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養優秀貼心的孩子應有的認知

張貼者:2010年9月28日 上午6:30主編F   [ 編輯組玉子 已於 2010年9月29日 下午11:28 更新 ]

培養優秀貼心的孩子應有的認知

陳松根 

學習完整的生命?
 
今天和大家分享如何培養貼心的孩子,首先應該要給孩子有情的生活空間。
有一則新聞說:有一位大學生選擇從十樓跳下來結束生命,上天給了他一次沒死的機會,然而他卻不願意給自己機會,第二次從十樓跳下來。這樣的訊息讓人很難過----------

菁英教育在台灣到底給孩子什麼樣的生命價值觀呢?我們的孩子到底在想些什麼?社大的吳主秘問我:「現在教育最需要的是什麼?」我覺得現在孩子的學習,情感的部分幾乎不見了,因為成長過程中失去了豐富多元有情的學習空間。

在我們的印象中社會【亂】得讓我們不敢讓孩子離開視線。加上我們普遍認知「知識可以遠離貧窮」、「知識就是力量」,「知識會讓階級流動」於是為了讓孩子有美好的將來,所以我們一路送孩子往知識的道路,為他找好學校、好老師,不惜離開出生的土地及土地上的朋友與文化,我們也許讓孩子們取得了知識,然而在不留意間,卻同時也失去了故鄉人文土地多元豐富的情愫,這樣的現象讓我們不禁要問到底是知識重要?還是要如何讓孩子學得完整的生命才重要?

所謂「完整的生命」就是有一個溫暖的肉體加上一個冷靜的思想,

冷靜思想就像水一樣;肉體的溫暖就像火;水和火的調和在一起是否就是完整的生命體。

我們再回頭看這個時代,為了求取知識讓孩子去冷冰冰理性思考的世界,讓他離開土地、離開家鄉,讓他沒有同村青梅竹馬的朋友感情,沒有故鄉土地的感覺,沒有故鄉文化的溫潤。在分數競爭下進而敵視朋友在不斷的競爭中忽略了大地的美四季豐富的顏色與變化,一顆純真的心在目的論的考試引導教學中失去了活力失去了生命無限的能量,就算將來這個孩子拿到了博士學位回來故鄉,他會有「故鄉」的感情嗎會有厚實的感情懂得欣賞生命的可貴也懂得欣賞與尊重一切的生命活出寬廣自在喜悅的生命嗎?
 
 
心靈孤寂正是我們孩子的處境?
 

回顧我的成長過程中,故鄉永遠是我午夜夢迴甜蜜的回憶,成年後當我在外地賺了些許錢,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回故鄉,因為我從小在家鄉長大,生活在一個溪水環繞的小村莊,從小在河裡嬉戲,整個成長過程中故鄉的土地都記憶著我成長的歡笑與回憶,鄰居的小玩伴就是老天爺送給我最好的禮物,因為大家都沒有心機,都是單純的往來。我自然擁有兒時的玩伴和村莊文化的感情,尤其【二結人不怕過年怕王公生】是幼年最深的記憶,這些成長的美好回憶是一再牽引我回來,心理底處最深情感的甜蜜與思念。

但反觀現在的孩子,這些他們都欠缺了。所以當他們的生命起起伏伏的時候,請問他們的心裡能想到什麼?有多少美好的留戀與回憶,學術界稱這一代的孩子是「無感的一代」,在冷冰冰的知識領域裡,面對著無言的文字與虛擬的資訊媒體?而失去了人與人真實的互動與疼惜,現代的大人們您可曾想過,這樣的心靈孤寂正是我們孩子的處境?

哲諺:生命中最深的痛,不是碰到不幸和損失而是發現自己無依無靠與前途茫茫。
 
聯考只考到數理和語文而已
 

台灣四十年的聯考制度是精英教育的一種,就是針對孩子所做的單一篩選。有位教授問我:「你知道我們台灣的教育是八個孩子背著書包,陪其他兩個孩子讀書的教育嗎?」因為聯考是單一紙筆測驗、智力測驗,是有限的公平。這樣的論調一開始讓我蠻困惑,直到最近我在一個國際團隊裡從事生命教育的調查研究,我負責的部分就是美國迦納學者所說的八大智慧的理論在台灣的發展現況調查。所謂的八大智慧就是說,每個孩子都有他生命的專長能力:八大智慧分為生態、空間美學、人際關係、體能、內省,數理、音樂、語文、在這八大智慧中想想看我們的聯考只考到數理和語文而已,其餘的就沒考了,於是這六個孩子就被刷下來,於是多數的孩子自然不快樂。

以前是封閉的時代,我們用精英教育讓頂尖的兩個帶領其他八個的階級社會;但現在全球走進團隊的時代,那兩個菁英別說帶大家往國外衝,也許連想整合底下六個都可能會擺不平了。在全球民主化的過程中,我們應該明白一個道理: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威權封建與封閉的時代已經過時了。這個時代要的是團隊學習與運作透過團隊願景與學習在系統思考的訓練中打破原有的心智模式進而超越自己,這樣的認知與學習才是時代的理解。
 
