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會新聞報導

罰抄數學題目 國中生求助洪蘭 / 聯合報 2010/12/13

張貼者:2010年12月14日 上午5:40編輯組玉子

罰抄數學題目 國中生求助洪蘭
【聯合報╱記者李威儀/台北報導】

數學考填充題、寫錯還要罰抄考題十遍,對嗎?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日前收到一名國中生來信這樣問她,並附上厚厚一疊罰寫,最後憤而寫下「永遠不唸書了」;洪蘭擔憂地說:「這樣的教育方式絕對不行!」

洪蘭昨天在全國家長團體聯盟舉辦的座談會中表示,她前天接到一名國中生來信,還附上數學考卷和一疊罰寫,學生問她「我們老師數學考填空題對嗎?」因為學生寫數學圓周題答錯了,老師就罰他抄考題十遍,洪蘭發現他抄的方式是分開抄寫,先把「兩倍、兩倍…」寫完,再抄「圓心、圓心…」,字跡愈寫愈潦草憤怒,寫到最後還畫個大叉,再以「永遠不唸書了」幾個字作結,她看了很難過。

洪蘭說,數學考填空題當然不對,從信中看來,這個學生對圓周的概念缺乏理解,老師應耐心為他解釋圓心和圓周的意義,而不是罰抄寫題目。她說,這個學生還留了他媽媽的手機電話,說「如果洪教授不認為這件事是對的話,請打給我媽媽」,意味著連媽媽也贊成老師這樣做,因此她還得打電話給家長。

洪蘭認為,在電腦時代,「背書」已經不是對的事,孩子的腦力應釋放出來,用於組織和整理。她說,孩子愈長大,愈不能管太緊,「管孩子就像放風箏,手是一定要抓緊,但線一定要放長,他才會飛起來」,以這個原則教孩子,與孩子溝通就不會差。

建中數學老師曾政清說,老師出題通常會看題型的測驗目的,如要瞭解學生在解題過程中的思考脈絡,會考計算題,而某些計算較簡單的題目,則有時也會以填充題來考,可避免出選擇題讓學生猜答案,能瞭解學生是否真的會作答。但他認為,罰抄題目還不如讓學生找題目來練習,並將題目敘述與數字調整後重新測驗。

孩子被霸了嗎? 洪蘭:父母神經別大條 / 聯合報2010/12/12

張貼者:2010年12月14日 上午5:32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0年12月14日 上午5:39 ]

孩子被霸了嗎? 洪蘭:父母神經別大條【聯合報╱記者李威儀/台北報導】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昨天舉辦愛你一輩子全國志工大會師,由總團長洪蘭(右)與執行長蕭慧英(左)兩人帶領團員結下愛的手印。 記者高智洋/攝影

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昨天在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發起的「愛你一輩子全國志工大會師」,以「愛你一輩子守護團總團長」身分出席座談時指出,孩子的功課就算再好、考上台大,但觀念不對、操守不好也是枉然,「現在監獄裡就有台大法律系的學生」。

洪蘭也是台大法律系畢業。她認為學校教育最重要的目標,不是要學到什麼有用的東西,而是要將學生的人格和情操培養好,「教育絕不是只有分數和智育」。

她還勸家長,對孩子的成績不必分分計較,因為出社會後看的是能力,以前考幾分根本不重要,沒有人找工作時會和老闆說「我都是考第一名的」,但是「只有家長的觀念改了,教育制度才有辦法改。」

洪蘭說,有的家長會以兄弟姊妹的成績互相比較,如姊姊功課不好、妹妹功課好,父母也不該因為功課好壞而對孩子偏心,「我的妹妹是北一女第一名保送的,所以我感受很深」。

「功課不是everything」,洪蘭說,職場要的是服務的熱情和敬業的態度,但在學校學的為何都不是這個?她認為,像生命教育課程就不是光上課考試就可以會的,而是要讓學生實際去做志工、體驗不同的生活和瞭解他人,才會深刻。

對於近來校園霸凌事件頻傳,洪蘭表示,自己雖然也想當面問問教育部長到底有何對策,但她認為,很多父母不夠敏感,沒有對孩子「察言觀色」,其實孩子放學回家後,只要有一點異樣,就可猜到他在外面可能有了挫折,要多加關心,「做父母的,神經不可以太大條」。

