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年新希望?/李偉文

張貼者:2015年1月22日 上午4:00主編F   [ 已更新 2015年1月24日 上午1:10 ]
新年新希望,在小時候還有作文課的那個時代裡,這個屬於應景的題目不知道寫了多少次,就像我的志願一樣,只是不管是願望或志願,隨著年歲增長,一年比一年縮水。其實若真的願望能實現,十多年前還在擔任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時,曾寫過一篇遊戲文章,提到我有一個願望──希望每個開車的人從車窗丟出去的任何東西都立刻飛回貼在他的鼻子和嘴巴上。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願望是因為當時剛好有好幾次看到有人從車窗將垃圾往外丟,有時是煙蒂,有時吐痰,吐檳榔,有時是易開罐飲料……。實在很難想像有這麼粗暴不尊重的人,由小見大,有這麼些對周遭環境視若無睹又自私自利的人民,自然生態的被破壞當然是理所當然了。

提到由小見大,就想起美國紐約的經驗。在二十多年前,紐約的治安之糟大概可算居世界數一數二的。後來能在短短時間改善(紐約是有千萬人口的龐大都市),歸功於「由小見大」的「破窗理論」。新市長增加數萬名警力,全部警力就針對地下鐵亂塗鴉的改善及捕捉在地鐵入口閘門跳躍以逃票的民眾。非常神奇,但是數十年恐怖暴力的都市就此改頭換面卻是事實。

話題扯遠了。

新年希希望,坐在家裡陽台遠眺都市紅塵,我倒是有一些願望──希望自己是天下第一閒人。

就像作家黃明堅寫的:

「做一名閒人,對我來說,是相當高的理想。

忙人把地球上所有重要的事情做完了,剩下來給閒人的,就是無事可做的幸福。

遠方的戰爭已經開打,修憲會議快馬加鞭,民主改革在街頭進行,文化復興自有委員會處理,早報出刊了,晚報正在印。就在我起來的那一刻,世界上的大事都已分派好人手,獨獨漏了一名閒人。於是我只好放上音樂,打開書,沏一壼茶,然後,暗自讚歉,閒著真好。」

如同黃明堅一樣,我把做一名閒人視為我最高的理想,「貪懶」不只是新年新希望,還是我的本性。我的懶,在學生時代的寒暑假,可以懶得出門找吃的而七天七夜待在書房吃泡麵。我的貪懶,可以不接電話不打電話過一個月又一個月。偏偏矛盾的是,懶不要緊,我又貪心,除了讚歎古木千丈之外,又不免跪伏於地驚呼那微小毛氈苔的神奇與美麗!是啊,貪心,正如席慕容所寫的:「這人世的一切我都希求,快樂啊憂傷啊,是我的擔子我都想承受。」到書店轉一圈,看到許多自己在不同階段所醉心的範疇,歷史文化、教育、哲學、社會科學、文學……各類熟悉的書籍都曾經那麼狂熱過,直到現在還貪心的想樣樣涉獵

「明知道總有一日,所有的悲歡都將離我而去,我仍然竭力地搜集,搜集那些美麗的糾纏著的,值得為她活了一次的記憶。」的確,如席幕容寫的,我是凡人,因此希求這滾滾凡塵的一切,痛痛快快地、深刻精彩地玩他一生。

我想,不管是皓首窮經的學者,或餐風飲露修道的人們,都是貪心的人,知道生命的大悲涼與大愴痛,才這麼地不顧一切的吧?

不過如果真的要給自己一個新年新願望,或是新年新目標的話,我希望今年能夠「用更多的時間,做更少的事」。因為我要好好感受周遭的一切,我要常常提醒自己,並且主動,或者刻意地讓自己隨時有「偷得浮生半日閒」的習慣,讓自己靜下來,重新感受周遭的一切,提醒自己「萬物靜觀皆自得」,而且除了人的眼睛,我們還可以透過心靈之眼來觀看。

備註:圖片取自網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