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謝錦桂毓的課 by yllek

張貼者:2010年10月28日 上午12:2340期同學會   [ 阿勇 已於 2010年10月29日 上午2:37 更新 ]

帶著不一樣的心情來到士林,要不是因為看了謝錦的書籍,應該還沒有機會發現自己,

一踏進教室來體驗所謂的生命現場,果真連吸口氣都倍感壓力,是甚麼魔力,讓大家願意來到這裡,
 
坐在這裡聽他說些胡言亂語,好在,我有先看勇哥給我的謝錦記錄片,讓心裡有個底,
 
那現場,不要說大學生,連我們這群社會人士有時都無法招架,這人物到底是國文老師還是心靈講師,有時會搞不清楚。
 

閉上眼睛想想,你進教室看到什麼?

這問題很簡單也很難,但是,老師你究竟想要我們回答什麼 ?

很簡單的問題卻很難表達出來,這代表什麼,是自己的感覺被壓抑了,自己的感覺麻痺了,

還是我們只想回答,別人想要聽的答案,而非出自於自己內心的聲音。
 

人來到這個世界,並不只有"生存",還有更關鍵的"存在",就是體驗生命的意義,真正成為一個人,

原來已過三十而立的我,都只是為生存而生存,

我以為,愛自己就是看到喜歡的東西,買下來犒賞自己,彌補心中的某塊殘缺,

我以為,愛自己就是為家庭無怨無悔的付出,不要計較,忍耐再忍耐,只要家庭不鬧革命,就是和平,

但是...我在這場體驗中發現"我錯了",

難怪老師說"不要永遠把自己當成受害者",因為這都是你(我)自己的選擇

生命的時時刻刻都是選擇,沒有選擇的時候也是一種選擇

選擇的前提就是自由,何謂自由,自由不是放縱亂來,自己選擇要承擔什麼責任,

自由的核心就是自覺,透過體驗學習違背自己的慣性...

道德的內容大家身在其中,耳熟能詳,諸如君仁臣忠  父慈子孝  兄愛弟恭  夫義婦聽 

這種依尊卑主從的宗法關係建立的人際關係和道德體系,明顯的表現出身分有別,義務也相異,

而不變的是把完整的人規定並塑造成一個特定的角色,不能有個自己的位置,不能有個人情志,一切只為等級尊卑服務

在尊卑主從的人際網絡裡,每個人要盡其所能,把自己的位置 角色認清楚,察言觀色,取悅身邊的每個人,尤其長輩,

至於什麼是自我,非所問,不必問,不能問

這段話,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問題,這也是問題的所在,

同時也牴觸當初課本所給予的知識教育及內心的自我衝擊,這必須透過學習需違背自己的慣性去練習體驗,

但是我為什麼會感到難過,因為現今的社會中或家庭裡,人與人就是這樣的對待模式,

所以常常得賤價出售自己,好像也必須這樣才能得到別人的認同或獎勵,

傳統的倫理 階級 長幼有序,都是為了取悅別人而委屈自己,

原來迷失自己,是因為忘了我自己,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什麼,一味的去尋找眾多人眼中所認為的道理。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在還沒自覺前就被生存這個現實打造出來,什麼叫做20歲就死亡,80歲才下葬?

當生命不在發生意義時,就死了,當個靈魂到處漂泊。

選擇後,要去面對以後會發生的所有狀況,而且這個面對,是當初自己答應自己的,你必須概括承受,沒有人能替你負責,或者批評抱怨。

老師那雙銳利的雙眼,連坐在最後一排的我,仍免不了心驚膽跳,不知下一刻又要接甚麼,

我想,真正害怕的不是老師,而是面對自己,我就像老師說的漂泊靈魂到處遊蕩,忘記當自己的感覺,

再加上壓抑已久的問題,真是當頭棒喝,撇開外來的因素介入,我閉上眼睛問自己,先問自己的感覺,自覺後該怎做選擇,

選擇後要面對之後會發生的問題,不管是已知或未知的狀況,帶著恐懼往前走這是種勇氣,也是種魄力,

生命中所有的問題,再開始的那一刻就決定了。
 
 
這天一個人走到士林,看似孤單卻不寂寞,連步伐都輕盈起來,
 
我頓時發現愛一個人不是做對方想要的事情去討好他,
 
而是認真的感覺自己是否要做這樣的事情且不委屈,不抱怨 ,

即使結果不是自己想要的,依然會開心微笑。

                                                ~做自己生命的主人,玩雙贏的遊戲 by謝錦桂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