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文詠的愛你一輩子

我就是忍不住笑了/唉,蚌殼話

張貼者:2013年4月26日 下午11:08主編F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皇冠文化集團《我就是忍不住笑了》】

唉,蚌殼話

「聽話是很重要的,不要像蚌殼一樣躲在自己的世界裡,要把耳朵打開、把心胸打開……」

我已經忘記前提是什麼了,總之,有一天,我忽然覺得這話非說不可,然後就像個標準的「嘮叨老爸」一樣,滔滔不絕對兒子們說教起來了。

以下是一小部分的內容。

我當主治醫師的時候,從住院醫師一到我手下工作,把他們「聽」的能力,分成四個等級,一、二十年長期觀察他們,發現一個人的發展與成就,和他們「聽」話的能力是非常高度相關的。你們想知道哪四個等級嗎?

點點頭。

這四種「聽」力的等級是這樣的:

第一級聽力:不但聽懂上級交代的事,而且能完整地執行。更重要的,聽的人還明白上級的企圖,並且預想下一步。擁有第一級聽力的住院醫師幾年後多半是開創型的領導人物。

第二級聽力:能聽懂上級交代,並且忠實地執行。但對於下一步的計畫,沒有太多的想像力和意見。這種人,機緣具足的話,將來也可能是收成型的領導人物。

第三級聽力:聽懂了上級的交代,但是執行的過程往往馬馬虎虎、大打折扣。擁有第三級聽力的住院醫師,只能交代他做簡單的事,並且要隨時為他善後的準備。這種人才,除非上一代有產業或非凡的背景,並且擁有很好的員工、部屬,否則,職場上多半只能升遷到一定的格局。

第四級聽力是最糟的一種,是完全聽不懂、或不聽,就憑著自己的意見胡亂處理……

講完了四級聽力,我注意到兩個兒子已經注意力渙散了,趕緊警覺地停了下來。

「你怎麼不說了?」老大很警覺地問我。

「我不確定你們剛剛是不是聽到了。」

「我們在聽,你繼續說。」

「我剛剛說了什麼?」我問。

「你說聽力有四種。」

看老二還一臉茫然,我拍了拍老二的肩膀。「請問,」我說:「你知道四級聽力裡面,最厲害的是哪一種嗎?」

「蛤?」

我無奈地笑了笑,嘆了一口氣說:「唉,蚌殼話。」

老二一臉茫然,又問:「蛤?」

這次,老大和我,全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蚌殼話是什麼意思?」

過了一會兒,老二總算弄明白什麼是蚌殼話。

「真無聊。」似乎為了加重語意,他又說:「一點也不好笑。」

************

書名:我就是忍不住笑了
作者:侯文詠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2年08月06日
關於《我就是忍不住笑了》

只要還保有笑容,我們就保有了對美好的想望與對生命的幽默。

有些人天生幽默,不必背笑話,而是隨手拈來身邊的人事物,都是一則則趣味!

侯文詠就是這樣。

像他講起言承旭在日本很瞎的shopping經驗、蔡康永與粉絲妹妹的問答題、親愛老婆雅麗看電影的怪習慣……每位主角的神情、動作鮮活逗趣,讓人簡直親臨現場!

當然,也有值得玩味的片段。譬如:好友Mr. K的愛情詭辯、全世界很多男人不能說出來的秘密、以訓練賭徒的方式推廣閱讀……侯文詠再度拿出「不乖」的精神嗆聲,引得人連連點頭會心一笑!

最重要的是,「侯式」的笑總帶著一股暖意與療癒。於是,跟著他一路走來的感動、喜悅、領悟、尷尬、意外……我們全都忍不住笑了!