只信任量化的東西而不信任質化的東西
 
有人說八大智慧中的體能、空間美學與音樂可以推薦甄選,制度是有少量的設計,然而人類從十七世紀科學主義走到現在,全部進入量化、物化、細緻化過程中,科學主義就是證據的主義,不管什麼都要眼見為憑。舉例說,法官審案一定要有證據,他寧願相信物證(東西)也不願相信自由心證(人),人是不被信任的。至於「推甄」公平嗎?因為「推甄」是自由心證。據建中校長作的問卷調查中,99﹪的人不相信人家不走後門,但也有99﹪的人自認決不走後門。這就顯示了我們已經走進了互不信任的時代,只信任量化的東西而不信任質化的東西。
 
未來台灣國家經濟力,就是要評估教育制度
 

年前美國有一個經濟團隊來評估台灣的國家力量,目前全世界是經濟型的社會,看的是你有多少外匯存底,外匯存底就是國家的經濟實力的指標。目前我們的外匯存底好像不錯,而要評估未來台灣國家經濟力,就是要評估現在的教育制度。他們發現以八大智慧的觀念而言,台灣四十年來,只有兩種人(語文與數理)起來,卻有六種被漠視與放棄,於是當今社會上造成很多人性扭曲的現象,究其原理就因為孩子成長過程中,生命沒有被多元正面的肯定,於是負面能量累積到一定的時候,自然就會顯現出來。

回想以前如果聽到有小孩打長輩就會是很不得了的事,人人起而攻之,但現在聽到有小孩傷害長輩的事,好像我們都快要沒知覺了,是道德式微了,還是快速的工業文明讓人的感覺麻木了,還是我們的社會與教育出問題了?

我們到底知不知道我們是活在什麼時代?目前這個時代是像我這樣三、四十年次的人在主導的,然而等我們老了,就變成現在我們在關心的這些孩子在主導我們了。有人說我們未來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要看我們現在用什麼態度去對待孩子,我們怎樣對待孩子,將來孩子就怎樣對待我們。
 
煩惱是無知的結果,我們要對治的是無知而不是煩惱
 

今天的教育到底出了甚麼問題?我們應該坐下來好好想想,問題出在哪裡?反省才能讓生命成長。有位哲學家說:「找到一個好問題,就會有好答案。」

不僅「人」有不同,「文化」也有不同,「情」就是我們要懂得欣賞每個人生命不同差異的美。「生命」到底是什麼?生命應該是有肉體、有思想,天生我才必有用,每個人都有存在的目的與尊嚴才是。

常聽人說教育之道無他,愛與榜樣而已。古人也說:人生在世就是世傳世、哲人們說:如果不把經驗傳給下一代是人類悲哀的事。以前的人較不會表達對孩子的愛,現在人已經較會表達。在精英教育裡通常採「賞罰分明」的模式,這模式好不好還有商榷的餘地?但嚴格的說它確實比較像對動物的教育,像在訓練海豚表演一樣,表演好就賞幾條魚,不好就處罰,但是我們的小孩是人啊!教育與訓練是不同的才是。因為認知錯誤了讓我們煩惱所以說:煩惱是無知的結果,我們要對治的是無知而不是煩惱。
 
投入生命的理解
 
現在美國就有教育學者提出一個「暫停教育」,當孩子做錯的時候,我們不該立即處罰,而是要他暫時停下來想想看,給他「機會教育」。孩子是動個不停的,只要你限制他的行動,來個罰站給他「限制教育」,告訴他當下的行為你不認同的理解,就是將我們的經驗傳給下一代的機會,在這互動中分享歡喜和悲傷,讓他修正自己的行為,長輩就是站在協助的角色。傳統打孩子的動作我們當深刻的反省其動機,我們處罰孩子是因為他的行為造成自己生命的麻煩和別人麻煩,要讓他有反省、學習與理解的機會。我們應該思考與學習如何讓生活的品質提升,而不是一直延續過去的錯誤。像社區大學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質化我們的社會,尤其來到終身學習的年代,應更投入生命的理解
 
做一個有「品」的人
 
對於生命的理解就不得不須正視生命教育的課題?
甚麼是生命教育?

生命教育應明確分為:正軌的教育與補救的教育。

所謂正軌是身體的、情感的、知識的、意志的建構。

所謂補救是酗酒的、吸毒的、幫派的、輕生的對治。

生命教育要給人的是好的生命,然而怎樣才是好的生命?

