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期同學會故事

有靈魂的教育改革 /067陳復(人間福報)

張貼者:2014年9月14日 上午2:00編輯組玉子

多元教育的天空 有靈魂的教育改革

文/陳復

如果教育沒有靈魂,其改革只是不斷在各種考試制度層面搖擺;如果教育沒有關注教育內容與教學方法本身該有的興革,那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這是當前台灣推展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面臨的困境,更是我與國策顧問台大心理系黃光國教授時常討論的問題。

黃光國教授是華人本土社會科學研究的巨擘,有幸與他相識是很特別的因緣,我的恩師韋政通教授與他的恩師楊國樞教授是數十年相知相惜的至交,而我因訪談中華民國科學教育之父趙金祁教授的關係,打開認識科學哲學的堂奧,更因趙教授的鼓勵與推薦,轉而跟光國教授請益有關科學哲學的深度問題,這裡面最特別的意外收穫,就是我對教育改革有了完全不一樣的視野。

光國教授常喜歡提到俄國心理學家維果斯基(Lev Vygotsky)的發現,早在俄國爆發布爾什維克革命之時,維果斯基就發現學生從自己家庭裡已學到了源自其傳統文化的語言工具與價值系統,但來到學校後,教師教學強調的內容卻是經過共產主義解釋的科學觀念,這兩者間有著不連續現象。兒童在日常生活中的科學觀念固然來自深受黨控制的學校,但在老師與學生的溝通中,這些高度抽象的內容不免與兒童來自家庭裡的常識相互衝擊或須做轉化,一旦學校知識納入到兒童本來的生命世界裡時,更存在著無法跨越的各種斷溝,使得教育效果大打折扣。

台灣的華人社會何嘗不是如此?光國教授小時候歷經九死一生,母親帶著他由大陸輾轉流亡回到台灣。如此豐富的生命經驗,使得他一直不喜歡讀課本,而喜歡閱讀各種課外書。這種經驗使得他早就發現我們的兒童到學校受教育前,已經在家學習到本國語言與其背後承載的文化傳統,來到學校後,教師卻開始教一套源自西洋文化傳統的現代知識。兒童須懂得利用自己熟悉的語言,將這些知識同化到既有的認知系統裡,或改變既有認知系統來順應這些新知識。如果不懂得做這件事情,很難有優異的表現,但學校教的套裝知識始終脫離經驗世界,只好透過考試成績來要求學生,使得孩子對學校所教的知識,難以引發高度學習興趣。

教育改革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意即教育內容與教學方法不能跟自己的文化傳統對話,學習源自西洋文化傳統的現代知識,也不討論西洋文化傳統最根源的科學哲學問題,這麼一來,就會使得二十年來台灣的教育改革,最後會成為「沒有靈魂的教育改革」。往後看不見我們的傳統,往前看不見我們的未來,可是我們的孩子卻得在各種錯綜複雜的考試辦法裡,摸索出自己的生命出路,但事實證明,孩子即使考上了明星高中與明星大學,依舊無法獲得生命的出路,因為教育本身不曾從孩子自身的生活世界出發,幫忙孩子建立起與大人的知識對話,協助孩子解決生命的各種問題。

光國教授覺得應該要順應孩子的資質,給予適性的教學,更覺得發展華人本土社會科學,實為解決教育問題的良藥。他同時對我這兩年來發掘與推廣的各種實驗教育深感興趣,覺得其間已累積相當豐富的教學經驗與成果,可供體制內教育工作者思考,並展開更深度的研究。

當我看見創辦人文行動高中的楊文貴教授強調學生要懂得開展自身本具的「種族天賦」;看見海聲華德福教育學校的教育觀念雖然來自德國史代納博士研發的人智學,但校長張宜玲博士卻特別重視我們自身的文化傳承時,我發現:具有未來性的教育改革,實須汲取實驗教育帶給我們的啟發,並將其引進到體制內,讓教育改革具有靈魂。

(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用歌聲來教育孩子 /067陳復(人間福報2014.08.18)

張貼者:2014年9月14日 上午1:58編輯組玉子


多元教育的天空 用歌聲來教育孩子


文/陳復

因為她宏亮的歌聲,我認識了阮粲。在新竹草莓園裡,我發現有位媽媽很自然地用歌聲呼喚著一同前來採草莓的孩子們,孩子也如同聽見魔笛召喚般自動地圍聚在她的面前,個個如癡如醉聽著她餘音繞樑般的歌聲。這讓我注意到竟有人用柔婉的歌聲教育孩子,歌詞裡蘊含著人間數不盡的溫暖故事,讓孩子如同回到襁褓般,乖乖待在媽媽的懷抱裡。

