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長壽談愛你一輩子

教育不翻轉 只能教出沒靈魂學生/嚴長壽

張貼者:2015年4月27日 下午2:08主編F   [ 已更新 2015年4月27日 下午2:10 ]



嚴長壽昨在台東演講「未來教育新焦點」,認為台灣教育出現危機,若不改革恐面臨災難。 記者施鴻基/攝影分享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昨在台東演講「未來教育新焦點」,他表示,人類未來最終將回歸與自然相處,「這是台東翻轉的大好機會」,當外來財團排山倒海而來時,他希望台東人珍惜自己的土地,讓孩子有回鄉的路。

「台灣教育面臨很大危機,再不改善,下一代就可能受到衝擊!」他說,如今家長制約教師,一切成績取向,教育改革極不容易,當前知識容易取得,教師要成為學生的引路人,帶學生養成品格,找到未來的道路。

嚴長壽說,近年他把宜蘭慈心華德福教育方式散播到台東均一中小學等地,就是希望改善教育現況。他舉例,一般老師遇到學生在課堂上吵鬧,第一念頭大喊「安靜」,但華德福的教師會帶學生唱歌,等到注意力集中後,再開始授課。

針對時下批評以及負面教育充斥,令嚴長壽憂心,他認為家長、學校都要負起教育責任,學校教得再怎麼好,如果學生回到家裡,面對的是家長的負面教育,那麼學校的教育等於白費;相對地,如果家長教得好,學校教不好,結果也一樣。

他說,他的友人因對學校教育灰心,想讓孩子自學,但他奉勸「如此將讓孩子成了家庭重心,失去學習面對挫折的機會」。

嚴長壽說,教育的目的,是希望讓孩子看得到目的,也知道方法,反觀台灣教育似乎並非如此;以大學生為例,不少人不上課、熬夜上網,自我約束能力堪慮。

「自我約束能力不好,又怎麼能夠養成品格?」嚴長壽感慨,造成這種情況,教師難辭其咎,有的學校擔心學生流失,不點名、學科不當掉,還提供許多「垃圾學分」,所以要先從教師教起。

嚴長壽表示,教師應該捫心自問,現在和初入教育界比,熱情是否消退?「這種教育熱忱已經消失的教師,是當前最大的危機」,因為每天上課只是行禮如儀,不會思考創新教育方式。

他說,以前考師專、當教師,是窮人家翻身的路,但是現在卻當成鐵飯碗,不只斷了窮人的翻身路,也教出沒有靈魂的學生,「這些人都應該快跳出來,而不是撐著等退休,誤人誤己」。

來源:2015-04-27 03:21:48 聯合報 

年輕朋友請走一條追尋自我的天賦之路/嚴長壽

張貼者:2014年8月21日 上午12:48主編F

        年輕人不能靠別人打前鋒,自己動都不動,年輕人要有自己主張、自己的判斷、找到自己的能力,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初衷,這樣才能激發自己無可救藥的熱忱!

        讓我先說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年輕人的故事吧!他,在士林夜市旁長大,十六歲還是淡水商工餐飲科學生時,就在亞都飯店巴黎廳當學徒。今年三十六歲的江振誠(Andre Chiang),如今是國際餐飲圈表現最出色的台灣人之一。去年他所主掌的新加坡Jaan par Andre餐廳,名列知名的「英國聖貝勒格利諾」全球五十大餐廳之第三十九名。他身上傳奇無數。二度被《時代雜誌》封為「印度洋最偉大的料理」、餐飲指南《Relais and Chateaux》將他列為「○六年全球最佳一百五十位主廚之一」、Discovery 選他為「○六亞洲十大最佳青年主廚」。江振誠從來沒有念過大學,但卻在競爭激烈的法式料理中,從臺灣出發、一步步站上國際頂尖的法式料理舞台,他走過的路,充滿荊棘,卻是一路跟隨內心熱情的追尋夢想之旅。

        但,請恕我直言,台灣的「江振誠」們真的太少了。環顧周遭,我看到更多年輕朋友,對未來感到迷惘失去方向者,比比皆是,我的痛心更甚。

        因此,我想對年輕人說一些重話:很多人即使讀到大學、拿到碩士、博士,也是白讀,因為並非自己的天賦所在、天命歸屬,未能發揮真正的潛力與熱情,結果在職場與生活都得過且過,浪費生命。

年輕人應具備的能力

        在過去在各種場合演講,我不斷強調:年輕人要懂得傾聽自己,清楚自己的天賦何在;也要學會觀察,下精準的判斷;面對世俗的潮流,要有勇氣提出主見;更重要的是勇於嘗試,甚至挑戰自己極限,為生命創下更大的格局。