作家爸爸侯文詠心情分享:教育需要一場文化戰爭

張貼者:2013年4月26日 下午11:04主編F

陪伴兩個兒子一路經歷台灣教育裡的各種大小考,看盡教育中種種的落後與不合理。向來幽默風趣的侯文詠,卻也流露出嚴肅、憂心的一面。他的作品讀來很輕鬆、有趣,像是給年輕人的勵志書。
但侯文詠說,他寫這些書背後的心情,卻是沉重的。他的兩個小孩都經歷過基測、學測這些考試,他也陪孩子完整的經歷過。
孩子的功課其實沒有很好,但他還是很開心,因為他看到孩子其他部分都很好,他也不擔心。就算高中、大學考壞了、遇到挫折,但如何面對挫折感,家庭很重要,因為人生總有失敗。你可以說,失敗很好啊,這次失敗不代表你會永遠失敗;而且如果人生一定會有失敗,早點失敗一定比晚點失敗好。孩子考壞了,他並沒有特別要去開導,只說:「你們都努力了,再來就是選擇哪條路的問題了。」
他覺得台灣教育最大的問題是,花了小孩子很多的時間,可是訓練出來的不是孩子未來需要的能力。他也不曉得他們有什麼權力佔據孩子這麼多時間?這已經牽涉到人權的問題了。如果它佔的時間少一點,讓孩子有時間、有自由去做其他的發揮也還好,但現在教育把小孩所有的時間都綁死了。比較大的問題是,他們的教育灌輸的都只是知識,其他的東西都忽略了。可是對將來出社會做一個有競爭力的人,這些知識可能不夠,有百分之七、八十更重要的東西,學校是不教的。要改變台灣教育的問題,其實需要所有人的觀念都改變。如果老師都只是想把孩子教到基測、學測考滿級分,以為這就是教育的目的,那這個教育就是「百戰百勝,其國必亡」。因為一個國家並不需要每個人基測、學測都考滿級分,他們的教育還在一條的直線排列上,大家都在想辦法要教到可以排到這條線最前面的人。理想的教育,其實孔子時代就有,是一條橫的線,每個行業都在上面。你教育孩子,就是讓他找到喜歡的行業,然後想辦法讓他在這行業裡排到前三名、前五名、前十名。教育的目的不是只有一條直線,然後想辦法把每個人排到最前面;而是拉一條橫線,讓每個人去找到一個對的隊伍,讓他找到他有能力做、而且喜歡做的事情。教育如果可以這樣想,其實有些小孩數學可以不用一百分,化學、物理不用一百分,他們只需要基本知識。改變觀念,孕育更多典範 要有愈來愈多人去想、愈來愈多人用這樣的觀念去教小孩,然後讓愈來愈多這樣教孩子的老師跟這樣的孩子變成典範,變成多數,他覺得這是一個文化戰爭。大部分的老百姓會慢慢發現,這樣的人比較靈活、比較適應社會、比較成功,就會把孩子往這個方向教育。但現在這樣的典範、例子都還不夠多。在觀念上推動一些改變,起碼有一天,可以讓老師、家長知道,他們的一些觀念、方法是錯的。他要做的就是一直寫,讓他提倡的這觀念變成多數,他要做的是一個不流血的寧靜革命。

侯文詠:小孩的人生就像一齣連續劇

張貼者:2010年8月24日 下午11:56主編F   [ 已更新 2010年8月25日 上午12:00 ]

上一篇文章,侯文詠彷彿像是心理醫生一樣,解決了網友對人生、事業的疑惑。接下來,焦點又回到他的作品上,侯文詠分享了他寫《白色巨塔》、《危險心靈》背後的人生經驗。

除此之外,許多有小孩的網友,也對這位「作家爸爸」感到十分好奇,請他聊聊他的獨門育兒經!侯文詠真的是一個「很有種」的爸爸,當他的兒子大學指考考不好、選擇去當兵時,他暗地裡叫一聲:「這小子終於做一件有種(gut)的事!」

原來,侯文詠把小孩的人生當成一齣連續劇?還有網友很kuso的問,如果小孩跟老婆同時問他「你最愛誰」,他要怎麼回答?請繼續看下去!

