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感言 by 怡浩 ( 009期 )

張貼者:2008年12月18日 上午5:529期同學會   [ 已更新 2008年12月19日 下午9:16 ]
 

各位,好!

        這些年在公務系統的過程,對人性很失望。報名參加是由於洪蘭女士的書對我內心的衝擊,並讓我嘗試新的夢想,上網找洪蘭女士的工作團隊,而參加了此次愛你一輩子。

平靜的內心(修行數年)不知為何激起了浪花,這不是我習慣的展現內心的方式,理智型的我雖還是覺得尷尬,但無法否認開始喜歡上你們。

已有兩晚,與內人聽兒子唸游乾桂老師的『想飛』,期望我們擁有最大的耐心持續下去,.......。

跟自己說加油!
 

我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但我這個做爸爸卻是用兩種心情、兩種態度,也提供了兩種的成長環境來給孩子。

 

老大民國76年出生,當時的我仍受到傳統父親觀念的枷鎖,自己又沉迷於成大功立大業之中,孩子自幼兒以至及青少年的成長過程,正是我在職場上如火如荼的打拼的時候,與工作相關的事情都被視為最優先與最重要(責任與榮耀感?)。當孩出世時,我正在攻讀在職碩士學位,老師告訴我們:「研究生是沒有假期的,。」,加上試驗室是出了名的嚴格,這些訓誡的話語讓我戰戰兢兢,到校後有一個月多都不敢回家,那時老大一歲多,完全由內人照顧,每次回家不僅持續感覺著研究所的壓力,而且每每被孩子的咳嗽聲攪的愈加煩躁,徒增夫妻間的爭執,再回台北時,又得面對孩子錐心泣血般的哭鬧,就在這樣家庭不平靜的狀態下,兩年後完成了學位,再回職場四、五年後,又逢上級推薦赴法國進修,那不是生為研究人員的夢想嗎?於是舉家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南法土魯斯,又一頭栽進工作中,工作的壓力加上父權的想法,對老大可以說是非常嚴厲的管教,但老大個性溫和,從未與我起衝突,直到進入高中,開始感覺親情與友情間的拉扯,偶爾聽他說起同學覺得他龜毛,開始思考我對老大的管教是否太嚴。但由於忙也沒想太多。直到大學一年級,有一次他聽完我的訓誡後,回房間敲打床舖,從那一天起,我決定讓他飛翔了!

 

2002年,次子將升小二前,發覺在學習上有些困難(非常愛玩),對我的教訓也不理不採,對我的訴求,常回應說:「爸!你已講了第幾次了!」。或許是因為老大的過程想到該改變一下。內人在與友人聊天中談及教孩子的困難,友人於是建議轉到慈心華德福小學,雖然覺得不錯也決定轉學了,但不論對於華德福或孩子的教育實在了解很有限,民國93年,9月內人得了一場無明病,老大又正在準備大學入學考試,在國內的政治變局後,文官體制運作下的一些不合理的情景除了讓我感到厭倦,疑惑從小遵循父親所說的責任、愛國、倫理、光耀門楣的八股想法外?也讓我內心覺得疲倦,這些年拼命工作,總以公事為優先,既無暇照顧家人,內心也感到空洞,毫無成就感,胡不歸去呢?

 

退休下來或許不能立刻找到自己的方向,但不想再迷失在野蠻叢林中,除了備課外,開始練氣功、閱讀書籍以充實自己,其中洪蘭女士所譯的一些書讓我著迷,特別是最近看了『改變是大腦的天性』,才了解到人是不一樣的,孩子學習的表現不應該單純的以用不用功來看,有時學習是會受某些腦部神經發育所限制,在國外有這種特別的診所訓練孩子,內心一時衝動就上網找找看有沒有相關機構辦理這類訓練,可以嘗試新的夢想,正巧看到「愛你一輩子」活動,因此參與。沒想到平靜的內心(修行數年)不知為何激起了浪花,這不是我習慣展現內心的方式,理智型的我雖還是覺得尷尬,但無法否認開始喜歡上你們。

 

這些年回想起來,會覺得自己是個權威殘暴的人(表面上是正直善良),逐漸發現自己的人生觀似乎均被負面的想法所充塞,很多錯誤,但一直沒有找到正確的方法與磁場(可行於人間的),雖然發現以往的教法是不好的負面的,但在實際參與家扶中心暑期數學輔導與慈心華德福英文輔導後,卻感到氣餒,因為無法適應孩子的頑皮與缺乏秩序,內心每每被激怒。

 

以往我的人生一如過河卒子般的無奈(凡是有理或該當的責任就去做,不論喜歡否),不要笑我到中年才叛逆,現在的我在找答案,如同棋士般以自己的勇氣尋找智慧走完這局人生,因為道理已經蓋不住我的心與情緒,希望能夠在「愛你一輩子」找到我的内心的答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