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個彎,孩子會遇到自信心 / 汪詠黛

張貼者:2020年1月8日 下午11:27主編G   [ 已更新 2020年1月8日 下午11:42 ]

現場實況轉播

「我不要參加課後輔導!」

「上了一天課,累死了,我就是不要再坐在教室!」

「要上你們自己去上!」

比比接二連三的咆哮,鬧得我頭都痛了,但是老師已經下了最後通牒,明天一定得交出同意單,該怎麼辦?


事實上,我和爸爸根本不贊成比比參加課後輔導,對於一個回家連書包都不肯打開寫作業的國中生來說,再多的課輔、再多的留校自習,又有啥用?

孩子的心不在教室,也根本坐不住,硬要規定他在正常上課時間後繼續乖乖待在教室,簡直是受罪,對精力旺盛的比比而言,更等同於坐監牢。

不過,不贊成歸不贊成,在老師一再「關切」下,我們做父母的一來也抱著「希望孩子多少唸點書」的心態;二來,說老實話,還真是沒膽子為學業成績不夠看的兒子,站出來勇敢表明:「不必浪費大家的時間啦!」所以,對於校方、老師要求的事,我向來很配合,有時明明知道不太對勁,但是,嘴裡還是勸著比比……

其實,我心中老是壓不下一個自問的聲音:這是一種從小就對「權威」習慣性「屈服」的病態心理嗎?我們這一代的父母,都是這樣長大的嗎?

也許是吧!自幼我雖不是標準「乖乖牌」,也不是考前三名的「好學生」,但個性活潑的我,總是樂於做好份內的事,儘量表現得讓大人滿意,所以在師長眼中我算是個聽話、負責任又貼心的學生。等到自己做了父母,有了家長的身分,很自然也成為配合度高的家長。

隨著兩個孩子的成長,我在小學擔任志工媽媽,一做就是九年;等比比進了國中,換成爸爸當班上的家長委員,我們一直都熱心學校事務,做個「聽話」的家長。說穿了,這裡面有很大的成分是我們擔心:如果不配合、不聽話、不從眾,孩子很有可能就會被孤立、被排擠、被貼標籤!

我不是不知道:教育的主體是學生。我們大人卻常常礙於「方便管理」,或以「這些都是為你好」而忽略了、犧牲了個別差異與需求。

在教育大學教書的朋友郭玉霞教授,曾經很感慨地拿著她寫的一本教育類書籍《教學智慧—從平凡到不平凡》中的一段話,告訴我:大多數老師在校成績都是中上,從小到大較少犯錯,比較是順從的個性。他們較難了解或體會成績處在後段、或經常犯錯的學生,心裡所想的、需要的是什麼。

她的意思是,我們大人應該跳脫一些框架的限制,多給自己和孩子一些彈性和耐性。但我仍『習慣性』的覺得應該好好做個「配合度高」的家長,試著和比比溝通,希望說服這個倔強的青少年。

「比比,『全班』都同意上課後輔導耶!你如果不參加,會不會變成班上的『害群之馬』?」

比比很重視同學對他的觀感,我強調「全班參加」,就是希望利用同儕的力量,來使他「屈服」。

「誰說的?哪有全班?已經有兩位同學不參加了。」

那可不,班上的愛心媽媽昨天就告訴過我,這兩人是因為參加校外補習,所以才獲得老師特准。我不放棄勸說繼續努力:「你沒有去補習班,當然就應該配合全班同學,留校上輔導課囉!」

「我是我,他們是他們,我為什麼要和其他人一樣?」

比比的口氣雖然挺嗆的,但這小子畢竟還是跟同學處得不錯,態度有些軟化,開始抓著我剛才說的話展開談判:「我可以留校,但不上輔導課。」

呵呵,願意留校了,太好了!我暗自竊喜咱們的親子溝通有進展,馬上「乘勝追擊」問:「那我們明天去問老師,你可不可以改成上體育課?」

「體育課?」比比眼睛一亮,這是他的最愛。

「是啊,反正都叫做『課後輔導』,除了輔導國、英、數等主科,說不定也可以輔導體育課喔!」

比比半信半疑地看著我,語氣裡充滿了期待:「對耶,說不定可以喔!」

其實,這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和爸比已經悄悄在進行了。前兩天,我們聯袂到學校請教導師,還到輔導室、訓導處(現稱為學務處),拜訪了訓育組、體育組。我們請教校方,可不可以讓我們花「補習費」,請體育老師利用課後輔導的時間,在校內教比比打桌球?我們擔心比比因為強烈反彈課輔,成為老師眼中不聽話的「壞學生」,更擔心他因此翹課,又不敢回家而流連街頭。

感謝學校很開明地接受我們的理由和要求,真的替我們情商到一位體育老師,願意擔任「桌球家教」……

 