<我們創造一個環境,讓小孩子在這邊彼此砍殺,彼此痛苦>

網友西西問:

是什麼人生經驗,讓你寫出衝擊醫界與教育界的兩本小說《白色巨塔》與《危險心靈》?侯文詠:

看起來,我每次寫的東西好像都不一樣,可是都在寫一個同樣的重點,就是「人的自由」。

自由這件事為什麼對我這麼珍貴?其實我沒有窮過,我爸爸是工程師,媽媽是老師,家裡消費也不高,所以我從小沒有缺過錢。可是長大後我發現,我被整個社會結構的不自由,把我綁得死死的,那我所面臨的問題,基本上也是我們這一代台灣人,大部分人會面臨的問題。

我舉個例子好了,我們小時候的不自由是看得見的,有教官、學校要唱國歌、尊敬領袖等等。慢慢大了以後,學校教官都很和善,不像我們以前都會罰站,可是這樣的社會並沒有自由,這是一個看不見的不自由。意思是,社會看起來很開放,其實不然,它有一個你看不到但又沒有辦法反抗的對象。

回來看《白色巨塔》這本書,我就寫到說人因為追求權力,但是卻反而被那個權力把自己限制住了,讓自己不自由。所以追求更高的權力永遠都是踩別人的頭,我們就往上爬。你踩別人,別人就踩你,我們只好不斷的踩別人,陷入這個人類自己創造出來的循環。人創造這個世界的結構,可是人又被這個世界的結構所綁死。

危險心靈雖然講的是教育,可是我們也是創造一個環境,讓小孩子在這邊折磨,然後逼他們彼此砍殺,彼此痛苦。我們好像以為創造出一個很好的教育制度,其實教育制度又把我們卡死了。

<我跟我孩子處得好,是因為我永遠不夠了解他們>

網友章魚燒問:

我看完《不乖》這本書後,深深覺得你的孩子實在太幸運了!有一個如此了解孩子的父親。在你教育孩子的過程中,你從沒有碰過釘子、無法理解他的想法過嗎?如果有代溝,你是用什麼方法去解決呢?侯文詠:

基本上,我跟我的小孩子處得好,是因為我永遠不夠了解他們。不只是對小孩子,我們自己也是這樣。有時候做了一個決定,我們常常都會被自己嚇一跳。

所以,大部分的事其實我們自己也搞不清楚,那更不用說你的小孩子了。所以,我會跟我的小孩處得比較好,某一個程度是我看待小孩子的人生,比較像在看一個「還在發展的連續劇」。

我跟小孩子說,你的人生就像是一齣連續劇,我們也不曉得明天會怎樣,然後我們一起來看待它怎麼發展。把這個戲該怎麼發展的決定權,留在他們身上。所以我常跟我太太說不可以越位,在我還沒有踢球之前,你不可以跑到前面去等他傳球,你一定要在防守線的後面。

為什麼呢?因為你一但越位了,這個小孩子就沒有辦法去決定他自己的人生。所以你可能是你兒子的董事長,你給他錢,可是他是總經理,你要把團隊的經營權留給他去經營,因為他在經營的是他的人生。所以,父母一定要跟在後面跟著小孩子看他的劇情發展,不能跑在前面說,你就往這裡走吧!

我的兒子後來跟我說他要去當兵的時候,你知道,我偷笑好幾天嗎?我想說這小孩總算做出一件有gut(膽量)的事情。之前,他說他以為全天下的小孩子都在讀書,都在承受中華民國教育的荼毒,然後他去了以後發現,有做木匠的,有搬家具的,什麼樣的人都有。然後他說,同梯都羨慕他,因為,同樣當完兵、退伍,他們要去想一個月賺6萬還是5萬,寄多少回去給爸媽,他還可以選擇出國讀書。

現在他有時要去送香菸,有些要去遞檳榔,然後他就知道這世界是破破碎碎,跟學校教的是不一樣的。我覺得這個孩子你以後不用太擔心了,他要幹嘛他自己會想了。我都跟小孩子說,爸也沒有很多錢,你們現在花的都是你們的遺產,這是你們自己的錢,你們把遺產花完了,就沒有了。你的人生是你在怕,到時候你在苦命的時候,我已經死了啊。清明節你還是要來給我拜拜,我沒差啊。