阮粲是誰?後來才知道,她是位很特別的音樂老師,本名呂佳靜,自童年起就愛唱歌,並參加校內外合唱團,學習鋼琴、長笛與打擊樂。後來考上國立藝術學院(現在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開展專業的訓練。她曾告訴我,念大學期間,影響她最深的學習,除音樂專業課程外,是各種通識教育課。大學通識教育為她視野打開了一扇窗,讓身心獲得深刻的鍛鍊。

譬如說,在陳世明老師的繪畫課裡,看見深刻的禪修工夫如何體現在畫作裡,陳老師會用畫面白、物質白與生活白等各種留白來詮釋「有」,畫中可見的形象反過來表現「空」,讓人體會諸行無常裡自有不變的真相;從辛意雲老師的莊子課裡,心領神會莊子如何面對人所處的真實世界,思考生命的存在如何活出自由與覺醒。這些通識教育都具有探索心性的意義,使她年輕的生命變得沉穩凝鍊。

音樂系裡,古琴、南管與歌仔戲讓她體會土地如何透過這些如同活化石般的樂種,滋養人的心靈,她甚至參加道教齋儀的田野調查,聆聽道長如何吟唱經韻音樂度化亡靈。世界音樂裡,她最喜歡來自印尼的甘美朗音樂,她曾放這種鑼鼓錘打音樂給我聽,音樂的無調性令我想到商周青銅樂,特別的是這兩種音樂的起源都是為了「通神」。

當然,西洋音樂本身的嚴謹,進一步開啟了阮粲的感官,她的耳朵被訓練得更敏銳與精細,這些不同音樂放進她的生命底層,使她領悟到不同民族有著不同的情感與樣貌,所以更該尊重人類文化的多元性,並透過多元的音樂,撫慰生命的悲苦。這使得阮粲在音樂研究所畢業後,就跟幾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共組「粲音集」,到台灣各地鄉間演唱,甚至進入台北市立療養院,帶領精神障礙學員一起合唱,希望藉由音樂治療讓靈魂再展歡顏。

當女兒兩歲後,阮粲接觸華德福教育,後來參加張秋香老師籌組的親子共學團體,她開始認識人智學(anthroposophy)這門探究人類本質的學問,經驗如何帶著孩子在四季節律中生活。

隨著孩子進入學齡,她繼續在台北參加華德福共學團體,為支援課程的需要,有時創作數學歌,有時候創作部首歌,有時更按著農曆節日創作烹飪歌。她為教孩子,讓自己如孩子般全然開放感官,接收存在於虛空的博愛。後來,她跟華德福教育伙伴共同發願成立「台灣一釐米文創協會」,並擔任首屆理事長,到全省各縣市輕唱著對孩子的愛,流露著對宇宙與生命的虔敬。

阮粲用她的五聲音階(她發現學齡前到小二的孩子,最適合聆聽五聲音階的樂音),響出清澈的空靈,讓孩子透過和諧的聲音來和世界相遇,藉由聲音來呈現生命的純然本質。她相信即使曾被過度刺激感官的孩子,只要時時聆聽五聲音階的歌謠,都能使孩子再度回到夢幻的懷抱,保有本來遼闊的想像,不只日後對音樂的接受度會更多元,更能在心底創發出凝靜的空間,使得孩子心性更安穩。因此,她願意繼續為孩子的生命教育,在人間歡唱高歌。

(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本文刊登於人間福報家庭版2014.08.18多元教育的天空專欄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66507

大同的素質養成教育 /067陳復(人間福報)

張貼者:2014年8月12日 上午12:10編輯組玉子

多元教育的天空 大同的素質養成教育
陳復(前左二)在私立大同高中。圖/陳復

文/陳復

體制內的學校,是否同樣能帶給孩子多元教育的天空與視野?這是我常在思索的問題。我們都知道體制內的教育因為多是套裝知識,使得孩子學習意願低落,那麼我們要如何改變,並尋覓解套的可能性呢?在我苦苦思索答案的過程裡,很高興透過台北大學歷史系辛法春教授的引見,有幸認識私立大同高中陳火炎校長,並在與該校高一學生的生命教育系列演講中,讓我看見教育翻轉的契機,更看見火炎校長面對教育的使命與承擔。

火炎校長是個極其難得的教育家,他本來是大同大學應用數學系的系主任與所長,會慨然允諾借調擔任私立大同高中校長,原因來自他發現教育改革二十年來,因廣設高中與大學政策,使得教育環境與學生素質已然產生劇烈變化,尤其,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更是台灣教育史上極其重大的轉型。他希望因應十二年國教的全面實施,開啟私立大同高中的藍海經營策略,經過兩任八年的改革,他射出了一支很特別的箭,來開啟大同孩子的適性教育,稱作「大同人素質養成教育」。

