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更覬覦 校園淪祭品 /048紀庭

張貼者:2013年2月10日 上午8:42編輯組玉子


都更覬覦 校園淪祭品

文/李紀庭
都市該有什麼面貌?嶄新的樓房?一區區的園區?
還是有一個父親可以帶著孩子回到校園,告訴孩子這是我的母校?

台北市明倫國小,因為是都市更新用地,台北市府預計,要將明倫國小拆除,所有教師學生併入大龍國小。在類似的計劃中,還有洲美國小配合士林北投科技園區,也擬廢校,學生將安置到文林、文昌國小。台北市政府一方面以少子化為考量,也規劃山區小校以分校方式存在,教育局研議將十班以下的小校整併設立分校,目前陽明山有八所學校的班級數在十班以下,都可能成為某一校的分校。換句話說,為了某一種城市目的,學校正進入整併的時代中。

台北市為什麼要廢校?內政部長李鴻源曾建議,台北居大不易,可以適時併校,讓閒置的校舍變身出租公寓,讓「校園變家園」。然而,吃果子尚且拜樹頭,更何況百年樹人的樹人之地,啟有不尊重的道理。在台灣城鄉發展中,土地重劃時連土地公廟也不輕意廢掉的,保留延續一方土地神的同時,也讓傳統見證並凝聚遷異無形中消逝的群體,校園也深具這項功能,廢掉或任意拆遷一所幾十年的學校,等於拔起十幾萬曾就讀過這所學校的人的記憶。

校園不該再是政府的一粒黑卒子,回歸就學者與社區本位,為了都更而什麼都可以拆的想法,十分不足取,理所當然,是連想都不該想的事,因此想將這樣的議案進入社區認同絕無可能,以明倫併大龍之例,就如同將孔廟併入保安宮一樣荒謬不可。

廢小小學校前,想想先廢市長、廢教育局科處室吧,拿校園當一塊都更中墊底的金磚,等同於脫褲子包金塊,損失的是城市禮貌下半身的文明。






臺北市立明倫國小家長會
新聞稿
2013/01/23
學校之死-最小的學運
孩子需要安定的學習環境與幸福的記憶,反對廢校/併校
教育懸崖,歷經十多年的努力,小而美的明倫國小還是會在今年7月走上了廢校及併校的命運。
為了挽救明倫國小免於被廢校,全體親師生及歷屆校友、社區人士,決定1月25日上午9:00上街頭遊行,呼求各界大力支持──反對明倫國小因財團覬覦而遭廢校!
這不是新聞話題,但卻會粉粹240個家庭的幸福與快樂,是少子化下的必然命運嗎?是要改成嘉惠市民的勞工公園嗎?還是因為要打造北大同文化園區?而傳說中的「龍宮文化園區」又是怎麼回事?
小小的明倫國小校地,為何那麼多人想要得到他?孔廟東側都更計劃也要用到它;2010年花博展周邊環境整理也會影響它;而座落的地理位置太優越,是不是直接導致他成為俎上肥肉、釜中鮮魚?還是是市政府缺錢必須變賣土地籌措財源?抑或是財團覬覦?還是一紙行政命令的鴨霸?家長心中的疑惑,從來沒有人願意認真明白給個答案! 
然而,孩子的記憶是不能抹殺的,多少曾在大龍峒成長的孩子在此度過六年的美好時光,完成許多兒時夢想,多少爸爸、媽媽、老師、行政人員……在此地用青春血汗耕耘過,努力成就每一位明倫學子,難道就因為這個學區沒有達官顯要,平凡社區的家長吶喊沒有人重視,得不到社會輿論的善意迴響,難道就讓一個美麗校園無聲無息的走向歷史,這一切對明倫親師生來說公平嗎?郝市長,您高喊的「社會公理正義」安在?
孩子幼小心靈的衝擊誰來平復? 家長心中的憂慮誰來關心?多少內心的煎熬,才會讓家長痛心的決定走上街頭?不是孟母三遷,孩子的學習不能中斷,原班級改到大龍國小上課只是拔一把蘿蔔種到一個沒有根的田地裏,是長不好的。景物不再,歡笑不可能重塑,不是移植一群師生到另一個環境就可以複製歡笑與重建生命的,水泥牆內的生命是不容政府行政手段污蔑的。
害怕成為文林苑(怨)第二,我們選擇走上街頭,積極的採取行動,設法取得廣大真理的支持,不信真理喚不回。雖然,激烈的抗爭需要付出社會的代價,但是,面對市政府長期的行政傲慢素來凌駕市民的期待,我們知道,只有勇敢的站出來表達共識,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想想看,如果一位父親或母親帶著孩子回去要看看他(她)成長的母校,再去找孩子的老師問個安,重溫昔日諄諄教悔與師長叮嚀的溫馨,卻發現『明倫國小不見了』,這是何等的殘酷與對孩子的記憶謀殺的景象,廢掉或任意拆遷一所四十年的學校,等於拔起十幾萬曾就讀過這所學校的人的記憶,把明倫併入大龍,就如同將孔廟併入保安宮一樣荒謬,台北市政府的諸公們,您忍心嗎?
臺北市立明倫國小第101學年度家長會長 王煜騏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