<kuso題侯文詠接招!>

網友米可廚俱工廠問:

我也是有兩個孩子。當一個問把拔!你比較喜歡我還是妹妹還是馬麻?還附註只能選一個,而且不能說全部都一樣,這時你會怎麼回答?(PS:妹妹也站在旁邊瞪起大眼睛豎起大耳朵,等著聽你發表...)侯文詠:

感情的問題,你不能用理性的方式去解決。當小孩子、太太問你你比較愛誰,這種事就是他們在跟你撒嬌,老婆跟小孩你都愛,這樣就對了。

所以在情感的世界裡面,就不要想用理性來看待。大女兒問你愛誰,你就說大女兒,太太要是不高興就最愛太太,二女兒不高興,就說那我現在最愛你。如果他們大鬧說:「爸爸都耍賴,啊~~~~~~。」你就問,換成你們,你們要怎麼辦?

我在《靈魂擁抱》有一句話就講到說:「我在乎的是愛而不是真理。」我們很多時候是為了愛而放棄真理,因為真理沒有那麼重要,真理是一個我們所架構出來想像的理性世界。所以當小孩子問你爸爸你有沒有最愛我的時候,他在跟你講的是感情世界,在感情世界是沒有真理的,不需要太認真回答。

<瓊瑤也愛聽網友聲音>

網友KK問:

你粉絲團好像有幾萬粉絲,想問問你為什麼想做粉絲團?和網友聊天的感覺是怎樣?侯文詠:

我覺得媒體是一個很扭曲的狀態,其中以電視為最,電視再大於廣播。因為電視基本上是把時間壓縮,而且它有廣告,就會要求效果,所以你的人生沒辦法用電視專訪的方式,在40幾分鐘裡面完整呈現給讀者。

後來我做廣播比較久,大概有5年多,那個媒體就比較自在,但我總不能在廣播裡面,然後沒事就感傷的吟詩嘛。但是在facebook就可以,有些時候人生的東西就是需要那種情境。比如說,我今天可以貼一張圖說我躺在台東的一條路上,然後畫面上只有一張圖。

在facebook上,我也可以不用那麼的嚴肅,就是說我可以從輕鬆跟網友互動。我想把我的facebook經營成一種生活,而且這種生活有點黏又不太黏。

而且,我覺得做為一個作家,最棒的就是看到一個網友人生的改變,或者是他得到力量。像瓊瑤姊這幾年開始接觸網路阿,她就很興奮說:「文詠阿,你不知道喔!這上面有幾百萬人跟你留言……很讓人感動……。我老了賺錢又有什麼用?一個作家一輩子就是追求這個,想知道網友的聲音啊。」

引用來源:http://tw.topic.yahoo.com/hottopic/article/tw-features.yahookimo.com.tw/twfeaturesyahookimocomtw_201008092024

侯文詠: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研發部門」

張貼者:2010年8月24日 下午11:40主編F   [ 已更新 2010年8月24日 下午11:55 ]

「每個人,都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研發部門』。」 曾經是大醫師的作家侯文詠,說起話來總有自己的一套哲學,你很難跟他辯,也很難不被他說服,因為他的話有一套很強的邏輯,同時又很有「梗」。 他和百萬Yahoo!奇摩網友在「虛擬世界」中,會擦出什麼火花?