對我來說,這是任何時代、任何地方的年輕人都必需具備的五大基礎能力。


「傾聽」自己內心的能力

        「傾聽」,是與自己深刻對話,了解自己的能力。特別是年輕人必須能夠分辨「興趣」和「能力」之間的不同。也許有人覺得興趣就是他的能力及優勢,這其實是一種誤解。你可能熱愛音樂,卻缺乏成為音樂家的精湛技巧,因為音樂涉及音感、聽力及基本節拍觀念等,甚至創作的天分,也需要後天的學習苦練。再譬如美術,你必須對顏色、形狀、布局等很敏銳,否則做不了好的畫家;再如你想做外科醫生,除了醫學知識訓練外,必須具備靈巧的雙手,外科醫生的雙手必須能在開刀的關鍵時刻,靈巧地在人體內部操作複雜的器械;更別提廚師要有出色的味覺、嗅覺,甚至藝術涵養等。如果你有興趣又有能力,兩項優勢相輔相乘,也許可以達到最適天賦的最佳結果。但在這之前,你要學會傾聽你的內心,到底你真正喜愛的是什麼?哪方面是你真正可以發展施展的領域?

「判斷」的能力

        現在社會充斥各種看似酷炫的流行,很容易讓年輕人迷失。好比在很多職業學校,「調酒」變成很熱門的選課。年輕人大都覺得花式調酒可以將酒瓶往上甩,可以手伸到背後接瓶子,非常酷帥,幻想著「調酒師」未來應該也是搶手的工作。但如果有位年輕小伙子帶著這項技藝到真正的職場,我想除了幾個以酷為號召的Pub與夜店外,在真正的餐飲行業中可能一點用都沒有。因為如果他只學會A瓶酒加幾盎司、B瓶酒加幾滴之類的小技倆,一直停留在「求其技,沒有深思其藝」的層次,可能連真正的品酒能力都付之闕如。再拿廚師傳統的盤飾來說,「刻花」的確是門大學問,但比起在食材上刻花、雕龍,用相對軟度材質的蔬果做各種造型,這些對三義的木雕師傅簡直只算是雕蟲小技。對於一個廚師,如果苦練後能將一個蘿蔔雕成一尾生動的龍,卻無法讓人品嘗到一道真正美味的好菜,實在也是本末倒置的事。好的廚師要對食材的特性、口感充分掌握,對烹調的技巧十分純熟,對顧客的期待也完全了解,更甚最好有美學涵養…。而刻花、雕龍只具妝點性質的技術。因此,年輕人要有能力判斷哪些能力是真金不怕火煉,能夠保證你的未來,不怕被潮流起落淘汰。也要了解,工作能力不等於生活能力,更不是每個人都要跑第一名,心中要建立一套明晰的價值觀。

拿出「主見」的能力

        現在的年輕人,看似表面上很多選擇,但碰到像人生志向、選擇念什麼科系、如何規劃自己的人生這一類「關鍵選擇」時,其實茫然失措、隨波逐流的多,胸有定見、勇往直前地少。為什麼?原因之一是過去從父母、學校到教育體制甚至整個社會環境,疏於培養孩子自主的空間,鼓勵他們勇敢探索、思考和選擇,以及為自己負責的機會,造成孩子成長後,很難找到自己的「真愛」。對比國外的年輕人,念完「高中」滿十八歲後,等於宣告制式學習的結束。很多歐美大學生在申請大學時,刻意選在遠離家鄉、甚至是不同國家的大學,目的就是為了拓展視野。很少人像台灣大學生,一直念到大學或研究所,都待在同一個地方,直到臨畢業了,才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生涯。放在國際的水準來看,這樣都已經慢人家太多了。長久以來,台灣整個教育系統,把「休學」看成非常嚴重的事,通常是生病、遭逢家庭重大事故等,學生才會休學。很少學生像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哈佛大學念到一半,二十歲就休學,和他的夥伴躲在車庫不眠不休撰寫程式。雖然哈佛幾乎已是每位莘莘學子心目中的真理聖殿(剛好哈佛的校訓就是「真理」,拉丁文VERITUS),他就是覺得學校已經不足以教我了,有勇氣說:「夠了,我要先停下來,我要創造屬於自己的未來。」我要強調我絕不是鼓勵大家休學,而是學校本身不是青年庇護中心,如果學校經不起考驗,不具備競爭力,或不合適於你自己,你能不能拿出主見,選一條可以完全實踐自己夢想的道路?

