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團部‎ > ‎串珍珠志業組‎ > ‎玩中學‎ > ‎

把課本出版商的考卷、評量踢出校園 /志業組紀庭

張貼者:2012年10月13日 下午7:30編輯組玉子   [ 已更新 2012年10月13日 下午7:30 ]


一個孩子說:拿掉考試,學校就什麼都不是了。

一個媽媽說:她參與的小學輔導組執行補救教學,十二個媽媽有十一個拿著考卷在教才剛入學四週小一的學生。
一個爸爸說:不管孩子要不要,國中老師一口氣訂了兩三萬元的評量卷,親師會最重要的議題之一就是討論分擔這筆費用,變成班費。
最後一個媽媽說:小孩好可憐,但頭洗一半了,又不得不


2012年,不管世界會不會末日
2012年,啟動的台灣12年國教不管變成什麼樣

2012年,上面的孩子、爸爸、媽媽的見聞感受,仍是台灣學習環境最主要影子。

請把課本出版商的考卷、評量踢出校園吧!
為什麼我們要留下這一紙惡瘤?
讓其成為每個台灣孩子的面貌呢?

30年前時,國中二年級,那是少一分打一下的年代。
評量占了主要角色。課堂中日日上演手寫百萬小學堂的戲碼,說實在,我還是挺喜歡背背書,練練題,然後在考卷上填下答案。答對沒獎,有喜孜孜的驕傲,答錯有罰,尤其寒冬裡那既威且娜的老師,一藤條一藤條的賞下。
我無知,卻只要知道完成明日的考試就好。
我最幸運的事是有三個哥哥,因此,取之不盡的小考測驗卷,是我的練習利器。
直到一天,我發現英文老師用的是一模一樣的卷子。
古道熱腸而每學期服務操行高分的我,就把卷子代給同學分享。
那次的考試結束,不知道那個同學跟老師反映了,我的好心立即成了乖學生的不公,冠上做弊的帽子,課任老師狠狠的一棍一棍落在我的手心,老師邊打,我心裡邊發誓,我是再也不要碰英文了,當然也把這老師的面貌、名字一併抹去,以後的英文考試,1234321是選擇題,oninof是填空題,一個小時的考試,我用最底限的時間交券,睡覺發呆或是到榕樹下去了,後來我總喜歡脫離團體,大概也是那時候養成。還好我其它科還有點成績,沒在聯考中被毀棄。反倒自己就這樣生滅自棄,覺得不再往任何考試與強逼人的路子發展。
那一次的評量卷可以說改變了我的人生,強健了我某種特質。好?壞?
我認為是無知。
無知的老師在無知的制度,鍛鍊無知的學生。
造成今日這麼多,對教育無力的父母。連2012產業蕭條(事實)、世界末日(也許)、惡質文化(比比)在面前都無法對一個壞教育現像說個不字。
這就是百年樹人?考試就好。
跟你有緣的老師拉你一把,感恩。跟你無緣的老師,不毀棄你就好。

我好久沒聽人說我偏激了。
但若是說我要把評量卷踢出校園、滾出安親班,再冠一次偏激,我。願。意。

因為,孩子不該再這樣教育。

老師父母們是否願意放下這老師父母只會的工具,找出真正對你面前孩子好的學習方式?
這不是偏執,是正道,只有考考測測學習單才是偏執。

把課本出版商的考卷、評量踢出校園的那天,12年國教才是真的準備好了。



Comments