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門社團讀書會:薩提爾家庭圖 會後分享

張貼者:2019年8月13日 下午5:56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9年8月13日 下午6:03 ]
開心門自主社團讀書會,本期由寶瑩帶領主題「薩提爾家庭圖」在四堂課中,藉由家庭圖的繪製,分享,以及講師的引導,進而覺察自己,找到自我。學員們透過四堂課程的層層剖析,體驗更深一層的自我對話與觀照無不受用。以下為學員分享:

瓊慧心得:
炎熱的夏日,我經歷了清涼的課程。
課程的一開始,我感覺我有些刻意的小心翼翼的,要去輕輕喚醒記憶中沈睡已久的18歲以前。
畫關係圖時上下左右線條有粗有細有波浪,我邊想邊畫邊看,頭都暈了。
回想的過程,往事牽著情緒推推擠擠迎面而來,我感覺有點想逃的企圖。環視左右同學都認真中,小組長也探起身子要來關心我的進度,我也只好乖乖的繼續努力面對我的關係圖。
謝謝小組長抽絲剝繭的提問,讓我看到青少年時期不得不用打岔姿態求生存,竟也累積了退一步觀察的拍照興趣,這也呼應了講師的提醒「從關係圖可以找到資源喔!」

課程來到把自己的「特質立體雕像化」,當同學站起來扮演我的特質時,我感覺震撼驚嚇甚至有點窒息感!我平常生活中是多麼仰賴這些特質啊?講師讓我任意調整他們的方向與位置時我才鬆了一口氣。
「認真」這個特質讓我看到我喜愛它,同時我不經意的也把它應用在家人身上,生活上的摩擦就是這樣產生的。
回家的路上,特質立體雕像化的畫面ㄧ直陪伴著,突然理解:有沒有可能把這些特質看成胡椒、味噌、芥末等調味料,有時候加有些菜加,而不是每一道菜都搭配?人生的滋味千百種,不一定要堅持哪一味,適時的調整好像比較健康?!
與大家分享。

美淑心得:
感謝寶瑩為我們上了四堂薩提爾家庭圖的課程,在畫家庭圖及討論的過程中宛如剝洋蔥般,一層一層的掀開了自己內在的聲音,我好像有點了解自己 ” 討好” 的溝通姿態是如何形成。
爸爸大男人主義,是一家之主,媽媽是一個非常傳統賢淑的女人,家裡6個小孩全由媽媽一人照顧,因為媽媽是主要照顧者,她總是用”討好"的姿態生活著,畫家庭圖時,我發現其他的兄弟姐妹也大部份都用這種溝通姿態。
我也發現了自己有"負責” 和“體貼"的特質,剛開始對自己擁有這2種特質感到很驕傲,因為這特質可讓我擁有美好的人際關係,受到別人的認可及重視。但被問及自己是否想要繼續延續這特質時,我卻突然猶豫了,我想到做每一件事時,總想著要滿足大家的需求,如何才能做到圓滿,很少會想到自己想要什麼,"負責” ”體貼”這些特質看似很不錯,卻可能會讓我失去自我。
問我想不想拋掉它們改變自我,不會,我還是想保留它們,但是我可以適時的自我做調整,讓這2個特質可以發揮更好的效用。
感謝寶瑩、淑美、秋月長期對開心門社團的用心與付出,也謝謝所有一起學習及陪伴的好同學們,有你們真好!


信妙心得:

繼上一本「對話的力量」之後, 因寶瑩無私付出、愛團、開心門社團的支援、支持,讓大夥得以繼續學習薩提爾模式之家庭圖,感恩~

在第一堂課中,我們學習如何畫家庭圖,當家庭圖的內容:成員名字、成員的特質、或重大影響,以及互動的關係,以線條來回的交織,感受到從平面跳躍至立體的那份悸動,彷彿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一些過往的景象及情節一一呈現出來!
第二堂,彼此分享自己的家庭故事及提問,發現家庭是製造人的工廠,人的一切行為、態度、情緒模式,都受到父母言教與身教的影響,我們很多的人際關係模式也從家庭中學習而來。
第三堂繼續以提問來探索原生家庭與自己的關係,找到想要鬆動的規條,及特質雕塑。在特質雕塑的活動中,特有感覺,那種被擱置在旁的特質,顯得孤單,是被冷落的。生存姿態也有其資源的!在畫薑餅人時,對於我身上不管喜歡和討厭,好與不好的特質,我全然的接受那些全都是我的一部分!
第四堂,鬆動僵化、不可被打破的規條,將規條改變成生活的指引,大夥兒討論的很精彩!

薩提爾女士相信:每個人本身就是一個奇蹟,每個人絕對沒有零價值,一切存在都是有意義的!感謝這次所有參與課程的同學,有你們的參與才能成全我的學習!

