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譽領航員~劉克襄

劉克襄(1957.01.08~ ) 台灣台中人。曾任《台灣日報》副刊編輯、《中國時報》美洲版副刊主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編輯、自立報系藝文組主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撰述委員。現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副主任。劉克襄是當代重要的自然書寫名家,但除此之外,他也是一個相當多元的創作者,詩、散文、小說、繪本、報導文學、自然志等均為其創作範圍。劉克襄的創作生涯以政治詩做為其中一個起點,1978年以筆名(其實是三歲前的本名)「劉資愧」自費出版詩集《河下游》,但在一星期之後,自我要求甚高的他卻將詩集加以焚毀。此事可說是理解劉克襄創作態度之重要關鍵,這種「丟棄昨日的自己的欲望」,以及不願重複前人走過的路的個性,造就了劉克襄不斷求新求變的文學風格。以他最具代表性的自然書寫為例,自八○年代以來,劉克襄已開創出許多不同類型的書寫模式。1980年,在測天島的海邊發現一具黑鷺鷥的屍體,意外開啟了劉克襄賞鳥的契機,並因此開始嘗試旅次札記的寫作,他最為人知的賞鳥旅次與觀察紀錄亦由此展開,代表作如早期的《旅次札記》、《旅鳥的驛站》等;之後劉克襄將關懷與創作的視野由賞鳥擴充為對整個自然、人文、歷史的探索,結合歷史的研究、自然的觀察、人文的踏查與文學的想像,開拓了多元而創新的寫作形式,例如自然人文史的作品《台灣鳥類研究開拓史》、《台灣舊路踏查記》;動物小說《風鳥皮諾查》、《座頭鯨赫連麼麼》、和「豆鼠三部曲」(《扁豆森林》、《草原鬼雨》、《小島飛行》);區域自然志《小綠山之歌》、《小綠山之舞》、《小綠山之精靈》;自然繪本《鯨魚不快樂時》、《豆鼠私生活》、《不需要名字的水鳥》等;自1996年起,劉克襄投注許多心力在自然教育和生態導覽的推廣,從而創作了《望遠鏡裡的精靈》、《綠色童年》、《北台灣自然旅遊指南》、《北台灣漫遊——不知名山徑指南》等作品。其它重要著作尚包括詩集《漂鳥的故鄉》、《在測天島》、《小鼯鼠的看法》、《最美麗的時候》;散文《隨鳥走天涯》、《山黃麻家書》、《消失中的亞熱帶》等共四十餘部。作品曾獲中國時報文學獎敘事詩獎、聯合報文學獎、台灣自然保育獎、小太陽獎、吳三連文藝獎、吳魯芹散文獎、第一屆台灣詩獎等。劉克襄不僅創作量豐富,他不斷超越自己的用心更值得肯定,誠如簡義明所言:「擁有不斷反省與蛻變的質地是我們去評價、確認劉克襄意義的首要考慮」,而在他力求創新的寫作態度背後,仍有承續不變的精神貫串其不同作品中,那就是對於自然萬物、對於我們所身處的生活環境細膩的感受和深切的熱愛。
引用來:http://taiwanpedia.culture.tw/web/content?ID=7738 (本文著作權為文建會所有) 