網友問他,從醫生轉換跑到成作家,一直那麼有信心嗎?侯文詠說:「就像你想追一個女生,你只是一直想怎樣追她、怎麼被她看到,不會一直想著失敗了怎樣啊。」

但是他也有收起搞笑的時候,交代了他從醫生,真正變成一個作家的分水嶺,那是一個「儀式」,是母親罹患子宮頸癌之後。他終於徹底知道,自己「只是一個病人家屬了」。

從此他決定踏上完完全全的作家之路,不再去比較,「因為香蕉是不能跟蘋果比的。」

「既然決定要當蘋果,就得是顆好蘋果,」侯文詠說這話時,又像個頑童。

許多網友不敢做生涯上的轉變,問了很多很無奈的問題,侯文詠就是這樣,一邊像頑童,一邊又很犀利,進行了他和Yahoo!奇摩網友們的首次空中對話:

<人生不是搞清楚你「不喜歡什麼」,而是搞清楚你「喜歡什麼」>

網友▂▄☆小粉☆▄▂問:

我想請教侯老師,興趣真能當飯吃嗎?我大學畢業後在現在的職場上工作已經滿五年了,可是我每天做的都是令我厭倦的出納行政工作,我討厭收錢摸錢,所以這份工作做得我好吃力。朋友說,工作不是為了興趣而是為了金錢與收入,我在這份工作中找不到任何令我喜歡的人事物,現在每天上班就是疲憊。我努力撐著這份工作,是因為找不到比現在薪水更優渥的工作,我現在該如何是好?是毅然決然辭職還是找讓自己感到興趣的工作?即便薪資低也好?侯文詠:

要是人生只有抱怨,卻不去檢視你自己的作為,這個是不對的。你今天在職場上工作了五年,這五年並不算什麼,我從醫生要轉成一個作家,就花了我十幾年的時間。這十年間,我並沒有想說不喜歡什麼,因為「不喜歡什麼」並不是人生的解答。而是你要知道你喜歡什麼,可以做些什麼。

所以從我當麻醉醫師開始,我已經在想說,我能不能去實踐一個概念,像一個公司中,會有研發部門。

舉個例子,今天公司支出100塊,會將其中的10或15塊撥給研發部門。儘管研發部門跟現今年的公司盈餘一點關係都沒有,但那個研發部門卻是在研發後年,或大後年的新產品,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部門。

我覺得,人不能沒有「研發部門」這個理想。今天你做其他工作,但你真的很喜歡搖滾樂,那你就花20%的時間,去跟別人去組個團;或者你真的很喜歡寫作,你就去寫嘛!每天花20%時間去做,有一天人家說不定會覺得你做得很好。或是像我運氣好,做了十年我其實已經有一大群的讀者基礎。所以當我辭去醫師的工作的時候障礙沒有那麼大,對我的家人也很好交代,這就是我的研發部門,花了十幾年功夫做出的成果。

也許會有醫生問我:「你幹嘛浪費那個時間做那個?」但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研發部門,所以我認為你做滿五年也還不晚,重點不是說你不喜歡這個工作,而是要去了解你喜歡什麼?

我覺得經濟上是生活的基本,為了薪水工作不是壞事。不過,回到研發部門的概念,你能夠拿多少出來做研發?有時候你的研發不需要很多錢,需要的是時間,那你能不能少睡一兩個小時?我在你這個年紀時,一天只睡5、6個小時,我並沒有付出更多的錢啊,也不是經濟的問題嘛!

前陣子我碰到詹宏志,他跟我說他還是5點多就起床K書,我覺得他很了不起,因為5點我絕對爬不起來,他就比我付出更多。那他為什麼願意這樣?因為存有熱情嘛!所以工作這件事,不全然只是錢的問題。

<當慾望大於能力時,你就窮>

網友幼魚問:

請給迷網的年輕人一個建議:我們都被重視高學歷的社會所洗腦,選擇大學科系時被世俗左右,出社會後失去了固定路徑,太過天真而有高度憧憬,不知道該怎麼決定自己的下一步,請告訴我們該怎麼尋覓、觀察、發掘自己的出路?侯文詠:

現在的教育,並沒有教年輕人去找出自己喜歡什麼。從小社會就告訴我們,你喜歡什麼並不重要,大家一起吃飯,你要吃什麼要看長輩。

可是老外他們不會,他們會說我的食物要加什麼不要加什麼,但台灣卻只有一個加糖減糖。如果從小你就知道喜歡,不喜歡什麼,長大了你就會了解到底該追求什麼。

然而,現在的發展是反過來的,我們要求一個人,就是去配合大家做一件事,基本上,都是在訓練代工的人。我們以前一直以為代工有前途,可是Nike一雙代工的鞋子人家3000塊,你才賺300塊,其他2700塊通通給這些有想法、有創意,搞通路搞設計的人,所以我才會覺得說我們下一個產業真正的未來,是在創意那一塊。

你要想出辦法,而不是去當一個埋頭苦幹的阿信。假如說,我寫了10年的書就是沒人要看,那就證明我原來是個三流的作家,那也無所謂,起碼我為自己努力過了,人生不會一無所獲。作家一邊寫的時候也會一邊讀別人的書,所以最後就算無法成為一個很好的作者,也會變成一個很好的閱讀者,人生就會不太一樣了。

我最近才看到J.K羅琳在哈佛畢業典禮講的一句話,她說很多人從前覺得貧窮好像很浪漫的一件事情,但J.K羅琳不這麼想,她說貧窮會讓人感到焦慮挫折,但要是一個人,可以靠著能力把自己從貧窮中拉拔出來,就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

所以我認為,年輕人剛出社會時,一定要給自己在經濟上起碼,要有一定的收入,不要靠別人。第二個是你的消費程度,也決定你到底會變窮還是有錢。

當慾望大於能力時你就窮,相反的,能力大於慾望時就會富裕。用這個標準來看,儘管比總數我輸人家很多(笑),但我卻覺得我富裕得不得了。我真的覺得台灣作家最好賺很多錢,像J.K羅琳一樣,讓每個人都想來當作家,那這樣這個國家文化就會有希望。

<變成作家,喔!我不用六點起床了,好珍惜!>

網友Li Sebastian問:

想請問侯作家,在決定轉換跑道的過程中,都是對自己充滿信心的嗎?如果不是的話,是如何克服的呢?侯文詠:

當我轉換跑道,正式變成一個作家時,其實我每天心裡在想:「喔,我不用早上6點起來,我好珍惜。」因為我以前寫書,是我要值班值到隔天八點鐘,扣掉我要準備開會的時間,一天只有2到3個小時可以寫。

但我現在每天在家裡會想說,現在多好,有一整天時間可以寫,我好幸運喔!我好享受!而且有這麼多時間,我一定要寫個1000字不一樣的,很厲害的東西。我每天是在那個邏輯底下,會讓我覺得充滿信心,反倒不是說前途、未來怎麼樣。

當你很喜歡一個女生,在談戀愛的時候,每天想說怎麼追她,怎麼被她看到,你就不會去想萬一被拒絕怎麼辦。你很喜歡一件事,喜歡到一個地步的時候,你就不太會去想說失敗會怎樣,你只會去思考怎樣把它弄更好。

〈媽媽生病後突然領悟:我不再是一個醫生了〉

網友果子問:

請問您義無反顧「不乖」的理由是什麼?若是單純的只對文學界有興趣,那繞了這麼一大圈,您有什麼收穫或是遺憾嗎?那這中間是什麼事件讓您真正體悟自己能夠站在醫生以及作家的領域?侯文詠:

轉換跑道後,那段時間我唯一在想的,不是有沒有成就這件事,反而是那個意義。每天去上班去當醫生,我可以救好多個人,那現在寫東西到底有沒有意義?當我有一些醫生的朋友或同事,他們有些發表了好論文,或是升為主任時,我就會開始有一點懷疑,我是不是不夠努力?