黛媽咪經驗談

補習費也可以有更好的用途

現在回過頭來看國中階段的比比,還真要感謝學校當初沒有瞞著教育單位,玩什麼「能力分班」的把戲,不然以他倔強、愛面子的個性,又無法忍受一再地唸書、考試、考試、唸書,一旦被打入「放牛班」,說不定就乾脆來個「爛到底」,落入徹底自我毀滅的無底深淵。


所幸,比比這個孩子個性開朗,從小就喜歡各種運動、旅行、音樂、大自然,也喜歡結交朋友、參加戶外活動,我和他爸爸都相信:只要大人好好引導,不要讓孩子因為學業成績不好,就否定了自己,他以後一定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原先我們還不放棄在課業上設法幫助他,花錢請家教補習數學、理化,但是,當發現一點效果都沒有,連學校的課後輔導也成了我們親子衝突的焦點時,我們只好改弦易轍,開始把補習費挪去其他看似「有的沒有的」課程。譬如,每逢周日,我們仍然延續小學時候的習慣,風雨無阻地送他和弟弟到YMCA上籃球課。

兩兄弟的籃球教練是退休的國家級教練,年紀不小了,而且修養很好,帶這些毛頭小子非常有辦法,軟硬兼施。比比雖然已經是個難搞的青少年,還是很信服教練,不敢造次。

當比比的學業成績遇到極大瓶頸,甚至要放棄繼續升學時,我們悄悄去向教練求救,希望他能勸勸這個桀驁不馴的小子。這位兩鬢飛霜的老教頭,根本不跟比比說教,只問了一句話:要不要試試看走「體育生」這條路?只要你肯努力、表現好,以後一樣可以繼續升學。

由於「體育生」的學科成績不是重點,比比天真的以為「只要會打球就可以升學」,也自認打球沒問題,只要能少考試、少背書,一切都好說,所以很高興地一口答應試試看。

於是,天還未亮,爸爸就開車帶著咱們家大少爺,依照教練約定的時間、地點,到操場加入籃球隊的練球。

這位退休的國家級教練,負責訓練的是一支國中女子籃球隊,即使是女生,也一切按照規矩來,有板有眼的嚴格操兵。比比還沒跟完一個星期,就苦著臉打退堂鼓,因為,累斃了!

這下他才明白即使是體育生,也是要流汗、吃苦,才能拿出漂亮成績單繼續升學的。籃球場豈是花拳繡腿的少爺、小姐,拿來逃避讀書的乘涼好去處?

他也因此想清楚,雖然喜歡運動,但就止於練身體、消耗體力,他這種「飼料雞」可不是當職業運動員的料。

不過,當我們補助他去買桌球教室的時數卡時,他倒是都能在放學後,乖乖去打球殺時間,而不會無所事事在街上亂晃。

 

讓孩子在學業之外找到自信

「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這句廣告詞的真實性有多少,我不敢打包票,但是我相信培養孩子將音樂做為終生嗜好,絕對不會是一件壞事。從小喜歡敲敲打打,也學過三、四年鋼琴的比比,上了國中後,我們仍然持續讓他到朱宗慶打擊樂教室上課,而沒有去補數學、理化。

 

每每從音樂教室外看到他開開心心的聽講、認認真真的和年齡不一的同學一起練習合奏,美妙的音樂撫平他那顆青春焦躁的心,我都不免哽咽,心想:他要是也能在學校的教室裡找到這樣的快樂,該有多好啊!

 

還有,騎單車更是比比的最愛,我們總愛利用假日全家「四輪加二輪」(爸爸的四輪轎車後面,掛著二輪的單車)到處趴趴走。

平常,比比晚上回家若讀不下書,也會裝備齊全的騎著自行車,在附近東逛西逛,做個單車獨行俠。為什麼是「裝備齊全」呢?一來是全顧慮,二來是青少年的心理。所謂心理因素,指的是「輸人不輸陣」。

青少年最愛面子,他如果在學校功課不怎麼樣,心理上總覺得矮別人一截;但是,如果能有其他「過人之處」被同儕羨慕,那可是神氣得很咧!而單車騎士的齊全裝備,就是比比信心的大補丸。

比比喜歡騎自行車,體力、技術都不錯,當他加入大人的車隊,穿戴上單車騎士專用的衣服、褲子、鞋子、帽子,準備「出征」時,呵,整個人散發出無比的自信,追風少年果然帥勁十足!

恢復了自信,他在車隊中和那些熱愛戶外運動的大哥哥、大姐姐們一起出遊,學到很多學校老師沒有教的事,這也影響他日後熱衷從事單車活動:到國外借由自行車旅行結識異國朋友、獲選青輔會「單車壯遊台灣」得獎隊伍,以至於充滿熱情地投身自行車這項節能減碳的環保行業,希望台灣環境會更好……

親愛的家長,您願意把為孩子補習數學、英文、理化或是作文等學科的費用,花在那些「有的沒有的」的事情上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