「實踐」與「學習」的能力

        七零年代初期因為工作關係,我開始顰繁出入歐洲,我看到一大堆歐美的學生,用非常低廉的五塊美金一天,到歐洲自助旅遊。我曾看過一大堆年輕學生在歐洲各大美術館裡,或靜坐幾小時畫素描、或對各項展覽抄寫記錄心得。就像呼吸有深有淺,這些年輕人從傳統的教室走出來,拋開書本,展開他們自發性的「深學習」。八零年代,我看到經濟成長後的日本青年人做同樣的事情。甚至到了九零年代,我漸漸看到很多韓國青年學生走同樣的路。綜合過去幾年在世界各地的觀察,我發現每個國家經濟到了一定階段,都有會求知若渴的年輕人,背包一揹,帶著滿腹的好奇心,走上探索世界(自己)之路。可是,同樣經濟成長過程中在旅遊路上我卻很少看到台灣青年。台灣的年輕人在這場探索世界的旅程中,彷彿缺席了。

        當然,在交通旅遊這麼便捷的今天,台灣年輕人是有出國,也有修學旅遊,也有到各國民宿體驗生活,甚至這幾年還流行打工渡假(working holiday)。去紐西蘭摘奇異果、剪羊毛,這些磨練,也許讓語言流利一些,或生活能力強了,但這樣打工渡假,跟之前我在巴黎、倫敦、慕尼黑美術館、博物館看到年輕人,大規模深入的學習,這是有差別的。很多台灣年輕人是跨不出大門的,沒有企圖心也沒有勇氣。願意背著背包到世界各地「深學習」的台灣年輕人,可說是鳳毛麟角,那種挑戰極限的野心太弱了。

對世界「好奇」的能力

        法律及父母是外在的限制,但如果台灣年輕人真對世界還有求知欲、還有好奇心,他們還是會想辦法克服困難出國。但是,我認為最關鍵的問題在於:台灣年輕人對世界沒有好奇心。沒有好奇的原因出在我們的學校及社會教育,非常缺乏「世界公民」的觀念,也就是對整個世界現勢概不關心。從遠的政治面說起:一九七一年,台灣失去在聯合國席位,之後,中美斷交,長達近四十年的孤立與被排斥,多數台灣人民形成了對國際社會的嚴重疏離。照理說有視野的政府,在國際政治處處碰壁,走不出去時,更要積極運用不同的管道接觸世界、了解世界,尤其重要的是,讓青年學習與世界同步。但正好相反,我們整個教育系統對於國民世界觀的養成付之闕如,當然也無法教導出對自己以外世界產生好奇的年輕人。國際觀是種心態,有能力接觸到國際資訊,還要能與世界連貫,才不會只用狹窄的心態看問題。曾有偏遠學校學生寫信來邀我去演講,說他們是偏遠地區的大學,從來得不到名人的青睞。我去了,說:「我真的要來罵你們,我無法想像才跟台北差幾百公里,你們就認為是在偏遠地區!」如果對世界沒有好奇,即使住在台北市中心,如果心態不改變,都是在世界的偏遠地區。

        反觀美國很多孩子,十八歲就被踢出家門,自己獨立料理生活,打工讀書;在英國也有「GAP YEAR」的傳統,政策性鼓勵年輕人不要待在學校,去國外闖一闖,在海外學習或擔任志工一整年;在德國,十五歲的職校中學生,暑假要自己寫履歷、學習應徵工作,並由僱主來打分數;到了高二,更有大量高中生飛到美國及其他國家等高中,做交換學生。

        想想,假使台灣也有許多高二學生曾到美國、歐洲等地待一整年再回來,那他的英文以及對世界的了解認知,會有多大的幫助!對於他日後是否要出國留學或對未來學習做出更正確的選擇,絕對是重要的參考。所以我要對年輕人說一句重話:如果你沒有自信、沒有希望、不想離開自已的舒適圈,只要待在游泳池裡划船,而不願挑戰大海冒險。

        你等於在二十幾歲就斷送掉你自己的未來了。

只有專注和熱情,才能讓生命火光穿越迷霧 / 嚴長壽

張貼者:2012年5月26日 上午11:50主編F   [ 已更新 2012年5月26日 下午8:48 ]

只有專注和熱情,才能讓生命火光穿越迷霧

江振誠十六歲時還只是淡水商工餐飲科學生,曾在亞都飯店巴黎廳當學徒,但不出四年,就在他二十歲那年,他便破紀錄地成為西華飯店法國餐廳主廚。之後,一句法文都不會的他,隻身到法國闖天下,進入米其林三星主廚 Jacques & Laurent Pourcel餐廳,一天工作近二十小時。

  三十歲不到就晉升為餐廳當家主廚,管理下面三十五個法國廚師。一個年輕的東方人,居然可以領導向來以美食自豪、連英文都不屑出口的法國人。

  即使現在已身為餐廳的老闆,他仍一天工作十二小時以上。就在週日傍晚餐廳即將忙碌的前一小時,他用幽緩磁性的嗓音,道出了自己的故事:

  我念淡江中學,國中時,我大概是個看來普通沒什麼特別的孩子,我父母對我也沒什麼特別期望,不管我想做什麼、做任何選擇,他們唯一要求我的,就是我確定這件事,我夠喜歡、夠愛它,不要做了又抱怨。我父親從事紡織業,他教育我們家三個孩子,要有自己的個性跟想法,所以我們家三個孩子每個差別很大,站在一起沒有人會相信我們是姊弟。

  雖然我媽媽曾在東京中華料理餐館當廚師,但是她從不強迫我們要做她的工作,或希望我們變得跟她一樣。她要我們在沒有壓力下,自由決定自己的將來,對我而言,做一件事,它的Drive(驅力)很重要。後來念餐飲,想做廚師,都是我自己的決定。

  出國,更是我人生一個重要的關鍵。二十歲那一年,我賣了我的摩托車,提出我在銀行僅有的十萬塊存款,我的阿姨借了我十五萬、伯父送我一套刀具,我決心到法國闖一闖,就此開啟了我的廚藝之旅。

  為什麼非得出國?我是個很 straightforward(坦誠率直)的人,也是完美主義者。所以當我決定要走法國料理的路,我想除了「親自去法國,融入其中,成為他們的一分子」這個方法外,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這就是我的驅力,至於這件事會不會很困難?有沒有辦法溝通?或如何在那邊生存?這些我從沒想過。

  即使現在,我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以上,我特別喜歡在壓力下工作,因為當我專注在一件事情時,一切都變成像「慢動作」一樣,所有細節都無比深刻而清晰。

  今年初,我受邀到西班牙和法國表演,面對四千位全世界各地來的專業大廚。幾乎所有的廚師應邀表演都在講技巧,好比某種食材做過什麼處理,然後放在液化氮中,會變成什麼樣子。

  輪我上台之後,所有台下四千位廚師,睜大眼睛,我知道他們期待的、想的都是 
  「Andre 到底有什麼魔術、技巧?」 
  然而,我沒有魔術,我也不談技巧。

  我只很誠懇地說,往往我們最難忘的用餐經驗並不是技術,而是這個過程。廚師的終極目標是將食材轉化成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東西,enhance food、enhance experience(提升食物、提升體驗),讓這個用餐過程成為一個難忘的經驗。

  在這個漫長的料理過程,我最終領悟到最美的是意念、過程以及背後的故事三件事。好比我今天要煮東西給心愛的人吃,這個意念非常之強,強到她吃到這道菜時,也能明顯感受到你的意念;之後你怎樣將意念實現出來,從選材、採買、烹調,烹調結果可能成功或失敗?想她可能喜歡吃到什麼樣的味道?軟一點?硬一點?什麼顏色搭配什麼?這整個過程是很美的。

  最後,當你知道這背後整個過程,完整的故事,你才是真正enhance the food,你才充分尊重了你的食物。而不是這根蘿蔔多少錢?怎麼削皮、刻花?花多少時間燉?其實,當你懷抱著意念、過程及故事處理這根小小蘿蔔,就足以讓這根蘿蔔成為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蘿蔔。

  演講完了,現場四千位大廚都睜大眼睛,傻了眼,幾秒之後,有人大聲叫好。尤其在法國時,所有人都站起來拍手。還有很多人立刻衝到台前,熱情地跟我握手、合照,場面熱絡到有點難以控制,很多人都離開了座位,下一場節目還因此被迫延後舉行。

  我最喜歡《小王子》書中的一句話:「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本質無法眼見)就像一道料理,你看得到的只是食物,但更重要的本質是那整個「不可眼見、只能體會」的三件事。

  我常看到年輕朋友太容易被太多東西分心了,還沒做一件事,就想到別人會不會喜歡?會不會流行?價位會不會太高?有沒有辦法量產?有沒有未來性?

  我從來沒有考慮這麼多東西,我沒有比別人聰明、有天分,我只是很努力把事情做好。在法國的前七年,我每天工作二十個小時,從削馬鈴薯、打雜清掃開始,我從來不覺得辛苦。這是我走向目的的一個過程而已,你想要做到一件事,要付出的代價就是如此,那就接受它。

  如果你決定從A點到B點,兩點之間或許有近路,或許有遠路。只要你想要到B點,就要經歷中間的過程,否則就不要到B點,很簡單!

  面對這中間的磨練,當你覺得自己在犧牲時,就代表你正在喪失熱情。所謂「卓越」不是別人對你的界定,而是你給自己的評價。

<摘自 教育應該不一樣 第3章 年輕朋友請走一條追尋自我天賦之路 >

1-3 of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