劉克襄談愛你一輩子

  • 永遠的飛行家/劉克襄 四年前春初,齊柏林邀我搭乘直昇機到北海岸探看核四廠。直昇機飛到金瓜石附近山谷,或許是因地形變化,突然間迅速上下陡降,彷彿隨時要炸裂開,或者下一秒就要墜落。安然返回松山機場後,我驚魂未定,悄悄探問,每次出去拍攝都是這樣嗎?他回答,為了獲得好畫面,往往比這次嚴重。自那回以後,打死我都不想再坐第二次。但從那時起,他後來再跟我提到,為了《看見台灣》飛行兩百多次,我自是心驚。每次看他搭乘直昇機空拍,總是想像著,一隻孤單的蜻蜓上山下海,梭巡於不同的領域。在廣渺的天地間,那身影是非常微弱而渺小,不知前方有何危險在等待,卻必須勇敢的邁進 ...
    張貼者:2017年6月27日 下午10:54主編F
  • 劉克襄/十七歲的能高越嶺 十多年前,在台北仁愛路某一長老教會,我安排了系列地方風物課程,跟一群銀髮族長輩共學。有位阿嬤穿著典雅,每次都跟先生端坐在最前排聆聽。有天,她仍準時到來。上課前,從皮包裡取出一本手掌大的破舊筆記本,敬謹地捧到我前面,「老師,這就是我提到的紀念物,請你指教。」原來,上個月我提到百年來在台灣的各種壯遊。阿嬤聽了非常激動,下課後告知,年輕時,她曾有一回中央山脈的探險,還留下筆記。改天,想請我過目。果然,她如約帶來了。我悉心翻開,扉頁寫著;「四十三年度暑期戰門訓練中央山脈探險紀念」。另一頁有張從報紙剪貼下來的泛黃圖片,一位朝氣煥發的女孩仰望遠方 ...
    張貼者:2016年6月30日 下午5:25編輯組玉子
  • 媽祖難以想像的事/劉克襄 貢寮舊草嶺隧道入口,有一恢宏的戲台。回頭看山腳,卻未見任何廟寺。只有一十來戶的隆林村,前面一座咖啡小屋,外頭杵著兩座米白的遮陽傘。很好奇這戲台何以存在,因而走進小屋探問。小屋裡擺設著一些文學書籍、藝文物品,還有東北角的各種觀光資訊。我瞄到賈平凹和村上春樹的著作,但也看到牆壁上,一面特別磁磚,開頭寫著「隆林紅壇樂捐修建芳名」的字眼,再看對面張貼一紅紙也有不少捐獻者名字的功德錄。我很敏感,莫非這小屋跟戲台有關。正狐疑著,一名高頭大馬的長髮女子,從後頭走出來,害我嚇了一跳。探問她前面為何只有戲台,卻無廟寺?結果她的回答甚是有趣,「我們正在廟中。」原來 ...
    張貼者:2015年6月28日 下午2:59主編F
  • 不一樣的跨年/劉克襄 今年的跨年,各縣市還會是如常,以施放煙火和知名歌星表演的嘉年華形式度過嗎?去年在花蓮豐田,有一群少年辦了場別開生面的盛宴,經由媒體報導,受到許多好評。他們獲得激勵後,今年早早就決定深化這個活動,除了改善上回的不足,還要更加緊密地連結在地生活。當時,他們係因村裡阿婆一句:「好久沒有很多人一起吃飯了…」,有感而發,糾集村人促成一場年底辨桌。參與活動的人各自帶私房菜,當過總舖師的阿婆,雖有帕金森症行動不便,也再度為返鄉家人掌廚。大家一起歡樂聚餐後,再看露天電影。同時,邀素人歌手表演,倒數迎接新年。緊接著,一起到車站前,在他們創辨的二手雜貨舖五味屋過夜。天還未亮,騎單車前往花蓮溪出海口 ...
    張貼者:2014年12月25日 下午6:20主編F
  • 看見與看不見的台灣/劉克襄 【2013/11/21 聯合報】@ http://udn.com/很久沒有在電影院看到國歌片頭了九十分鐘的「看見台灣」,讓我想起它隱隱感覺,「看」片彷彿是它的擴大版。因為更舒緩,提供了反思的空間,一點也不矯揉。「看」片也已打破台灣紀錄片的觀賞成績,震懾人心的效應仍在持續擴大。它跟黃色小鴨一樣,都是最近少數幾件美好的事情,為惶恐不安的社會帶來些許撫慰但黃色小鴨是外來的文化創意,「看」片是自這個土地艱苦孕育而出。黃色小鴨是藝術家的靈感,從玩具小鴨的漂流感受到生命的堅忍不拔,找到了發想,進而帶給世界諸多地方歡樂 ...
    張貼者:2014年12月25日 下午6:14主編F
顯示 1 - 5 篇文章 (共 10 篇)。 檢視更多 »
 

劉克襄的部落格

子網頁 (1): 劉克襄談愛你一輩子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