珍珠心得:
這四次的家庭圖課程,感謝寶瑩和三位助教無私地分享。 在四次課程當中,對於特質、特質的衝突、和家庭資源有了深刻地體驗。

原來有許多特質是自家庭中承襲下來的,我特別在意和幾個不喜歡地特質尤其是。 18歳之前一直是乖乖牌和討好型的老二,為了求生存努力地表現自我,以符合大人的期待,但其實內心深處有許多不滿和不喜歡。但那是不能說出口的,因為不可以和不應該。 經過了四次課程,我還是沒有說出口,但我也覺察到並開始接納我不喜歡的特質,接納那也是我的一部分。

我要感恩我討厭的特質和人事物,因為相異使人成長,而每一天我們的生命都會創造出新的生命,我可以丟掉一些不適合我們的再創造一些新的。 希望我也有勇氣來發現更多自己不了解的自己,更愛自己。








參考書目:
《薩提爾成長模式的應用》
Applications of the Satir Growth Model
作者:約翰.貝曼(John Banmen)等
譯者:江麗美、魯宓



第二章 薩提爾的改變歷程概觀

第三階段:促進覺察
當治療師經由進行接觸與肯定而建立當事人的信任之後,便遵循薩提爾的歷程,藉由進一步促進覺察來邁向改變。真誠的接觸與肯定已經提高了當事人的覺察,此歷程再透過薩提爾在第三階段使用的一些技巧,可以更進一步加強覺察。這些技巧包括:畫家庭圖(mapping)、交織(weaving)、教育(educating)、由內容轉換到歷程、確認失功能的歷程(dysfunctional process)、雕塑(sculpting)及探索(exploring)。

畫家庭圖
在促進覺察的歷程裡,薩提爾往往是從探索家族歷史開始,她稱這個作法為畫家庭圖。家庭圖的內容包括家族三代的詳細歷史,標示出所有成員的生辰與忌日、流產、胎死腹中與墮胎;父母與祖父母童年的歷史背景;一些大事,如結婚、離婚、搬家與意外;每位成員的特質;以及其他對家庭有重大影響的外人。此外,還可標示家庭成員間在正常情況與壓力時刻彼此之間的關係。熟知家庭圖(genogram)的治療師可以和案主一同畫一張家族的家系圖,以完成繪製家庭圖的工作(McGoldrick, Gerson & Shellenberger, 1999)。

交織
家庭圖完成之後,薩提爾會在家族歷史與目前的互動關係之間來回交織,以便創造出一種距離感與安全感,並且因此獲得重要的歷史資訊和一種隔離感與透視感。在過去與現在之間往返交織,有助於案主提升其個別化(individuation)和區分化(differentiation),同時也有助於案主產生對此刻的覺察,和停留在當下感受的能力,這是治療性改變的關鍵要素(Stern, 2004)。
面對個人的例子:「你的祖父如何享受樂趣?你又是如何享受樂趣?」
面對伴侶的例子:「在你們兩人心目中,各自的職責不太一樣。我們來看看你們的家族歷史,看看你們如何學到各自所扮演的角色。」
面對家庭的例子:「所以當你們的父母有爭執時,都是大吼大叫、罵髒話。你們現在家中又是怎麼處理歧見的?」

教育
薩提爾在成為心理治療師之前,曾多年從事訓練教導的工作。她相信當人們取得資訊,就會有新的可能性。因此,她經常教育她的案主,提供關於人類歷程普遍性原理的資訊。她往往用輕鬆隨興的方式做到這點,人們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比較容易接受這些資訊。如今心理衛生教育已經是廣泛使用的治療工具,在它被命名、研究、正式使用之前,薩提爾就已經天衣無縫地將其交織在她的工作裡了(Innes, 2002)。
面對個人的例子:「我們每個人內在都有許多很棒的資源,像是呼吸。所以現在為了舒緩緊張,我們來個深呼吸如何?」
面對伴侶的例子:「人們看不見自己的背面,所以告訴你太太,你看到她如何和你們的女兒相處,你又有什麼感受。」
面對家庭的例子:「我們會向我們的楷模學習,所以現在我們來看看你的父母是如何做父母的。」
要注意,這種由父母分享他們如何被自己的父母對待的做法也是一種介入法,這是資深家族治療師米紐慶(Salvador Minuchin)近幾年加入家族治療訓練的方法,同時還可詢問他們的子女有什麼需要,以促進更快速的改變(Sykes-Wylie, 2005)。

由內容轉換到歷程
薩提爾將人們注意的焦點,從問題的內容轉移到應對問題的#歷程#。她相信「如何」重於「為何」,人們所訴說有關問題的故事,只是在潛藏歷程的表面輕輕滑過,而這些歷程才是使他們困鎖在有限、衝突或不滿足的行為模式與情緒經驗裡。薩提爾為了帶領案主進入較自由流動的覺察中,便邀請他們去探索感受與互動的歷程,她最常做的是提出開放式的問題。(有關轉移的更進一步探討,請見Banmen 2002)。
面對個人的例子:「你說你很怕發表意見,你是怎麼嚇自己的?」
面對伴侶的例子:「你們都告訴我對兒子的怠惰覺得很失望。那麼我在想,你們彼此又是如何分擔痛苦的?」
面對家庭的例子:「你在這件事情上面,和你媽媽的意見不太一樣。你們在家裡都是怎麼協調歧見的?」

找出失功能的歷程
薩提爾一旦將焦點從內容成功地轉移到歷程上,就會設法幫助人們覺察到目前正在發生的一些失功能的歷程。她相信大多數人並未覺察自己有許多失功能的歷程,因此需要協助才能看見自己與自己、與他人的關係如何。她相信這樣的覺察是掌握改變的第一步。
面對個人的例子:「史帝夫,我聽見你說,你答應自己一件事,但是又無法信守承諾。這就是你掙扎的地方嗎?」
面對伴侶的例子:「我覺得你們兩人對彼此的關係都抱持著很高的期望,結果卻無法實現,但是又沒辦法把這些失望的感受談開來。可能是這樣嗎?」
面對家庭的例子:「你們跟我說,這個家庭典型的一天就像這樣。我的感受是,人們真的很想要互相接觸,但不知道怎麼做,這看來符合你們的狀況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