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歌聲來教育孩子 /067陳復(人間福報2014.08.18)

張貼者:2014年9月14日 上午1:58編輯組玉子

多元教育的天空 用歌聲來教育孩子


文/陳復

因為她宏亮的歌聲,我認識了阮粲。在新竹草莓園裡,我發現有位媽媽很自然地用歌聲呼喚著一同前來採草莓的孩子們,孩子也如同聽見魔笛召喚般自動地圍聚在她的面前,個個如癡如醉聽著她餘音繞樑般的歌聲。這讓我注意到竟有人用柔婉的歌聲教育孩子,歌詞裡蘊含著人間數不盡的溫暖故事,讓孩子如同回到襁褓般,乖乖待在媽媽的懷抱裡。

阮粲是誰?後來才知道,她是位很特別的音樂老師,本名呂佳靜,自童年起就愛唱歌,並參加校內外合唱團,學習鋼琴、長笛與打擊樂。後來考上國立藝術學院(現在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開展專業的訓練。她曾告訴我,念大學期間,影響她最深的學習,除音樂專業課程外,是各種通識教育課。大學通識教育為她視野打開了一扇窗,讓身心獲得深刻的鍛鍊。

譬如說,在陳世明老師的繪畫課裡,看見深刻的禪修工夫如何體現在畫作裡,陳老師會用畫面白、物質白與生活白等各種留白來詮釋「有」,畫中可見的形象反過來表現「空」,讓人體會諸行無常裡自有不變的真相;從辛意雲老師的莊子課裡,心領神會莊子如何面對人所處的真實世界,思考生命的存在如何活出自由與覺醒。這些通識教育都具有探索心性的意義,使她年輕的生命變得沉穩凝鍊。

音樂系裡,古琴、南管與歌仔戲讓她體會土地如何透過這些如同活化石般的樂種,滋養人的心靈,她甚至參加道教齋儀的田野調查,聆聽道長如何吟唱經韻音樂度化亡靈。世界音樂裡,她最喜歡來自印尼的甘美朗音樂,她曾放這種鑼鼓錘打音樂給我聽,音樂的無調性令我想到商周青銅樂,特別的是這兩種音樂的起源都是為了「通神」。

當然,西洋音樂本身的嚴謹,進一步開啟了阮粲的感官,她的耳朵被訓練得更敏銳與精細,這些不同音樂放進她的生命底層,使她領悟到不同民族有著不同的情感與樣貌,所以更該尊重人類文化的多元性,並透過多元的音樂,撫慰生命的悲苦。這使得阮粲在音樂研究所畢業後,就跟幾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共組「粲音集」,到台灣各地鄉間演唱,甚至進入台北市立療養院,帶領精神障礙學員一起合唱,希望藉由音樂治療讓靈魂再展歡顏。

當女兒兩歲後,阮粲接觸華德福教育,後來參加張秋香老師籌組的親子共學團體,她開始認識人智學(anthroposophy)這門探究人類本質的學問,經驗如何帶著孩子在四季節律中生活。

隨著孩子進入學齡,她繼續在台北參加華德福共學團體,為支援課程的需要,有時創作數學歌,有時候創作部首歌,有時更按著農曆節日創作烹飪歌。她為教孩子,讓自己如孩子般全然開放感官,接收存在於虛空的博愛。後來,她跟華德福教育伙伴共同發願成立「台灣一釐米文創協會」,並擔任首屆理事長,到全省各縣市輕唱著對孩子的愛,流露著對宇宙與生命的虔敬。

阮粲用她的五聲音階(她發現學齡前到小二的孩子,最適合聆聽五聲音階的樂音),響出清澈的空靈,讓孩子透過和諧的聲音來和世界相遇,藉由聲音來呈現生命的純然本質。她相信即使曾被過度刺激感官的孩子,只要時時聆聽五聲音階的歌謠,都能使孩子再度回到夢幻的懷抱,保有本來遼闊的想像,不只日後對音樂的接受度會更多元,更能在心底創發出凝靜的空間,使得孩子心性更安穩。因此,她願意繼續為孩子的生命教育,在人間歡唱高歌。

(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本文刊登於人間福報家庭版2014.08.18多元教育的天空專欄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6650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