓勵孩子表達整理過的知識,
那創意的因子,又怎麼啟發呢?

四月的某週六,我受邀到全國家長團體的守護志工培訓演講,當天我的主題是以「愛你一輩子」的「輩」(背) 字為主軸,就是希望能讓孩子們「背書少一點」,多培養終身喜愛學習、靈活有創意的能力。

 
 
 
 
 
 
 
 綜合思考,從小學起

女兒在芬蘭七年級時的社會考題,也有二選一的申論題:
請詳細說明為什麼埃及人要建造金字塔?」
女兒選擇第二題,並洋洋灑灑寫了一頁半的A4紙,來說明建造金字塔的原因,還畫圖輔助說明;老師很大方的給了她這一題滿分。...

 練習語言、展現思維...

 讀書不背書,讀出思考力...

引用來源:親子天下http://parenting.cw.com.tw/blog/blogDocDetail.do?blogDocId=311

女兒的同理心

張貼者:2010年6月27日 下午9:58主編F   [ 已更新 2010年7月13日 上午7:37 ]

去年六月,美國哈佛大學邀請《哈利波特》的作者羅琳(J.K. Rowling)女士為應屆畢業生演講,她的講題有兩部分:「失敗的好處」和「想像力的重要」。

透過 YouTube 網站觀賞她的演說,我跟在場的畢業生一起經歷了一段驚喜、屏息、讚嘆的時光。羅琳的演說內容雖然是她自己生命的自白,卻也道出許多人的生命想像。聽著聽著,我不禁被她深刻體驗的人生甘苦所產生的同理心與想像力感動得淚流滿面。

羅琳說:「失敗,才是人生中最寶貴的經驗;『想像』進入他人生命處境的能力,才是發揮己身『法力』的泉源……」這段話觸動了我的心靈,她道破了人與人之間的尊重源起於「同理心」。

從北歐回到臺灣半年多,今年八月,大女兒開始了她在臺灣念書的第二個學期。她是一個求好心切、要求完美的孩子。過去幾個月的國中生涯,大概是她年輕生命以來最挫折的時期。
 

對於中文理解程度仍有落差的她,即使努力驅策自己熬夜趕上,和同儕相比,仍有一段不小的學習差距。雖然我們清楚知道,語言需要時間和環境的浸淫,無法速成,但國中每天有接踵而至的考試,永遠有念不完的內容。課堂上,老師教的是共同的進度,但多數同學在校外不知道已經超前學到第幾章節了,所以女兒的心理壓力非常大。

最大的震撼,大概是有如溜滑梯般兵敗如山倒的成績。女兒向來是自我要求滿分或至少九級分的孩子,現在的學業成績卻只能先力求及格,還不時出現難看的分數。身為母親,我了解她承受了無比的壓力。

這學期,女兒當了英文小老師,她對我說:「媽咪,我發英文考卷時,對另一位小老師說:『發考卷給同學,一定要記得將考卷摺好,這樣才不會使考得不理想的同學感到難過、難堪。』在一旁的同學聽了以後說:『哇,你好貼心呵!』」女兒苦笑著告訴我,雖然她當時以微笑回應,卻在心裡說了一句:I know how it feels!(因為我知道那種感受啊!)

聽到孩子這麼說,我感到欣慰。雖然她的國中生涯仍有許多挑戰必須克服,但她能夠從這幾個月的成績落差衝擊中,從自己的學習經驗裡,產生了連大人都未必能夠擁有的同理心,進而知道如何尊重他人。
 
同理心,如同羅琳所說,需要一些想像力。對於從來沒有歷經過痛楚,或是一路很平順的人來說,要產生設身處地為他人思考、體諒的同理心,可能比登天還困難。

羅琳對哈佛大學畢業生說:「我要說的不是創新、發明的想像力,而是能設身處地理解他人,甚至是想像出我們完全沒有經歷過的處境、遭遇的能力。擁有發揮想像的能力,就會使我們去同情別人。」

這段時期女兒在學業上的挫折,與自信心的挫敗,或許是她求學生涯中一段最刻苦的印記,但她可能從中獲得意外的人生資產,也就是羅琳所希望全球最頂尖學府的畢業生都能擁有的「發揮自己的同理心與想像力」吧!

圖說:歷經嚴冬的冷峻,才知溫情的可貴。

註:本篇文章,刊載在 2009/10/28國語日報》家庭版的『讓世界走進來』專欄,這個由我執筆的專欄,於隔週的星期三刊出。
『讓世界走進來』的專欄,希望和大家分享自己和孩子們從旅行或是生活中所看到的世界,文章時而會融入世界各地的人文、景點、視野、感受等,也會記下我在生活中遇見和體認到的教養觀念、生活體驗等等。

1-10 of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