一直到我媽媽生病,得了子宮頸癌去開刀,我整天陪著我媽。我就看著這些醫生三更半夜開刀,我覺得他們好偉大,非常了不起!因為他們做的事有他們的價值在。在我媽開完刀後,我一個個去送禮道謝。

雖然這大概是3、4年以前的事了,對我來卻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儀式,我忽然理解到我是一個病人家屬了,以前都是人家送我禮物跟我說謝謝,可是我第一次發現,我是誠心誠意的感謝這些醫生,他們花了他們的時間、他們的人生救了我的媽媽。

從那一刻開始,我突然理解到,我不再是一個醫生了,以後我要以作家的身分好好做下去。我得在自己的道路上好好的努力,然後用不同的方式在這個社會上去幫助別人。我們作家將來留在這世界上的東西,很可能是寫出好看、動人的文章,我們跟醫生是不一樣的。這時候我就變得比較沒有遺憾了,我不再去比較,畢竟香蕉是不能跟蘋果比的。

我並不是因為厭惡醫生這職業而不做醫生,基本上我做一輩子醫生也是可以,而且我也會是一個很好的醫生,做一個很好的香蕉。但我既然決定要當蘋果,就得是顆好蘋果。

我如果要花更多時間去做醫生,我可以做得更好,我也知道我花更多時間去寫東西,我可以寫得更好,所以我沒有選擇兩者兼顧。因此白色巨塔之前的東西,跟我之後寫的東西,是不一樣的,那是因為我後來比較有時間可以好好寫。

讀者也常常問,你怎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前期搞笑後期變嚴肅,我說不是我的轉變,而是時間的問題。因為我以前永遠只能用零碎的兩三個小時、或剛睡醒的時間去寫。那時候我很掙扎,當然也可以兩者醫生跟作家兩者兼顧,可是那樣的人生就不有趣了。我後來想清楚,醫生這件事,很多學生做得甚至比我好,台大高手一大堆,我只能算普通的一個人才而已。但是寫作這件事可能是別人來做做不了。

2010.07.16教育好夥伴專訪: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

張貼者:2010年7月25日 上午9:22編輯組玉子

2010年7月16日 星期五
題目: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
主持人:常玉慧
來賓:名作家侯文詠

    如果他一直乖乖地當醫生,就不會有作家侯文詠了!
  巨變時代,擁有8種最迫切競爭力的關鍵態度,為人生畫上驚嘆號!

  你是心甘情願的乖、毫無懷疑的乖嗎?
  乖就能成功、乖就能快樂嗎?
  在一個今日的標準答案很快被明日淘汰的巨變時代中,只有不乖,才能確保你永不過時……

  從小到大我們一直被要求做乖寶寶、乖學生,最好大家都一輩子照著主流價值觀活到老、乖到老!那麼,為什麼現在卻反過來要「不乖」?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繼續乖下去,但有太多疑問在等待我們去挖掘,有太多挑戰在考驗我們的應變力,有太多刺激在拓展我們的視野,而「乖」可能會讓你無法適應波動激烈的時代,「乖」可能逼你在遭遇挫折時選擇放棄……這樣的乖,怎麼會有進步的空間?人生怎麼可能獨一無二、精采好玩?

  試著用「不乖」的角度想想:為什麼「認真」拚不過「迷戀」?失敗又怎麼會比成功好?為什麼我們總是用「別人的腦袋」,而不是「自己的腦袋」想事情?為什麼「視野」遠比「眼界」更重要?……

  讓我們跟著侯文詠一起想想,在一個今日的標準答案很快就會被明日取代的巨變時代中,如何突破那些別人給的標準答案,進而培養出適應變動的競爭力,追求真正屬於自己的答案,並且開創出自己想望的人生!

作者簡介

侯文詠

  台灣嘉義縣人,台大醫學博士,目前專職寫作。

 
 

 

訪談題綱:


1.談談很"不乖"的新書封面與書名。為什麼寫這本書?
2.當孩子小時候不想寫功課、不想學鋼琴時你怎麼處理?
3.目前國高中國文課程和考題,如果你是老師,你認為如何上課最能引發孩子的興趣?
4.對於台灣教育這件事,危險心靈探討得很深刻,經歷孩子學測基測出國讀書,你現在的想法?
5.快樂不應輸在起跑點的想法,可能是孩子長大的父母的省思?很多孩子還小的爸媽,努力把孩子的快樂葬送在補習班,和更多的才藝考試當中,這樣的孩子在你的觀察會成為怎樣的大人?羅曼菲和外婆的正面思考,讓她們形體已逝卻還令人懷念,她們的正面能量是天生的?
6.為何從眼界培養的視野是重要的,年輕人最適合培養眼界的階段是?如何培養?
7.如果人終究是孤獨的,為何又要藉人文素養追求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呢?
8.家長小書摘:最想送給家長朋友的一段話
9.家長南北來連線
10.主持人結語

