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跨年/劉克襄

張貼者:2014年12月25日 下午6:20主編F
今年的跨年,各縣市還會是如常,以施放煙火和知名歌星表演的嘉年華形式度過嗎?

去年在花蓮豐田,有一群少年辦了場別開生面的盛宴,經由媒體報導,受到許多好評。他們獲得激勵後,今年早早就決定深化這個活動,除了改善上回的不足,還要更加緊密地連結在地生活。

當時,他們係因村裡阿婆一句:「好久沒有很多人一起吃飯了…」,有感而發,糾集村人促成一場年底辨桌。參與活動的人各自帶私房菜,當過總舖師的阿婆,雖有帕金森症行動不便,也再度為返鄉家人掌廚。大家一起歡樂聚餐後,再看露天電影。同時,邀素人歌手表演,倒數迎接新年。

緊接著,一起到車站前,在他們創辨的二手雜貨舖五味屋過夜。天還未亮,騎單車前往花蓮溪出海口,迎第一道曙光,許新年願望。然後,再回到社區的小學,舉行升旗典禮。

今年他們想藉著跨年活動,再次引領年輕學子認識家園。這回宣傳不只是在老家,還要透過網路和臉書,帶出更大的影響行動。

他們的跨年有何執行內容呢?此次想聯結農村的傳統信仰。豐田是客家村,過去歲末都有「謝平安」、「收冬戲」的傳統。「謝平安」是秋季至年末舉辦的慶典,為了感謝神明和土地,給予一年的平安豐收。

午時過後,村人會集聚村中大廟,進行隆重的酬謝祭典。晚上則有平安宴,各家會準備一道道佳餚,邀請左鄰右舍、親朋好友賞光,感謝一年來的相助。如是一家吃過一家,酒足飯飽後的人們再回到廟前,一起觀看酬神的「收冬戲」,度過熱鬧的一天。

此一活動,過去長期受到客委會補助,但傳統儀式難免淪於形式。他們想要再創新,喚起人們對於季節、時序的慎重,同時結合酬謝情感和村落文化,賦予跨年更多的意義。

跨年晚會的施放煙火,常常只是短短幾分鐘的絢爛,難免有虛耗錢財之虞。他們向社區的長輩請益,學習如何製作竹砲,取代煙火。年底前,他們會上山去找適合的老竹,將其砍伐,帶下山來。再跟老師傅請教,如何手作和施放。為了遠方遊客到來,還會介紹具有生活歷史的旅館和民宿,提供給外地朋友下榻,更深入體驗地方風情。

現今的跨年晚會,明顯地缺少和過去的節慶文化呼應,多半是以歌星表演和煙火秀做為主軸。這一流行也不知何時起,竟成為每個縣市必然的儀式。彷彿無此活動,即無政績。若批評浪費公帑,不少官員還會振振有辭,直指跨年晚會可以帶來寬綽的商機,周邊商家甚且蒙受其利。

問題是這一短暫快樂,猶若打麻藥,真正獲利的還是少數人,並非全民雨露均沾。若要我建議,幾個具有代表性的大城市舉辦,藉由廠商贊助是為上策。其他城鎮則應省下大筆經費,進行更有效能的公益活動。

豐田的年輕人,自己發想、規畫和設計,尋找更適合的跨年內涵,其實是其他縣市可參考的模式。跨年晚會不一定非得花大錢,舉行嘉年華會。有些地方更適合安靜度過,迎接新的一年。

他們的兩次活動,創造了一個飽含地方社區文化,有別於現代跨年的晚會。不論是學生、村人和遠來的遊客,都能在活動中接觸社區風土特色,重新凝聚村落的情感。

省下一天的浮華,打造更多美好時日,有識者當朝此方向施展。(作者為自然生態作家)

【2014/12/24 聯合報】@ http://udn.co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