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台灣教育的朋友應該認清的真相一--讓經驗還原真相

張貼者:2010年4月15日 上午2:3017期同學會   [ 已更新 2010年4月15日 上午2:36 ]
全家盟教育事務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松根2010/04/14

【台灣的教育是八個孩子背書包陪著兩個孩子讀書難道您不知道嗎?】

十年前 教育部任職司長的一句話讓我驚醒:台灣的教育是八個孩子背書包陪著兩個孩子讀書難道您不知道嗎?----真的嗎?就是這樣的訊息,讓我一路來開始搜集資訊,也為那被放棄的八個孩子感到無奈與傷心-想著那承擔所有責任的兩成孩子,他們過得還好嗎?所以一路來,不斷發掘如何讓真相有具體的樣貌。

七年前  北上請益師範教育學院第二任賈院長,院長的句話----難道你不知道,考試就是一種比賽。你想想看?人世間怎麼會有一種比賽,讓所有的人來參加,都能公平的比賽----然而我們50多年來就是用這一種比賽來篩選所有的孩子-----怎麼可能公平----我接著問說:既然知道這樣不公平為何要實施,還實施50多年?院長說:那是開發中國家,成長的必然過程。對 ?是為了達到國家整體形式的堅強,創造經濟奇蹟不得不犧牲多數的孩子,全力扶植那相應的兩成孩子,追上時代的潮流,引領國家進入已開發國家的規模中。

我接著問說:這麼多年來我們已經進入開發中國家了,就應該趕快修正教育模式,從傳統單一菁英教育,轉為把每個孩子都帶上來的全民教育才對啊,不是嗎?賈所長淡淡的說:本來就應該修正,然而人民還迷失在科舉、士大夫的菁英篩選才公平中,教育單位的人就以順著所謂的民主,便宜行事,失去知識份子應有的責任與承擔,才讓多數的孩子繼續被放棄-------

五年前  在部裡的會議中一位教授為教育是昂貴的,為家境貧窮的孩子叫屈,在短短幾分鐘內,說了45遍貧窮的孩子怎樣不平、貧窮的孩子真可憐之類的話語,會中一位教授和緩的說:教授不知你對貧窮的定義為何?剎時間空氣凝固起來,教授接著說,昨天我剛從越南回來,在回來的前一晚在越南的湄公河邊用餐,看到河上的水上賣花人家,在裝滿鮮花,點著燭光的小船上,一家人不時傳來親切的笑聲,雖然衣著並不光鮮,我想收入也未必良好,但是那樣的畫面卻深深吸引著我- ?恍然間我才深深體會,富裕不應僅是銀行存款多少,而是活出怎樣的生命形態才有價值吧!

這樣的對話中,在我心裡浮起古聖賢教我們說:【無才才是貧,無志方為窮】的訓語,然而反觀我們的教育,就只讓那兩成孩子的才華相應被肯定,而其於八成的孩子的才華被忽略,失去了對自身才華被社會肯定的生命,豈不是才是真正貧窮的孩子。原來我們的教育,讓我們追上了物質形式的堅強,卻同時讓多數孩子失去了,認識與享受生命的才華與喜悅,當多數的人民不快樂,自然整體社會在這幾年社會調查中,顯示出越來越不快樂的訊息。

三年前  碰上一位在縣內享有清譽受人尊敬的長者,是剛退休的國中校長,雖然雙鬢稀疏又翻白,然而熱情與行動不減當年,仍然熱心與多元教育的參與,實在讓人敬佩,當問他持續不斷的熱情動機為何,卻是簡潔的答曰:為以前的無知贖罪,我接著問:怎麼說?直接回答說:為補救過往被放棄孩子的孩子而努力,如是一個自省的生命與行動真讓人動容。

一年前  受聘為高等教育永續委員會委員,第一次會議上的震撼,記憶猶新,當多位大學校長對於近年來,部裡廣設高中大學政策充份推動中,讓大學林立,然而社會普遍觀感大學生的素質降低了,問高教司如何看法?高教司長有備而來,帶來了歷年來升學的成績與數據報告說:我們應該知道所有的制度,都有其有限性,不可能滿足全部的需求,以國內多年來的教育模式,其相應的族群歷年來的數據告訴我們說:就是兩成多的孩子相應,目前只是所有孩子都上來了,整體分數平均下來自然降低,然耍 ?數據中清楚顯示那兩成相應的孩子的成機不但沒有掉下來,還有略為上升的效應。

 

真相

這樣的報告讓大家應該更清楚印證了十年前那一句話【台灣的教育是八個孩子揹著書包陪著兩個孩子讀書】的不堪與真實,問題就因為我們的單一智育紙筆篩選從來沒改變,尤其基測的設計本來是國家教育發展中的基楚管控機制,並非服務升學的設計,卻被用來成為全國孩子入學篩選的工具,這樣的便宜行事,正持續放棄多數的孩子,也忽略全球往多元價值多元智慧的團隊運作發展。

 

契機

目前台灣的大學林立正好讓所有的孩子能受較高知識的涵養,然而當上大學不是問題的同時,真正的問題是?如何上對與其才華相應的大學,這才是這次教育大會應該正視與回應的問題。也會是台灣教育應好好把握最佳的契機?

 

傳承

敬愛的教育夥伴,邀請您在這次全國教育大會中能清處提出【讓孩子上對高中大學】的具體口號以傳承與發展,上次全國教育大會中所提出【廣設高中大學】的有效引導,至於要怎樣上【對】,那是技術處理的問題,教育大會的定位應該是宏觀創新、哲學邏輯的方向思維,而非技術層面的問題才是。

 

參與定位

家長們的參與定位應該是時事的反應者、理想的建言者、行動的支持者、效能的觀查者,異業刺激者而非操作的執行者,在民主的社會,應清楚社會是分工的,但也不排除合作與異業刺激的可貴。

 

尊嚴

相信有了好問題?就有好的答案。邀請您共同攜手,讓我們看到每個生命都有存在的目的與尊嚴。同時在這次教育大會中,應共同建立支持【多元智慧(全民教育)的引導體系】,不是傳統窄門流水的升學模式應是多元直升的適性引導。當生命的才華被肯定了,相信有了健康喜悅的人民,才有健康喜悅的國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