這支箭希望能教導學生認識課本知識裡學不到的內容,比如針對高一新生實施的品格教育、實作教育、強身教育、語文教育與藝文教育等五大特色課程,聘請各大學院校優良教師與專家,培養學生對多元核心技能的基本認知,期望這些孩子學到未來能帶著走且用得到的東西,達到五育均衡發展的全人教育目標。我覺得這五大特色課程有點像是高中實施的通識教育,且師資陣容堅強,幾乎都是在大學中任教的老師(武術課與書法課例外),讓高中生對大學上課型態有更真實的體驗。

火炎校長邀請我參與這個特色課程,與其說是跟孩子演講,不如說是大家一起暢快地聊天,聊我們童年在填鴨教育裡如何辛苦地學習,聊中外歷史的典範人物如何在困境裡開創不一樣的人生,聊人的潛意識心理如何反映在夢境裡,聊如何通過冥想來提高人的專注與清醒……我們更來到校園內的志生紀念館,共同圍坐在古色古香的仿唐建築前,乘著徐徐清風,在樹蔭底下談古論今。這種特別的上課型態,不但讓大同的孩子獲得從來沒有過的學習體驗,更滋潤著我對教學的熱忱。

因此,我陸續邀請心理諮商與生命教育的專家如辛法春教授、李錫展博士、許雲傑博士、高育仁老師與李靜萍老師來跟孩子暢談如何過「有意義的人生」。記得火炎校長曾經跟我說,我們都朗朗上口說「要成就每一位孩子」,但是我們到底要成就孩子「什麼東西」呢?他覺得學校應該要成就我們的孩子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那是需要用一輩子時間來兌現的課題,高中三年,學校應該著重教導學生深懷做人的本心與做事的態度。

日本教育家左藤學提出「學習共同體」,希望改變單向授課、孤立學習與僵化背誦等問題,將傳統正面排向教師的學習空間調整為ㄇ字型座位,讓學生在共同討論的過程中合作解決問題。火炎校長親自開設的「數學思想起」課程,就是採取學習共同體的方式,讓大同的孩子由主題、探究與表現來累積學習經驗,從而自己架構知識。我曾經聆聽一堂課,深覺火炎校長其實是在講「數學生命教育」,他的教學充滿人生歷練的睿智與慈悲,大同的孩子著實很幸福!(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原文刊登於人間福報2014.07.21家庭版~ 多元教育的天空專欄

 

來華德福 聆聽大海的聲音 /067陳復(人間福報)

張貼者:2014年7月12日 上午6:23編輯組玉子





台灣這座島嶼四面環海,海洋有如我們的母親,在這個島嶼上,哪裡不靠海?圖/陳復



「好老師就是好農夫。」其實不只是好老師,

好學生同樣要當個好農夫。土地就是人的全部,

人只有從土地出發,才能跟生命產生連結。








文/陳復

台灣這座島嶼四面環海,海洋有如我們的母親,在這個島嶼上,哪裡不靠海?海洋的聲音在呼喚我們,引首殷望我們接受她豐沛的洗滌,來勇敢面對人生各種艱難的考驗。有間靠海的美麗學校,她的創辦人希望孩子能貼近大海,聆聽自然的聲音,在人間尋尋覓覓,後來,學校終於落腳在台中梧棲鎮;《三國演義》有首諸葛亮吟唱的〈待時歌〉:「鳳翱翔於千仞兮,非梧不棲。」這間希望將學生培育成有如鳳凰般優雅的學校,就是海聲華德福學校。

擁有「從幼兒園到高中部」完整教育體制的海聲華德福學校,其校名就來自校長張宜玲博士前面這番深沉的發願。宜玲校長早年曾在鄉下學校教書,發現老師很習慣拿教鞭打孩子,但這些偏鄉的孩子連大字都不認識,寧願掃地洗廁所都不願意上課,於是她改採不一樣的教學,帶領自己班上十九位孩子尋找自己喜歡的研究主題,如採收茶葉、打乒乓球與圖書管理,讓孩子各自適性發展來學習,結果孩子們的興趣果真被激發出來,反而擁有更歡樂且自信的容顏。

後來,她到高中擔任輔導主任,面對孩子打架、同居與吸毒,天天有如補破網般在收拾殘局,對體制內的教育不禁有無可奈何的感受。辭掉工作轉而參與婦女救援工作,並積極投身社會運動,面對無數婦女深受家暴的痛苦,卻覓不出徹底解決社會問題的出路。夜裡在無數回的自問裡,她直覺藝術能療癒人心,開始想從事藝術治療工作,後留學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開始實際踏查英國各種另類學校教育,無意中接觸到華德福教育,不禁讓她眼睛為之一亮。

