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三個男人的眼淚】/有感而發/教育是門藝術 不是殺戮戰場/046羅裕欽

張貼者:2011年6月18日 下午4:1446期同學會

教育是我們孩子求學認知、增長見聞與提高能力的一條重要途徑。教育是一門藝術,它是一種相長的藝術、人際的藝術、溝通的藝術,更是愛的藝術!哪裡有愛就有希望,就會有卓越的孩子。教育就是要讓我們的下一代像培育樹苗一樣,接受充足的陽光和雨水,看見他們的未來。蘊含愛的教育就是不要看低、羞辱及責罵孩子,而應是對孩子多一點鼓勵,多一句讚美,多一分賞識,多一個微笑,多一聲提醒,多一些關懷,這樣就能達到教育的藝術境界,時時感動他們的靈魂,從而在教育的殿堂裡演奏出動人的精彩樂章。

亞聖孟子曾提出過:「教亦多術矣」,這個『術』就是多元的解釋。蔡元培先生也主張:「知教育者,與其守成法,毋寧尚自然,與其求劃一,毋寧展個性」,這裡提到的『展個性』就讓天賦自由。因此,正確的教育方法會讓我們未來的主人翁在多元的教育環境裡讓自己的天賦得以自由發揮,創造出燦爛奪目的輝煌!

愛,絕不只是一個字或一句口號,而是一種具體實踐。教育的藝術就是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天賦與自信。首先父母就必須與孩子一起成長,做為孩子未來發展的支柱。才能在愛的前提下支持並成就每一個孩子的生命讓他們在一個健康、安全、幸福的環境裡快樂學習、成長茁壯!不要總是抱持著分數至上的魔咒,要知道:『智育第一的教育觀念是挖掘爛漫童年和青春生命的墳墓。』其實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部發動機,父母最需要關心的,就是孩子的發動機是否還有在正常狀況下運轉。

讓關懷的陽光照耀到每一個孩子的臉上,這是老師的神聖職責,也是父母應盡的責任。可是在教育現場,很多時候我們會發現成績較好的學生才會得到更多地關注,而成績較差的學生往往都被有意地忽略了,甚至在談話中不自覺地對成績好的學生多所偏袒,就算有所批評也是採取比較委婉的方式,然而對於成績較差的學生就缺少了耐心與愛心,甚至言語上也是苛刻的。殊不知越是成績差的學生,他們的心理層面實際上是越脆弱的,但是他們往往得不到老師及父母給予的關懷陽光,他們受到的打擊,遭到的冷眼和排斥太多了,因此,有的自暴自棄,有的仇視成績好的同學,有的自我毀滅,需知老師和父母的一句話,可能會影響孩子的一生命運。孩子的問題不是聰不聰明的問題,而是學習動機的問題,是心裡感受的問題。學習動機較高的青少年會自行努力追求能力的拓展與心智的成長,並且從日益增加的能力與責任中提升了自信與自尊。他們神采奕奕地面對各種學習的挑戰,為自己所設定的長期目標而努力不懈,就算碰到困難挫折也能堅持到底,以更積極努力的方式來克服它。如果父母、師長不去關懷、理解、包容、接納他們,就不可能真正達到教育孩子的目的。人都是有感情的,每個孩子都具有豐富的感情世界。由於成積不佳他們常常受到冷眼與排斥,所以他們對任何人事物也是冷漠以待,有時甚至出現暴力霸凌的行為。為此,想要挽回他們,就必須付出更多的愛心與耐心,發掘他們的天賦專長,讓他們知道成績不代表未來,沒什麼了不起的,它只是過去學習成果的證明,並不能代表現在的努力。「自己有能力,別人才看得起」自助、人助、天助,一定要自己先站起來,別人才會幫助你,上天賜予的機會才能抓得住。只要每天多學一點、進步一點,一樣可創造出自己的卓越 

自從去年接觸了愛團【愛你一輩子】的教育理念後。我不斷透過各種方式讓自己在親子教育上能有所成長,告訴自己:「對於孩子的學習不要迷信成績高低排名或與人競逐第一的莫名虛榮,而應是不斷自我檢測、自我超越,讓自己在每個學習中悠遊於知識寶庫不斷的累積與成長,在漫長學習過程中,時時保有學習動力及持續力,去累積自己的智慧財富,並清楚知道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唯有懂得培養團隊合作運用集體智慧發揮總合力量,才能造福社群,為自己留下美好而有價值的生命回億。更慶幸今年初馬總統宣布了要實施十二年國教,讓我高興了好一陣子。但是從最近教育部所端出的草案來看,內容盡然充滿了以精英主義為上的思維觀念,而社會各界對此也評論的沸沸揚揚,我看了之後除了生氣以外還有更多的感慨,最近也忍不住跳出來在臉書上或愛團官網上表達很多個人的意見。

驚見整個十二年國教有如一個殺戮戰場!報載,七成五國中畢業生的免試升學,雖可不採計在校成績,但教育部次長陳益興確於613日表示,國一和國二要加考「全國診斷性普測」,國三則在每年四月舉辦一次「全國國中教育會考」,會考結果將分為「精熟」、「基礎」和「待加強」三個等級,超額高中職可以參採成績取才。若依此規劃,在今年八月一日新入學的廿八萬名國一新生,明年六月就要接受第一次全國性普測,國二的時候又要再參加第二次全國性普測,到了民國一三年國三的四月間,則要參加全國性教育會考。My God這中間還不包含平時的各種大小考、月考、模擬考以及孩子若有參加補習,補習班的各種考試。全家盟理事長謝國清先生因此痛批,國中教育會考根本就是國中基測的變形,「換湯不換藥」,十二年國教是「考試愈來愈多」、「補習愈來愈多」、「學生愈來愈會考」、「走回頭路」。整個十二年國教規劃愈改愈糟,凸顯主其事的政府官員無能,只會用考試領導教學,要求教育部長吳清基下台負責,馬英九總統應該要站出來「說清楚、講明白」,為搶救台灣的下一代,不要讓政府錯誤的教育政策灌入孩子滿腦子的「教育塑化劑」,致使我們國家未來的發展完全缺乏國際競爭力。