洪蘭曾問學生「如果自己或女朋友懷孕了,會不會告訴爸媽?」結果沒有一個人說「會」,因為大家都覺得父母很少站在孩子的立場思考,只會叫他們去罰跪,因此阻絕親子間的溝通,家長應多以同理心來對待孩子。

洪蘭:養兒如放風箏 拉緊飛高 / 中央社2010/12/12

張貼者:2010年12月14日 上午5:26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0年12月14日 上午5:40 ]

洪蘭:養兒如放風箏 拉緊飛高
2010/12/12 13:19:00

 
洪蘭12日表示,管孩子要像放風箏,線放得夠長,孩子才能飛得又高又遠,但手要拉緊線不能放,不然孩子不曉得會飛到哪裡去。(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許秩維台北12日電)中央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洪蘭今天表示,管孩子要像放風箏,線放得夠長,孩子才能飛得又高又遠,但手要拉緊線不能放,不然孩子不曉得會飛到哪裡去。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以支持並成就每個孩子生命為宗旨成立的「愛你一輩子守護團」,在台北市龍門國中舉行「愛與品的對話」座談會,守護團總團長洪蘭、執行長蕭慧英、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謝國清和教育部參事陳德華等人出席。

洪蘭表示,父母常因孩子功課不好,而有偏心的情形,同樣1個家庭,如果妹妹的成績較好,父母就會以「吃同樣的飯,為什麼成績卻不如妹妹」的理由來指責姊姊。她認為,父母的觀念需要改正,出社會後需要服務的熱情,學校的功課並不代表一切。

近期發生一些校園霸凌事件,洪蘭說,很多家長都很難過,孩子在學校遭到霸凌卻沒說;但她覺得,家長訓練不夠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孩子如在學校發生問題,回到家時可能會臉色不對,吃飯、做功課時可能會有徵兆,但家長卻不夠敏感,無法從孩子的異樣看出問題,家長應該要檢討。

洪蘭說,現今家長與孩子溝通的方式多以責備為主。她曾問過學生,若不小心偷嚐禁果而未婚懷孕,會不會告訴父母?學生一致搖頭。學生告訴她,家長不會幫忙處理,只會叫他們去罰跪。當孩子被霸凌時,有的家長會先指責孩子,怪他們懦弱;這樣的溝通方式,洪蘭認為有必要改正,家長應用同理心,站在孩子的立場設想。

洪蘭認為,管孩子要像放風箏,手上的線要放得夠長,孩子才能飛得又高又遠;但手裡的線要拉緊不能放,因為一旦放手,孩子可能不曉得飛到哪裡去。991212

何謂霸凌?家長團體:須清楚界定 / 聯合晚報2010/12/12

張貼者:2010年12月14日 上午5:18編輯組玉子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上午舉辦1212愛你一輩子志工大會師,由執行長蕭慧英(左起)、教育部部長室參事陳德華、總團長洪蘭、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謝國清等人,一同進行對話。謝國清對校園霸凌問題表示關切。 記者高智洋/攝影

何謂霸凌?家長團體:須清楚界定

【聯合晚報╱記者嚴文廷╱台北報導】

對於教育部大動作處理校園霸凌事件,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謝國清表示贊同。但他建議,目前校園霸凌界定模糊,未來如果要研擬專法,什麼是霸凌必須清楚界定。
謝國清表示,校園霸凌有很多不同的種類,包括網路霸凌也是其中一種。站在家長立場,樂見教育部正視此事,但也建議教育部,研擬「校園霸凌法」時,應該廣邀專家學者,針對霸凌的種類與方式,做好清楚的區分。
全國教師會秘書長吳忠泰則指出,校園霸凌是社會容易出現的現象,教育部的想法應該是如何預防而不是消滅。他建議,包括學生的法律觀念灌輸、有效阻絕校外幫派進入校園、增聘社工師與心理師,以及要求老師,要有管教比課業更重要觀念等,才能有效預防校園霸凌事件一再發生。
吳忠泰強調,如果制訂「校園霸凌法」是要進行管理與控制,那可以討論,教師會也願意提供意見,但如果教育部的想法是要徹底杜絕「霸凌」,可能就搞錯方向。

1-4 of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