她發現華德福教育對如何培育孩子生命的完整相當有研究,從此展開她人生的新一章,那就是回到台灣發展華德福教育。海聲華德福學校在她的陪伴引導下,非常重視文化與自然的在地體驗學習,她覺得如果要扎根教育,就需要讓人看見自己正在生活的環境,並全面性地探索這些環境,包括讓孩子上書法課、中醫課或太極拳課,或踏街到廟宇采風巡禮,或上山到深谷觀察鳥類生態,或在原住民部落聆聽長老講古,凡在地俯拾即是的資源,都是海聲華德福教育的內容。

宜玲校長常跟老師們說:「好老師就是好農夫。」其實不只是好老師,好學生同樣要當個好農夫。土地就是人的全部,人只有從土地出發,才能跟生命產生連結。因此,當你來到海聲華德福學校,就會發現左邊有一大片田園,提供給全校師生來耕耘,宜玲校長說,來海聲學習的第一件事情,不是你平日想像的那種「上課」,而是「下田」,直接從農耕課裡學習跟土地相處,通過堆肥、護肥與益肥來讓孩子學習如何讓生態獲得循環,這是最直接的環境教育。

宜玲校長是個由衷喜歡孩子的人,而且自己本身就是一個仍在追逐夢想的大孩子。接觸了解她在海聲華德福學校的辦學經驗後,讓我在讚嘆聲中不禁有著嘆息。現在雖已有體制外的學校能讓孩子如此直接親近自然,從自身的經驗來建構知識,但多數的學校現在還是在學習套裝知識,在反覆背誦與演算裡虛度大好青春時光。何時,我們全部的孩子不再有體制外與體制內的藩籬,都能像海聲華德福學校裡就讀的孩子,直接在自己的生活裡,聆聽大海的聲音?我默禱並守望著這一天早日來臨。

(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本文章發表於人間福報2014.06.16人間福報家庭版 [多元教育的天空]專欄



人文的適性教育 /陳復 (人間福報)

張貼者:2014年6月12日 上午5:45編輯組玉子


多元教育的天空 人文的適性教育


文/陳復

政府大力推動的十二年國教,其基本精神就是倡導適性教育,但早在十年前就有間公辦民營學校自草創第二年開始在適性教育層面的擘畫與經營,見證孩子們在適性教育裡發生的質變。這間學校座落在美麗的蘭陽平原上,校名是「人文國民中小學」,她曾經擔任該校校長,與其稱呼她樊校長,她更喜歡人家稱呼她「舒子」。

「舒子」這名字,給人很瀟灑飄逸的感覺。她會來到人文,完全是受到楊文貴教授「想建置一所實踐教育本質的學校」之感召。她本是學士後師資班畢業的正式教師,會選擇人文這間具有體制外特色的體制內學校,主要是因為她很喜歡人文的辦學理念,該校重視人的身心發展歷程,尊重孩子的主體性,讓孩子落實真正的自律與自主精神,成為自己生命的領導者,每個人都是人生的主角,老師只是從旁陪伴並引導孩子認識與完成他自己。

舒子告訴我,人文的既定課程以主題統整式教學為主,依照孩子程度與學習風格展開適性分組教學,同時視孩子的需求來開課,尤其尊重孩子透過遊戲認識世界的天性,鼓勵孩子從生活經驗中探索自我。人文曾經開設很多別具創意的課程,如博物館化的自然探索館、樂高積木課、模型課、寵物課、雙語烹飪課、遊戲程式課,甚至火車研究課,老師不使用整齊畫一的課程進度來規範孩子。

如果孩子的狀況與課程衝突時,會優先照顧孩子的心理與其性格的成長曲線,放下課程本位的進度,透過師生共同討論與探究,提供半結構的課程內容給予教學,這與我任教大學的通識教育課程中最著重的問題本位學習法(problem-based learning, 簡稱PBL)完全一樣,該課程提供學生真實世界中的問題作為教學內容,透過學生互動的學習歷程,激勵學生主動探索,進而養成終身學習的態度,舒子告訴我說,人文國中與國小就是使用這樣的教學法。

當老師關注的對象不再是課程的進度,而是學生作為學習的主體時,學生會因為老師給予的同理且真誠關懷的陪伴,而更樂於學習。透過問題本位學習法,有很多本來有情緒困擾的孩子,來到人文後,因為老師對自己的情感關注,多數都能很快與同儕發展良好的互動關係,並投入學習。當孩子的需求被照顧到,並被老師接納與尊重,他就不需要藉由反抗或挑戰老師,來吸引大人的注意。師生關係只要發生質變,教學的效果就變得很不一樣。

人文還實施很有趣的家族制,孩子們打破班級與年齡概念,依照個性與興趣組成各種家族,藉由優勢專題完成家族成員共同關注的議題,學校依孩子的特質、興趣與老師的專長,成立過植物家、童玩家、運動家、手工書家、表演家、水族家、藝術家、哥倫布家、夢想家與行動學習家……等學習家族,且年年不同。