一個國家有沒有希望,和國民的素養有非常大的關係。而國民的關鍵,就在於教育的良窳。孩子就好比是一座滿藏無價之寶的礦山,唯有良好的教育才能使其寶藏畢露,展現光芒。教育就是應該認識到每個孩子不同的天賦,找到每個學習者真正的熱情,而不是將學習環境變成殺戮戰場,烤!拷!考!一味地用考試來評斷一切,決定他們的未來。凡事於民有利者,政府主事者就應拋棄選票做抉擇的短視狹隘觀念,以前瞻的遠見、恢宏的魄力、負責的擔當,從國家競爭力的整體發展著眼,不拖泥帶水全力以赴放手去做才對,更何況辦好教育是這個時代一項刻不容緩的任務。任何一個國家只有將教育當作是一項中心議題才能實現繁榮、進步。

………………………………………………………………………………………

三個男人的眼淚

蕭慧英

這幾年我致力於推廣愛你一輩子的教育理念,對於錯綜複雜的教育政策幾乎已封口不談,然而馬總統年初宣布要實施十二年國教後,教育部端出的草案,充滿精英為上的思維,社會評論沸沸揚揚,我看了之後很是感慨,最近也忍不住跳出來表達意見。

有些教育人員說:「升學免試,學生就不會讀書,競爭力會下降。」「我們高中無法接受學校裡有PR90,同時又有PR10的學生。怎麼教啊!」日前心測中心主任認為「只要運氣好就可以抽到好學校,可能使國中生價值觀念偏差。」這意指如果用抽籤,讓成績不好的進入『好高中』,那是不公平的。(這種話出自心測中心主任的嘴,真是駭人聽聞啊!)

其實這些「似是而非」的話並不難被拆穿:

學生是否愛讀書,決定於學習是否有趣及有意義,重點在老師「教甚麼?」、「怎麼教?」。國民教育裡,公立高中以國家經費辦學,不應只想服務「高分數」的學生。至於所謂的「好高中」只是挑了基測成績好的學生,與辦學並無直接關係。

但那些話卻影響了決策,加個「採計在校成績」、「會考」來把關,逼學生一定要讀書,然後再設計個「篩選條件」來確保學校「品質」。

如果那些「積非成是」的話,出自沒有修過甚麼教育學原理的一般家長,我是可以理解並體諒的。但當出自所謂「教育專業」人員的嘴裡,不管是官員、教授、校長、老師,他們能講得如此自然,絲毫不害燥,而且可以在大眾媒體前堂而皇之的談,讓我難以忍受。

我不喜歡自己的情緒被這些事影響,尤其腦裡不斷出現,一群穿著白色和服的教育人員,為了有愧「師道」坐在褟褟米上剖腹自盡的畫面。真是嚇人啊!這些年來已調整到很「溫良恭儉讓」的我,怎麼會氣到有這種激進的想法?

日前拜訪嚴長壽先生,他提起幾天前正為新書《教育應該不一樣》巡迴座談會做演講準備時,想著種種教育現況,想起台東那些原住民孩子的教育弱勢,不自禁地一個人在書桌前哭了起來。

次日與好友王金涼時閒聊,我敘述著一位平日總說教育要關心弱勢的某T大教授,在一次聚會時竟說出「那些程度不好的,應該讓他們和同樣水準的學生一起受教育,『安份地』學習。」金涼這幾年來一直以志工職協助父母改善親子關係,聽了之後,為那些學業成績不傑出的孩子抱屈,他氣憤地說,那些孩子只是長處沒有被發掘出來而已,他們更需要我們去支持與幫助。越說越激動,他竟流淚了

多年前新聞報導一位十來歲的孩子,從十多層樓跳樓自殺不成,又再次爬上樓再跳一次。某一天,愛你一輩子五字箴言的起草人陳松根老師談起此事,他說到底教育出了什麼問題,會讓孩子求死的意志這麼堅強,說著說著,他忍不住地掉下眼淚。

相對於教育人員的「理性」,三個男人的眼淚卻來自「仁慈」。

亞馬遜書店創辦人貝索斯最近在普林斯頓大學2010畢業典禮演講時,說起祖父曾告訴他「仁慈比聰明還難做到」,他提醒這些全美頂尖聰明的學生,聰明是天賦,「仁慈」卻是選擇。

古人談「仁義禮智信」對我來說太艱深,「為政不仁」我也難以體會。但這一陣子以來,我一直為十二年國教政策的發展擔憂,直到這幾天才看懂了問題所在,仁慈來自於平等心,看到每個生命的尊嚴及價值,自然會對每個生命謙卑及疼惜。十二年國教如果官員及學界們,長期以「教育研究」、「教育行政」、「教書考試」為工作,只靠著「聰明」,埋頭研究「方法」、分配「資源」、教「書」不教「人」,凡事理性思考,卻缺乏仁慈之心,自然無感每一個真實生命的珍貴及獨特。

我真想帶那些官員認識愛團,讓他們看看「愛你一輩子」如何讓我們的心柔軟而仁慈,也許他們會開始「選擇」仁慈,畢竟「仁慈」才是辦好國民教育的關鍵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