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門課程創始人
王金涼老師
的自述


退伍後,為了生活,不小心踏進保險業,回想起來還真是錯得對。
由跌跌撞撞到駕輕就熟一晃將近30年,這是一趟人生歷練之旅,我從對社會的懵懂初生不畏虎,充滿了凌雲壯志,到理解原來社會是個大煉鋼廠,讓我懂得更謙卑,進而覺得有些東西可以傳承與分享。

   30年的壽險業務生涯,讓我有機會面對各階層的種種關係,
客戶與我、公司行號的老闆與員工、不同的夫妻與親子,朋友同事間等等的互動,這其中我也是各種角色之一,在當中我觀察、我學習、我歷練、我體悟生活與工作給我的種種,所以不知覺中開心門在其中蘊釀,成立開心門的心願也漸之成形,自己雖歷經波折,然而似乎一切都是為最好而準備。

   工作中,從單純的業務推廣到增員、選擇、訓練、輔導一手包辦,
讓我看到:
一個新進業務員,為何能夠成功、為何功敗垂成,
為何有的肯吃苦負責任不斷找方法,為何有的不耐操容易為自己找藉口,而與人的關係為何有的能夠散發熱忱,有的卻始終冷眼旁觀;原來這都與成長過程有關,而家庭、學校、社會教育扮演著相當重要的份量,換句話說這都跟---教育---有關,陳水扁之所以成為陳水扁,馬英九之所以成為馬英九,政治人物之所以在議事殿堂相互攻擊,造成社會的內耗,在在無不與成長過程的教育有關,教育是百年樹人由社會的種種現象看出影響力的深遠,很高興有機會成為全家盟愛團的一員,參與與教育有關的活動。

   一對夫妻初始如膠似漆,形影不離,不久卻相敬如冰冷戰,
最後不歡而散;了解其中始末,原來都是善意的,但卻都一直無法讓對方懂得自己的心,所以冷漠以對以取代原先的熱情如火,卻一直納悶到底自己在哪裡出了問題或是一味的責怪對方的不是。

   很多父母給予孩子最好的,為了孩子犧牲自己卻換來不領情的孩子,
甚至有對父母要拿著木棍以自保才能上床睡覺,因為孩子嗆聲要砍他。言談之間,看到當事人老淚縱橫,百般無奈、懊惱與灰心,讓人不捨,為何愛得這麼深卻這麼累。

   一個老闆,開會的時候,總是期待員工多發表自己的看法,
然而會議到頭來都變成一言堂,老闆常常懷疑自己是否用錯了人,用了一群不負責任不會動腦筋的笨蛋,而員工也有很多的委屈,總覺得自己的心聲老闆無法了解,甚至不想了解;彼此在相互抱怨甚至相互抵制中過日子,很多公司就在這樣的內耗的氛圍下生存,競爭力不知不覺中喪失,難道沒有減少內耗增加生產力的方法嗎?很多老闆都有這樣的疑問;很多員工有志難伸,人在公司心卻是過客,令人遺憾。

   不知覺中,我這個保險業務員成為他們訴苦的對象,
起初我也苦無解方,剛好無意間看到一篇管理雜誌報導:職場上“對的人”,通常除了專業知識之外,更重要的是有“自我驅策力”與“同理力”
----有關此篇詳細內容可參考---。就這樣我藉此自我診斷,
然後自己一面歷練、一面體驗與一面分享,發現了這其中的奧秘,原來,巧妙就在同理的能力,而同理的能力首推良好的溝通能力,其中的關鍵之一:自我的對話、自我的覺察更是重要。這也呼應了古人所說:凡事反求諸己。難怪愛因斯坦說:直覺是老天送給人的最好的禮物,而理性是老天送給人的最好的僕人;然而人  們總是以僕人為榮,而忽略了那份禮物。為了迎合工業社會職場上的需求,學校教育將大部分的心力放在理性思考能力的培養,而往往忽略了感性直覺同步成長的刺激,以致於我們看到很多感性與理性不平衡的制度與政策,我們就好像搭乘在一部失控的列車上,隨時可能出軌。

   在不斷學習與分享的過程,開心門慢慢的成形,工作中,
多次動心想致力於全心分享我的體悟與發現,但都讓以“一切等退休再說吧!”這個聲音所淹沒。然而等不及退休我病倒了,家庭也發生變故,連串的事件,讓我更深刻的體會人生的無常,我知道“開心門”很值得推廣卻一直等待。老天安排了我與執行長---慧英的因緣際會,就這樣“開心門”目前在愛你一輩子守護團落腳。

   很多好的經驗都是經過不斷的歷練與演化而成形,
很多經驗豐富的父母,都是從生疏摸索開始,然而等到自己已經駕輕就熟時,卻不再生小孩、帶小孩,有經驗的父母,如果不能與更多年輕的父母分享,而讓自己的好經驗隨著年歲而埋沒,這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而很多快樂的經理人也一樣,都是從不懂開始歷練,不是嗎?。

   所以“開心門”是我人生歷程經驗和學習累積的整理,藉由“
開心門”野人獻曝,如果能因此達到拋磚引玉讓更多人參與愛你一輩子守護團充分發揮五字箴言的效果更是我所樂見。
    王金涼2010/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