在成就每位孩子的過程中,人文的老師也獲得高度的自我實現,這就是教學相長。這間學校像個有機體,隨時依照孩子的需要做課程與人力資源的調整,避免僵化的教育體制阻撓教育本身的落實,充滿後現代精神。舒子說,她離開人文後,轉到社會散播教育種子,明顯看見人文在她身上留下的巨大影響,同時發現人文的教育理念頗具前瞻性。當我們真正看見眼前每一位孩子的需要,而不再只是顧著僵化的課程進度時,屬於教育的美麗樂章,才會正式開展。

(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5月19日上午8:10—9:00,曾經擔任人文國中小校長的樊舒琦老師將在教育電台「教育好夥伴」節目中,暢談人文適性教育帶給她的教學成長經驗,歡迎收聽FM101.7。

本文刊登於人間福報2014.05.19家庭版: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50830 

守護孩子心中的種籽 /067期陳復(人間福報)

張貼者:2014年5月14日 上午12:29編輯組玉子


多元教育的天空--守護孩子心中的種籽

文/陳復

出自一分什麼樣的發心,使得婉如老師在信賢種籽親子實驗小學教書竟可達十六年時光?這是我跟婉如老師剛見面時,最好奇想問的問題。透過婉如老師的眼睛,我看見埋在烏來娃娃谷的種籽,如何由種籽發芽成枝繁葉茂的生命樹。

婉如老師告訴我,種籽小學就像個「媽媽學校」,這間學校是一個學習有機體,除關注自然環境外,並沒有固著的辦學理念,每位老師都像是一位愛孩子的媽媽,相信孩子潛藏的能量,也都承認每個人都有其限制,並希望能從限制中激發解決困難的方法。

當我還在呼籲「讓小學變成大學」,給予師生更自主教與學的空間時,種籽就已經將這個想法落實在校園裡了。種籽最特別的課程設計,就是讓老師與學生都有足夠的悠閒來發呆。種籽覺得每個人都需要有呼吸的空間,才會有源源不絕的想像與創造從心底滋生出來。因此,不論老師與學生都有空堂的時段,尤其是學生,除國語與數學外,種籽全部的科目都是選修課,包括某個時段孩子不想選修任何課程,純粹只想待在校園裡發呆也OK,因為這都是孩子應該自主學習的課題。

每個人都是如此地不一樣!當我們願意尊重孩子,讓孩子學會如何認識並開發生命的潛能;最直接的作法,就是讓孩子選擇自己需要的營養。但國語與數學是孩子進入社會的基礎工具,因此,種籽的老師會透過這兩門必修課,來觀照孩子長期的學習狀態。

不過,說到老師,婉如老師告訴我一件有趣的事情,她說種籽的老師從來都只執行自己的意志,畢竟人只有「做自己」才會有真正的熱情,因此,除國語與數學外,老師想開什麼課或想怎麼教,都是老師的自由。

這樣說並不是漫無限制的意思,因為種籽有很堅強的教師團隊,會不斷針對每學期的課程內容展開討論與調整,但種籽一旦選擇這位老師來參加團隊,就會將老師視作家人,給予完整的自由空間,讓老師透過教學使生命獲得滋養。

同樣地,基於對自由與限制的完整體認,種籽有校園法庭來仲裁孩子間發生的衝突,並讓孩子有機會擔任法官,學習如何公正評斷事情,做出合情合理的裁決,這使得種籽的孩子從童年開始,就在真實的生活裡展開公民教育。

娃娃谷裡的娃娃,讓我看見老師正在教育不一樣的未來主人翁,因為這群老師願意守護孩子心中的種籽,給這些各有奇蹟的種籽發芽的機會,但這並不只是老師的責任。

種籽非常重視家庭教育,如同其完整的校名,給予孩子適合的環境成長,更是做家長的責任,家長本身要有面對自己的勇氣和膽量,才能給孩子機會長出生命的枝芽,想送孩子來種籽讀書的父母,都必須先經過學校的面談,進來後更要常參與學校各種活動,擔任義工,共同來照顧大家的種籽。

在婉如老師娓娓訴說的話語裡,十六年的時光就這麼倏忽地過去了。我忽然領悟到台灣光怪陸離的社會現象,其實都是來自於我們未曾守護住孩子心中的種籽,當我們自己還是孩子的時候,都未曾讓心中的種籽發芽,長出獨具風姿的生命樹。

如果我們給孩子更寬廣自主學習的空間,而不是灌注大人自認為重要的事,我們會發現孩子更懂得聆聽自己心中的聲音,順應種籽的召喚,吸收需要的營養,而長出自己真正喜歡的樣子。這是屬於種籽的生命歷程,更應該成為我們孩子共譜的故事。

