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夏雷 夜觀好 /048紀庭

張貼者:2011年5月29日 上午10:46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1年5月29日 上午10:54 ]
你是不是害怕一個人在黑暗的夜間裡?

 

因為日本核災,引發了反核潮與今年春季降雨量不夠、水庫見底,有可能宣布限水之際,讓我想起小時候不時出現的限水和限電,這樣的想起並不是為了要呼籲大家節水、節電,珍惜當然是人類對待資源的必須態度,但身為孩子,當時珍惜的可是另一樣因為「沒有」而造成的資源。

 

那時候的孩子,把當時工廠與農夫最怕的這兩種意外之災當成一種上天的恩賜,興奮以對。原因無它,因為有了可以跟老師藉口作業寫不完的理由,也有了可以跟著大人們,因沒法吹電扇而到外頭納涼多出的玩耍機會,老實說,當時家附近的螢火蟲,還是在這種時候才發現的,小孩提著水桶到水車排隊接水則是有苦有樂,苦的是裝滿水的水桶可重的哩,樂的是水車的水柱強又有力,帶來的沁涼讓搖搖晃晃的水桶裡溢出的水,感受到自己竟然有一份力量,能讓家裡的水缸注滿。

 

那時候,除了輪流限電,還有因為電壓不足、或用電量過高而讓變壓器突然爆掉的,這時真是一種檢到了的快樂,左鄰右舍的小朋友幾乎同時在黑暗發生的瞬間發出了共同歡鳴。 用功的,快點起一根蠟燭、對照古人秉燭夜讀,詩詞竟有了古味,煩了功課的小孩則馬上奪門而出,一副想找找問題在哪裡的模樣,心裡則有一種玩躲貓貓、倒數的緊張感,因為當時的台電可是身負搶修的重任,得越快修復越好。

 

我們全都脫離那個青黃不接的年代,日光燈下的孩子,像是強迫生長的芽菜,在安親班中任勞任怨,沒有一丁點因為「沒有」而造成「幸」、「樂」的機會,有幾回,十點多去外頭吃宵夜,發現小吃店裡竟然都是剛下課的孩子。還有哪個時代的孩子,比現在的孩子更勤學了(不管背動還是主動)

 

其實黑暗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即使我們違背孩子生物時鐘的律動,擾亂他們退黑激素分泌的時間,大地的律動是不會改變的,如果有幸帶著孩子到野外做一次夜間觀察,就可以證明,原來,我們離生物並不遠,世界不是只有讀書的人類而已,牠們不單單是自然課本中的圖片,在夜的屏障中,牠們發出聲音、美妙地相互吸引,不管被動還是主動,成就了夜的生態鏈,在夜行動物的世界中,自然界的夜晚比你的日光燈下更美。

 

夜間觀察是充滿趣味的,敏銳的孩子有機會運用天賦,讓視力在夜間發功,聽聲辨位、巧妙發現在葉片下或枝幹上躲著的蟲子,每一次的夜間觀察機會,就是人與自然間的躲迷藏遊戲,而夜間觀察幾乎是學校沒教的事,人身體上在白天沒用到的能力,在夜晚都會亢奮或緊張起來,行走在自以為很危險的地方,對於害怕野外黑夜的孩子而言,腎上腺素的分泌就是身體的一種平衡,提升血液中的生物能量與代謝率哩!

 

對於親子而言,夜間觀察活動讓親子多了在不同情境裡相處的機會,你們是否都能安適地存在於黑暗世界?察覺與自然生物間的關係,是懼怕還是了解,能不能看到孩子在黑暗中所擁有的遊戲感?如果自己並沒有夜間觀察的能力,可以借助坊間一些民宿、自然團體、農場舉辦的夜間觀察機會,考量這些活動的時間、觀察路程長短和孩子的年齡與性別,至於夜間觀察的目的,有蛙類、螢火蟲、昆蟲、鳥鴞類、甚至蛇、植物與星座,然後有北、中、南、海拔與特殊物種等地域觀察活動,有一次我和孩子還有機會在夜裡造訪動物園,見識這些明星動物們,眼睛在夜晚裡的反光,在登山界裡甚至有探索自我為目的,一個人待在山上某個角落的訓練,早一點把孩子帶到夜裡,孩子不會光是營隊的夜教活動,就嚇的不知所措,在點點燈火的夜之地球裡,還有許多,和你一樣活在黑暗而害怕人類點點燈火的生物們,即使不限水、不限電,牠們也需要黑暗好好活下去。

 

 

 本篇文章同期刊登於國語日報五月號家庭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