世人常說窮人羨慕富人、而富人羨慕當官的人、當官的人羨慕有名望的人、然而有名望的人真正羨慕的是有品的人?所以說好的生命是否就是要就是要做一個有「品」的人。
我們都知道常人有一個口,做官的兩個口,品字有三個口。如何是有品的人?三個口的意思當如何理解?我嘗試做如下的分析:
 
第一個口讓我們理解形成人類社會系統的結構
 

(一)第一個口:是每個人長在臉上的這張口,人類因為這張口要【吃】形成消費,於是有【消費】就得【生產】就須有人【分配】,然後從一【個人】到一【群體】就形成無數【機構】。

人的社會「不患寡而患不均」,為了合理【分配】而有【權威】的人出現,權威形諸於外就創造【權力】,政府就是如此出來的。然而哲學家說:「凡人所造做、終將腐敗唯有透過制衡、選擇、管制、比較這四個元素才能延緩腐敗。」絕對權力就會絕對腐化,為了怕權力無限上綱於是產生法律來【管制】,所以說法律是為了制約權力才產出。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生命會找出路,因為慾望是人類前進的原動力。往深的鑽就是【科技】,往橫的竄就是【資訊】,科技和資訊結合【資整】起來就會讓法律永遠跟不上。這樣的自然演繹流程就形成人類的社會結構

所以第一個口讓我們理解形成人類社會系統的結構。

【消費】【生產】【分配】           【個人】【群體】【機構】

【權威】【權力】【管制】           【科技】【資訊】【資整】
 
第二個口就是理解人類思考所形成的知識體系
 

(二)第二個口:需要精神的糧食也就是思想。「肚子要吃飽、腦子也要吃飽」,我們有思想所以形成知識體系。知識體系要做的事:了解【自己】是何角色、生命有何【潛能】、是何【定位】、如何發展。

每個人都有其社會的定位如教育環境的角色定位:

教師:傳道、授業、解惑,理性的架構。

行政:引導者、協調者, 意志的呈現。

家長:反應者、協助者, 感情的滋潤。

學生:信任、認同、肯定,支撐的力量。

當找到自己生命定位後就會發現人是活在【時間】流動的【變化】中、在社會的變遷中、自然有每個時代的【使命】。一如聯考( 菁英教育 )就是為追求經濟奇蹟的產物,一個四五十年代人們無法迴避的時代使命,台灣經過這四十多年的漫長時間,刻劃成觀念的軌道,形成全體的制約,形成階級社會。今天我們到底要一個怎樣的社會,就應該有些許【理想】與【規劃】接著真正的【實踐】,在希望追尋中累積【經驗】也寫下【歷史】的足跡,在時代變遷中,是萬古流芳還是遺臭【春秋】呢?相信時間就會是最好的審判者。

第二個口就是理解人類思考所形成的知識體系,讓我們知道生命的潛能、定位。也知道人是活在歷史的使命裡,走出生命的理解與願景,形成經驗、歷史與春秋。如下的表格

【自己】【潛能】【定位】    【時間】【變化】【使命】

【理想】【規劃】【實踐】    【經驗】【歷史】【春秋】

 

第三個口會是聖人之口的教誨嗎?
 

在人類先知的生命體驗與智慧傳承中,指引我們活出永遠的生命,讓我們理解生命是無限的可能。古人說何謂聖潔的靈魂?何謂浩然正氣?有人說每個人都有英氣,但十二歲以前我們沒有教導他聖潔靈魂的觀念就會失去機會了,大家不知是否相信?

一如古人對於人格昇華的敘述中說精神長存的過程從「可欲之謂善」,「有諸己之謂信」懂仁、義、禮、智、信的人自有信用;「充實之謂美」充分實踐它就會讓生命漂亮起來,「美而有光輝之謂大」漂亮又能影響人就稱為世間的大人,「大而化之之謂聖」,進而能教化眾生就稱為聖人「聖而不可知之謂神」神的由來。
 
至於聖潔靈魂的形塑:
 

傳統西藏有一種靈童認證的制度,有人問達賴喇嘛說如果您們認錯了人怎麼辦?達賴喇嘛回答說:「我們對靈童從小給他聖人般的尊重、聖人般的教育、聖人般的期許、給他目標。就算他不是聖人轉世,但讓我們這樣教育引導十幾年,你看他會差到哪裡?」這或許就是生命的希望,生命有無限的力量,生命有向上與向善的力量,是生命的特質才是吧!

我們現在是活在科學主義的契約文字、被束縛、需順從、被控制的物化時代,每個人變得不快樂,真實的生命所需的是被信任、能自律、受支持、自然就伸展開來、進而主動合作,這才是真正好的社會形態,不是嗎?
 
「心智科學」是研究人類的能量
 

這是被證實的實驗,「念力」是生命的能量,千萬不要忽略了。「第三隻眼的啟示」台大電機處科學實證中,有2﹪的孩子都有這樣的能力,但我們的孩子在台灣上完六年級後,這些能力都不見了,而在美國接受教育的孩子,還有少數的孩子存有這種能力,可見我們的教育有待商榷。

統整的說何謂「品」?就是生命無限能量的理解與形塑,一個金字塔型的品的世界。以身體與思想為基礎向上無限延伸的生命力與意志力。現在我們都太相信眼睛所見物質性的東西,而忽略生命本質性的東西。

有人說二十一世紀是精神文明的世紀,我們到底是跟生命擦身而過還是背道而馳?哲人們說:對生命不了解是生命的悲哀。完整的生命應該是充分理解感性的、理性的、精神的整合與運用給人類幸福與美好的生活。

我們將遭遇一個怎樣的明天就看我們今天用怎樣的心情與行動,生活是用心去經營的,貼心優秀的孩子來自完整的情感嚴整的知識還有一顆豐富柔軟的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