(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本文刊登於2014.04.14人間福報家庭版多元教育的天空專欄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45661



出自一分什麼樣的發心,使得婉如老師在信賢種籽親子實驗小學教書竟可達十六年時光?這是我跟婉如老師剛見面時,最好奇想問的問題。透過婉如老師的眼睛,我看見埋在烏來娃娃谷的種籽,如何由種籽發芽成枝繁葉茂的生命樹。圖/吳孟芸























體制內同樣有藍天 /067陳復 (人間福報)

張貼者:2014年4月13日 上午6:45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4年4月14日 上午2:06 ]



多元教育的天空-- 體制內同樣有藍天


張淑美校長覺得孩子在最關鍵的學習階段裡,應該要以古人為師,認真學習先聖先賢的智慧,內化成自己的生命底蘊,畢竟,人格的統整才是教育的起點與終點。

與烏來中小學前校長張淑美校長談話的過程裡,最令我感動與振奮的是,她認為九年一貫課程與具多元教育精神的實驗教育,其實並沒有任何衝突,重點只是「人的意願」問題而已,未來的十二年國教課程,也是如此。作為一個關注學生全人發展的校長,那些年的辦學經驗,帶給阿美校長最大的收穫與啟發,莫過於只要教育工作者願意的話,體制內同樣有藍天。

阿美校長是個深具反思能力的人,在體制內服務長達三十年的光陰,她對師專師資培育與大學教育學程兩個不同階段的教師素質有非常深刻的觀察,她說,往年師專出身的教師,幾乎是全台灣最優秀的青年,在其人格陶冶與專業養成最關鍵的五年培育時光裡,學校給予全面的教育,使得其素質相當整齊,但後來大學教育學程出身的教師,反而無法獲得如此完整的學習環境,這令她相當憂慮。

回顧她的成長歷程,剛開始幾年的教書生涯,她跟大部分的老師一樣,是個教學嚴格、強調競賽並致力獲得高分的老師,但,來到台北郊外山區,看見這裡的孩子都來自於原住民部落,他們理解這個世界的方法,跟漢人非常不一樣。對漢人孩子來說,理所當然要學習的注音符號,對原住民孩子來說,卻太過抽象,成為學習的挫折起點。她不禁開始思考:學習有沒有可能變得不一樣?

當她願意真誠面對孩子,她的思維就不再是制式地拿著課本做補救教學,來面對這些陷入學習低潮的原住民孩子,而是反過來欣賞這些孩子本身的天賦資源,她發現,如果不強調套裝知識,而讓孩子自由奔馳在原野裡所獲得的體會與經驗,會不會更豐富與寶貴呢?為何不尊重與承認這些孩子本來就生活在周遭的素材裡呢?如果能夠提供他們適合的教育,這些原住民孩子是否能夠開創屬於自己的一片藍天呢?於是她開始關注並接觸華德福教育的精神。

後來她擔任烏來中小學的校長,帶領同仁參加華德福教育的師資培訓課程,冀圖為體制內教育發掘不同的路,她發現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這裡不鼓勵支離破碎的學科教育,強調生命經驗的統整發展,孩子不需要反覆考試與排名,應該更重視手工實作,不僅是藝術創作,包括學習自然科學的方法,都應該通過親身體驗、觀察、描繪與實驗,來架構完整的內在認知圖像。

當她使用這套辦法來教育孩子,她發現不只原住民的孩子重新開啟學習的樂趣,即使是漢人的孩子同樣也變得更熱中學習。她開始反省到:這才是真正在從事於「人」的教育,而不再只是把人給物化的技術教育。不過,她也有另一個發自內心的深刻體會,那就是華德福教育傳自德國,來到華人社會的台灣,應該要跟我們自身的文化進行對話與整合,成為在地化的教育資源,而不是照單全收的原樣複製。

因此,阿美校長非常重視讀經教育,覺得孩子在最關鍵的學習階段裡,應該要以古人為師,認真學習先聖先賢的智慧,內化成自己的生命底蘊,畢竟人格的統整才是教育的起點與終點。雖然她已經退休了,不過還是非常熱中教育,不吝於把自身的教學與辦學經驗分享給願意傾聽的夥伴。作為曾經擔任體制內的校長,我在她身上,看見體制外的寬闊胸襟。
(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 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


 原文刊登於人間福報2014.03.17家庭版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41156

3月17日上午8:30-9:00,長期深耕原住民教育工程的烏來國民中小學張淑美前校長將在教育電台「教育好夥伴」節目暢談體制內的實驗教育,歡迎收聽FM101.7。


情緒被吃掉的孩子 /067陳復(人間福報)