熱情才是帶領孩子前進最好的力量 / 侯文詠領航員

張貼者:2010年7月18日 下午10:09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0年7月18日 下午10:10 ]


 
侯文詠的孩子,有一次考試考壞了,那次是全班都考差了,

 
同學都很擔心,不知道該如何向父母大人們交代。

 
這時,侯文詠的孩子說:「我爸一定會說,我很高興你今天失敗了。」

 
同學疑惑的問:「怎麼會這樣?」

 
侯文詠的孩子回答:「我爸就是怪ㄎㄚ啊!」

 
我想,當時侯文詠的孩子在回答這句話時,嘴角和眉梢一定都是上揚的。

 
其實,著名作家和麻醉科副教授侯文詠說,

 
他對孩子並不是沒有期待,並不是不會焦慮或不會生氣。

 
只是,他相信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表現良好、受到讚賞。

 
因此,考試沒考好時,孩子一定已經很難過了,

 
這時,做父母的除了安慰他之外,實在不需要再做什麼。

 
不過,侯文詠也不是一開始就能這麼看得開、放得下。

 
他記得,第一次發現孩子說謊時,又焦急又生氣。

 
但他的母親只是淡淡的告訴他:「你小時候也騙過人哪!」

 
於是,他想起自己一路長大,父母教養他的情景。

 
他們從不張牙舞爪,嚴聲厲色。他們只是一直站在他身後,支持他、信任他。

 
有一次,孩子學校校車停開。

 
侯文詠想,從學校走到家裡不過十幾分?

 
自己還用車接送他來去多次,他應該認得路,

 
於是要孩子放學後自己走路回家。沒想到,一個多鐘頭過去了,孩子還沒到家。

 
侯文詠急忙出門尋找,發現他走錯路了。

 
侯文詠這才恍然大悟:「平時你帶他走的路都不算,他從沒有真正會過!」

 
於是,侯文詠開車載孩子回到學校,讓孩子帶領自己,走一遍他認為正確的路線。

 
每到一個岔路,侯文詠就請孩子談談他決定直走或左右轉的原因。

 
最後,侯文詠再帶他走一遍自己覺得最近的路線。

 
在這段旅程中,沒有打罵嘲諷,只有窩心的分享和探險的樂趣。

 
侯文詠也清楚記得,他曾經為了培養兩個孩子的閱讀興趣,

 
以及增長他們的知識,要求他們看歷史書。

 
沒想到,孩子反而不喜歡看書了。

 
侯文詠發現情形不對,及時放手,讓孩子選擇自己愛看的書,包括漫畫。

 
結果,現在就讀國二的大兒子從《哈利波特》開始,

 
已經會自動去找文字的書籍來閱讀。

 
五年級的二兒子為了看《向達倫大冒險》,連英文版也願意一邊查字典一邊看。

 
點點滴滴的累積,讓侯文詠深刻體會到,

 
人的成長沒有捷徑。任何技能或行為規範都要經過不斷的摸索和重複的練習。

在這過程中,打罵、命令或要求,或許看起來有效,但都是表面、騙人的。
 
「熱 情才是帶領孩子前進最好的力量。」 侯文詠說:「孩子天生就好奇、

有熱情。父母 根本不必急著站在前面指路, 反而應該跟在後面觀察,

 看到孩子熱情湧現,及時提 供機會和幫助就可以了!」

「東西的成熟有一定的時間和過程,必須耐心陪伴、等待。
 
帶孩子絕對不能講效率,要用『沒有效率的方式』,孩子才能紮實的長大!」
 

1-6 of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