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錦桂毓的一堂課_做自己生命主人 玩雙贏遊戲

張貼者:2010年10月29日 上午2:42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0年10月31日 上午12:59 ]

錦桂毓的一堂課
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玩雙贏遊戲
生命教練謝錦老師的國文課,於048期培訓課中重現。兩位040期志工,親身經歷一場生命課後,觸發生命最深處的呼喚,嚐試探索與面對真正的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而這一切就是從選擇開始。...(興正)



臥虎藏龍李慕白之謝錦桂毓 by Carol(伯娟)

在輔大執教期間因當掉Jolin蔡依林的謝錦桂毓,自此之後流傳著懾人的名號「少男殺手的殺手」。而我踏進教室之前,心裡的確充滿忐忑,不只是那句「你在生命現場嗎?」正面交鋒時的犀利,更不安著傳說中謝錦老師穿透入心的目光。怎麼這麼多七上八下的顧忌啊!深吸一口氣!即便心裡還嘀咕著好多念頭,我跨腳大步踩進「有謝錦的現場」。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之謝錦
「你看見什麼?」「你的感覺是什麼?」「你快樂嗎?」才開始老師就拋出一連串哲學問題,力道像拍岸浪濤一回比一回靠近、一回比一回狂烈,即便知道全教室的人都是闔上雙眼在回答這些提問,心裡仍有一絲隱隱的猜忌,我好奇鯁在那兒的是什麼?
生命沒有是非對錯───生命裡的風景都是自己選擇的結果。而"結果"是中性的。既然中性何來悲喜嗔癡?想起去年的5月《親密與和諧工作坊》裡的理書,見她動作輕柔的劃下火柴棒,點燃一根小蠟燭然後吹熄,空間裡裊繞著火柴熄滅後的特殊氣味和平靜。理書在燭火的四周恣意地擺了幾顆圓潤的鵝卵石。她說事情的本質原來就像燭火一般,當"詮釋"(謝錦老師說的評估判斷)進入就好比一顆顆鵝卵石,就將在心裡留下處處陰影。所以擾人的從來不是他人,而是深刻內在心與腦的差距和感覺的斷裂。
不得不承認和謝錦老師同在一間教室裡的前三十分鐘是痛苦也辛苦的。於是才發現,原來我鯁在喉頭吞落不下的猜忌正是為逃避赤裸裸的難受。原來自恃已久的堅強不知覺間成了武裝,難以破壞也脫卸不下,於是武裝化作桎梏靈魂的鐵窗。然而我不想這樣。電影裡的丹在出其不意的地方遇見扭轉生命格局的蘇格拉底,我站在教室裡盈淚看著洞悉人生的謝錦桂毓。


臥虎藏龍李慕白之謝錦
「江湖裡臥虎藏龍,人心裡何嘗不是?」....<<閱讀更多>> 
 
 

 


謝錦桂毓   by 040期 yllek

帶著不一樣的心情來到士林,要不是因為看了謝錦的書籍,應該還沒有機會發現自己,

一踏進教室來體驗所謂的生命現場,果真連吸口氣都倍感壓力,是甚麼魔力,讓大家願意來到這裡, 

坐在這裡聽他說些胡言亂語,好在,我有先看勇哥給我的謝錦記錄片,讓心裡有個底,
 
那現場,不要說大學生,連我們這群社會人士有時都無法招架,這人物到底是國文老師還是心靈講師,有時會搞不清楚

閉上眼睛想想,你進教室看到什麼?

這問題很簡單也很難,但是,老師你究竟想要我們回答什麼 ?

很簡單的問題卻很難表達出來,這代表什麼,是自己的感覺被壓抑了,自己的感覺麻痺了,

還是我們只想回答,別人想要聽的答案,而非出自於自己內心的聲音。

人來到這個世界,並不只有"生存",還有更關鍵的"存在",就是體驗生命的意義,真正成為一個人,

原來已過三十而立的我,都只是為生存而生存,

我以為,愛自己就是看到喜歡的東西,買下來犒賞自己,彌補心中的某塊殘缺,

我以為,愛自己就是為家庭無怨無悔的付出,不要計較,忍耐再忍耐,只要家庭不鬧革命,就是和平,

但是...我在這場體驗中發現"我錯了",

難怪老師說"不要永遠把自己當成受害者",因為這都是你(我)自己的選擇

生命的時時刻刻都是選擇,沒有選擇的時候也是一種選擇  <<閱讀更多>>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