張貼者:2014年3月15日 上午5:17編輯組玉子

阿雲老師與她先生都是大學教授。身為教育工作者,又是深愛孩子的母親,阿雲老師對自己孩子大寶的期望很高,偏偏大寶不按父母的牌理出牌,既不愛讀書,更厭惡整日如填鴨般的教學和考試,親子關係長期處於緊張的拉鋸狀態,不但大寶深受其苦,阿雲老師更經常感到茫然無助與痛苦。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經過無數回合的衝突,阿雲老師不得不承認,大寶雖然是她所生,但孩子畢竟是個獨立的生命個體,無法複製她的成長經驗──在成長過程中,阿雲老師覺得當個學生,認真讀書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是,大寶卻質疑為什麼每個人都該按部就班,做個聽話的學生呢?

 在強烈溝通與反省的過程中,阿雲老師發現自己心底深埋的傳統士大夫觀念,逐漸發生變化。她慢慢發現,大寶並不是不會讀書,更不是不想求知,只是他不願意讀課本上的套裝知識,希望照自己的方式來認識與開發潛能,但因學校和家庭的雙重框架,高度壓抑了自我探索的機會,使大寶不僅覺得自己不被理解,甚至連內心產生負面情緒時,都沒有合適的時間與空間將它疏導出來。

 這種「情緒被吃掉」的感受,如果是一個逆來順受的孩子,或許能乖乖自我壓抑各種不滿,等到長大出社會後,再慢慢爆發各種問題,但遇到堅持做自己的大寶,就會在爭取、抗議與叛逆不成後,立即變成生命裡最沉重的負擔,同時埋下親子衝突的不定時炸彈。考高中時,大寶很乾脆地成為「拒絕聯考的小子」,厭惡大人任何善意提醒,視這些叮嚀為無謂的說教。

 後來,阿雲老師選擇讓大寶就讀一所充滿愛與真的私立高中,這間私校的校長不主張「考試領導教學」,甚至積極鼓勵學生培養寬廣的視野,認識課本外的知識,強調人我之間的合作而不是競爭,師生與同儕組成「學習共同體」,相互幫忙學習,在潛移默化中,大寶感受到老師與同學的關愛,對學校產生歸屬感,更逐漸樂在學習中,這種學習法並不是藉由外在的競爭,而是尊重個人自己的意願。

 阿雲老師曾經跟我坦言,作為一個長年想幫孩子規畫人生的母親,她能調整心態,其實是流過無數公升的眼淚,但畢竟身為母親對孩子無盡的愛,終究讓她了解無論如何都得放手,讓孩子透過自己的摸索,透過無數錯誤與痛苦的歷練,孩子才能獲得真正的成長。

 大寶曾經出其不意地問母親:「我能不能不要念大學,去賣雞排就好?」阿雲老師雖然心在滴血,卻因太了解孩子,知道自己不該再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念頭,儘管心底無比慌張,卻勇敢跟大寶說:「如果你真的想要賣雞排,媽媽絕對支持你!」

 最有趣的是,獲得母親無條件支持的大寶,自己想了想反而說:「如果真的要賣雞排,且要經營得有聲有色的話,還是要念大學,掌握相關知識才可以。」但,他也曾反問過阿雲老師:「如果念大學真的這麼有意思,那你們這些教育工作者,為何不讓我們從小學就開始採取大學的學習法,為何偏偏要我們整日死讀書呢?」聽得阿雲老師不禁默然。

 最後,大寶終於考上不錯的大學,因為讀自己喜歡的科系,他展開了奔放自在的學習旅程。回首前塵,阿雲老師很惋惜大寶那段曾經被考試領導教學而壓抑的青春歲月,更慶幸親子已攜手離開這個備嘗辛酸的幽谷,她決心投身生命教育的工作,積極倡導教育要變革,首先就應該從家長自身開始做起,只有家長真正尊重孩子是一個獨立完整的人,孩子才有機會認識自己生命的本來面目,彩繪青春不留白。

本文刊登於人間福報家庭版~多元教育的天空專欄

多元教育的天空: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孩子 /067陳復

張貼者:2014年2月12日 上午8:09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4年2月13日 上午1:05 ]

多元教育的天空: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孩子⊙陳復(2014/1/20)

還記得七歲的時候,父親帶我到植物園玩,他微笑指著對面的學校說:「這是台灣最優秀的高中,是爸爸念過的學校!」我當時瞪著大大的眼睛,不太明白他說這話的意思。

父親高中畢業後,考上成大化工系,這是當年重工業掛帥下,台灣最熱門的科系與行業。生性敦厚的他,並沒有用過高的期待壓在我身上,但我很快就明白:想要上明星高中,甚至一流大學,需要通過無數嚴酷的考試,更要打敗身邊要好的同學,才有機會成為人上人。

此外,作為老師的孩子,我有著相當辛酸的成長記憶。擔任國中英文老師的母親,經常不自覺地拿她同事小孩的成績來跟我比較,因為她們是透過比較彼此小孩的考試成績,來證明自己教學的優異,這使得當時尚未開竅的我,在童年階段,經常處在抬不起頭的窘境裡。

那種被貼上標籤的無奈,被視為笨小孩的自卑,永遠得不到老師可掬笑容的失落……影響的範圍不只是白天,還包括無數個夜晚。夜裡,經常做著考試成績發下來,被老師嫌棄或被母親責備的夢魘,甚至還會嚇到腿抽筋劇痛,這如果不算畢生難忘,也該是刻骨銘心了。

問題的癥結莫過於,我真的是個「問題學生」,永遠有一大堆問題想問,課本裡的標準答案無法滿足我的需要,老師總是告訴我:「考試不會考的東西不需要知道。」其實,我很喜歡讀書,尤其喜歡讀課外書,我從書本裡獲得很多跟課本不大一樣的說法,這讓我陷入迷惘,卻沒有人願意解答我的疑惑。

更糟糕的是,童年的我很頑固,總覺得如果不能讓人心服口服,就不願意死記硬背!考試時明知道出題者要什麼答案,但只要我心中尚有一絲疑惑,就很難「基於直覺」填上簡單的「標準答案」。

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個性,或許很適合日後當個研究型學者,但卻完全不符合適者生存的考試生涯,這使得我的童年時光,縱然自認擁有淵博的知識,卻完全無法反映在學業表現上。因此,雖然沒有人會訴諸言語,但我從眾人的目光中,還是隱約體認到:我是個被學校放棄的孩子!

後來考上大學,終於不再有標準答案的學習生涯,申論觀點或提出作品的升學與求職管道,讓我開始獲得發揮的機會,後來有幸成為大學教授,其間經歷豐富的人生奇幻漂流旅程。我很想說:傳統紙筆測驗真的不能證明什麼事情!

隨著十二年國教上路,大家都認知到教育應該不一樣!但,如果教育無法掙脫考試領導教學的魔咒,還是繼續複製上個世紀的經驗,繼續用死記硬背的教法來教導孩子,並用考試分數高低來篩選孩子,台灣如何有前瞻性的未來?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需要各式各樣的菁英,尤其要孕育跨領域、懂得異業整合的菁英,絕不能繼續把每個孩子塞進同一個模子裡,更不能光靠紙筆測驗來判斷人的素質。期待通過多元教育的理念,讓孩子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每個孩子都不要被放棄,都能看見屬於自己的藍海與青天!



關於作者(陳復)

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兼生命教育研究室召集人,現任海峽兩岸心理諮詢協會理事長,國立清華大學歷史學博士,具有豐富的跨領域經驗與專長,對教育有著熱情的關懷與使命,積極主張「開放性與前瞻性的多元教育」應作為台灣教育未來主要的發展路線。

從今年一月起將配合本專欄,同日在國立教育廣播電台FM101.7早上8:10播出的「教育好夥伴」節目暢談相關主題,節目並保留六十天網路典藏,歡迎讀者同步收聽。

077期培訓感言_總策畫淑敏

張貼者:2013年5月5日 下午4:5667期同學會   [ 已更新 2013年5月6日 上午9:12 ]

 
【總策畫心得】
展團活動總讓我重新認識自己:
沒做過行政長不知道自己的頭腦很好;
沒當過輔導員不知道自己同理心不少;
沒拿過麥克風不知道自己膽子有點小;
⋯⋯ 沒做過場務總以為自己能吃苦又耐勞;
沒當過總策畫不知道自己的EQ“還真好”!
第二次擔任展團總策畫,問題沒比去年少,
緃使心理建設已充分,遇到狀況仍淡定不了!
哈哈!!可見還有許多進步與成長空間...
這次展077共有001,007,017,032,047,048,056,058,060,067,068,070,075等多期志工來幫忙,淑敏相當珍惜每位夥伴的情誼也感謝大家無私的付出,
最最佩服懿行姐的無限創意與求善求好的決心及毅力,
在此向所有參與展團的夥伴(教練團、展團工作小組、大輔導團、介紹親友報名的推廣組)致上最高敬意與謝意。尤其感謝家人的支持與鼓勵,淑敏正努力活出精彩,也希望能帶給孩子更多正向示範,要不怕困難勇於接受各種挑戰。
在這裏我學習、實踐、傳遞「愛你一輩子」的理念,找到生命的熱情
希望大家也能入寶山不空手而回,找到屬於自己的寶藏。
愛你一輩子守護團
第077期志工培訓總策畫劉淑敏敬上
更多

1-10 of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